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最后的Omega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锣刀人是星际中最难缠的外星种族之一,他们颌部强大,后肢发达,唾液具有腐蚀性,除了掠夺者的强攻击性之外,他们还十分易怒,如果你杀掉一个锣刀人,那会有千百个他的同类冲过来撕咬你。

        而此刻,十几个锣刀人在透明密闭舱里盯着由远及近的运输艇,眼睛里泛着幽光。

        林顿和希恩将枪支里的弹药,设置为“致命”模式——理论上讲,在与外星人交涉时,武器使用原则为制服先于致命。因而改造后的枪支中,无论是最常用的步|枪还是用于火力压制的机|枪,都有“致命”与“非致命”两种模式。后者等于麻醉效果,当然在绝大多数时候,这种模式纯属摆设。

        运输艇慢慢停靠到位,在护卫舰的运输装置带动下移向货舱内部,巨大的护罩重新升起。气压装置开始运行,几分钟后,舱内气压稳定,十几个锣刀人从密闭舱里走过来,用探测仪朝着运输艇一阵扫描,叽哩哇啦地大叫。

        “我猜他们一定是嫌弃人太少了。”林顿学对方的怪异语调道,“为什么只有两个人类!午饭只能喝汤了!”

        希恩:“……”

        运输艇外的锣刀人开始不耐烦的拍打船身,催促他们出去。

        “5号货舱,出口在左侧,下方为散步长廊。货舱出口为长廊中部。”希恩随后往舱门上放了一个白色装置,小圆盒发出“滴滴滴”的急促响声。

        俩人往后退开一点,希恩回头看向林顿,拉下面罩,“希望不会跟林顿少将被请去做汤。”

        “那就祝你好运。”林顿架起机枪,“希恩少将。”

        运输艇舱门“轰”的一声被炸开,围在运输艇周围的十几个锣刀人被这变故惊地一滞。希恩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伴随着火光飞跃出去,就地一滚。

        锣刀人反应过来,举枪便射。希恩翻身而起,毫不停顿地踹翻迎面而来的一个锣刀人,随后未卜先知般反手朝后两枪,两个正要扣动扳机的锣刀人被一枪爆头。

        难闻的血腥气弥漫而开,锣刀人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他们当做食物的脆弱人类怎么敢上门撒野?

        然后很快,另一个身影告诉他们,人类当然敢。

        林顿在希恩打开左侧出口的同时,抵枪上肩,扣动扳机开始推进,子弹的突突声不绝于耳,锣刀人的爆开