农民文学网 > 豪门女配不想装穷了 > 第91章 不想装穷的第九十一天明珩像一只开屏……

第91章 不想装穷的第九十一天明珩像一只开屏……

        维克多先生热情的让人招架不住,  还要邀请季浅去他的庄园喝红酒,季浅实在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了。

        维克多先生看她答应,瞬间笑的眯起了眼,  下飞机,  也让季浅不用去酒店,直接到他的庄园里去。

        维克多先生的庄园大的让人感叹,老人家热情极了,  一路上都在介绍自己的庄园,  又说他的庄园酿造出来的红酒有多么好喝,季浅选择亲自去品尝,绝对是最明智的决定。

        季浅这才知道,维克多先生每年都会出国游玩,  他去过的地方极多,各地的名胜古迹只要一提他都能说出个七七八八。

        明珩认命的充当一个小跟班,跟在一老一少身后,  偶尔在维克多先生点名他时,适时的出来展现存在感。

        每当这时,维克多先生就会多打量他几眼,顺便夸他知道的还挺多。

        维克多先生回庄园,  庄园里的果农一个个都跑了出来,还拉着巴掌大的小礼花,像是要开party。

        维克多先生和他们的关系显然很好,  热情的跟他们介绍季浅和明珩。

        到了维克多先生的住处,  发现这处建筑和城堡很像,  进去之后,更像了。

        维克多先生热情的带着两人进屋,在机场时他就给管家打了电话,  帮他们安排房间。

        维克多先生在两人去房间休息之前,神秘地眨眨眼:“晚上这里会举行一场红酒party,我邀请了许多客人,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季浅笑着应一声好,就和明珩一起跟着管家先生回了房间。

        进屋之后,明珩才问起她和维克多先生的渊源,得知竟然是当初咖啡厅里一杯咖啡的善缘,而还有和冷月瑶那次的竞争,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坐了一天的飞机的确累,两人说的每几句话,就在床上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季浅洗了一把脸出来,就看见放在床上的礼服,明珩解释道:“维克多先生让人送来的,说是给我们的礼物,参加晚上的party用的。”

        季浅还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party,也没有矫情,和明珩两人把衣服换上,没过多久就有人来请他们。

        等两人下楼时,就发现‘城堡’里已经大变样了,一楼完全是宴会厅的模样,而且还来了不少人,每个人都穿着礼服和西装,其中大部分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当然也有不少和季浅同款的黑发黑眸。

        两人从楼上下来,很快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只是两人都是生面孔,不少人低声打探他们的身份,从‘城堡’里的人口中得知这两位是维克多先生的朋友,心头又各有盘算。

        来这里的都是红酒爱好者,维克多先生还没有出现,就有人聚在一起品酒。

        季浅看到一块漂亮的小糕点刚想伸手去拿,另一只手却快一步抢在她前面把小糕点拿走了,还在她抬头时,对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随后毫无诚意的说了一句抱歉。

        是一个女人,看得出来是个混血儿,五官和外国人比较贴合,瞳孔却是黑『色』的,她说完抱歉之后就当着季浅的面,把糕点丢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

        莫名其妙的敌意让季浅挺无语,她连个眼神都没给女人,把目标转向了另外一块糕点。

        女人本来以为自己的行为一定会激怒季浅,却没想到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顾着拿糕点啃,仿佛那是难得的美味。

        挑衅没有用,那就只好直来直往了。

        “听说你是爷爷的朋友?”爷爷两个字充分的说明了女人的身份。

        季浅还真诧异了,实在想象不出维克多先生那么好相处的人竟然有这么一个孙女。

        女人看到她诧异的目光,似乎猜到了她在想什么,顿时气恼道:“你竟然是爷爷的朋友,那品酒的本事一定十分了得!我们比一比怎么样?”

        要说品酒,季浅理论都知道的不多,更别提实践了。

        她据实以说:“抱歉,我不会品酒,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可以到那边试试。”

        季浅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那边聚在一起品酒的一群人。

        女人可不觉得季浅说的是实话,自以为她在蔑视自己,顿时怒道:“你觉得我不配跟你比?”

        能成为爷爷的朋友,就算品酒的本事比不上那些大师,也绝对不可能不会品酒。

        季浅真觉得这针对来得莫名其妙,想要再一次拒绝,她身边的明珩却突然站了出来:“我的妻子的确不会品酒,不然我来和你比一比?”

        明珩从来就不是挑事的人,而他现在的脸『色』显然不太好看。

        季浅本来想说的话吞了回去,她看着维护自己的明珩,心里对他百分百信,又想到女人刚才对自己的挑衅,索『性』故意道:“你不是说饿了吗?还是别和她浪费时间了。”

        明珩可从来不会做无把握的事情,听到季浅这么说,低头就看到她眼角的促狭,忍不住伸手揪揪她的鼻子:“有的时候,该浪费的时间还是要浪费的。”

        好巧不巧,他刚刚听到有人议论维克多先生。

        说他的孩子和孙子虽然不少,但是没有一个得他喜欢,他曾经还说过要把这座庄园捐出去,或是平分给所有的果农,又或是送给他的朋友。

        维克多先生本来就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听了这话的人大多都觉得是事实,而他的那些晚辈们知道了,对出现在维克多先生身边的每个人都十分警惕。

        明珩不难猜到面前这个女人的心思,只是觉得对方果然没脑子。

        想要继承这处庄园,她最先选择的竟然不是到维克多先生面前刷存在感,而是想方设法针对他身边的人。

        要他说,他有这么蠢的后辈,也宁愿把所有钱都拿去打水花。

        女人被季浅的一句话激怒,冷笑着指了指正在品酒的那一群人。

        “我们过去!”

        她从小学习各种关于红酒的知识,十几岁就品了无数种红酒,她不相信面前这两个人会比她厉害。

        周围的人一听说两人要比试,立刻『露』出看热闹的眼神,本来就稍显热烈的气氛一时间就更热烈了。

        维克多先生的庄园里有专门的品酒师,现在也在party上,听到这边的动静也都围过来,随后就被推选为裁判。

        季浅端着一杯红酒站在一边,看着女人抿了一口红酒,细细品味,随后吐掉,然后说出关于这种红酒的名字。

        明珩也不慌不忙的品了一口酒,他不仅说出了红酒的名字,甚至还说出了这种红酒的酿造方法。

        两人都猜中了红酒的名字,女人在明珩说出红酒的酿造方法时脸『色』就已经不大好看。

        品酒师又给每人各到了另外几种红酒,第二轮品酒还没开始,维克多先生就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抱着一瓶红酒走过来。

        “既然要品酒,那就品一品这一瓶,你们谁先说出来,送他一件小礼物。”

        维克多先生显然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他把红酒开了,一人倒上一杯,周围的人显然也很有兴致,他干脆就把这瓶红酒分了。

        季浅也分到了一杯,奈何她对红酒的了解实在少的可怜,就算能够喝出这种红酒和其他红酒的区别,还有更好的口感,却也没办法用语言来描述这种感觉。

        女人抿了一口红酒,眼睛一亮,立刻就开始说。

        明珩见她滔滔不绝,一点也不紧张,等她说完之后递来一个挑衅的眼神,他才慢条斯理道:“你说的大部分都对了,可是有一条不对。”

        “温度,和发酵时间。”

        明珩说话的声音本来就好听,认真时候的模样即便季浅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也总会不小心看愣神。

        如今见他端着一杯红酒细细品味,再从容自信的指出女人的错误,他就像是一只开屏的孔雀,不断吸引周围人的目光。

        季浅被自己的这个比喻酸到了,她把红酒一口喝完,明珩也正巧完完全全的把女人的错误指出。

        季浅在周围人惊叹的目光下,蹭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

        她在外人面前时,总是很少做出这样亲密的动作,明珩感觉到她细微的变化,将手中的酒杯放下,为她扫了扫脸颊边的发丝,温柔的笑起来。

        维克多先生此刻满意极了,他在管家身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就开始在众人面前宣布品酒的结果。

        明珩说的全都对,这一瓶酒是他的庄园最新酿造的,还没有对外售卖。

        维克多先生说完之后,许多人立刻交头接耳。

        维克多先生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笑着对季浅说道:“浅,你家的公司想要售卖这种红酒吗?”

        这话可以说是直白的合作邀请了,季浅眼睛一亮,就算她不懂品酒,也感觉得出来这种红酒要是开始在市面上售卖,绝对不缺买家。

        不过她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告诉维克多先生,她需要和父亲商量。

        维克多先生并不意外她的决定,告诉她如果想要合作可以随时联系他。

        随后,维克多先生就带着刚刚那个女人离开了一楼,也不知是不是教她怎么把脑子用起来去了。

  https://www.nonmin.net/1_1922/2501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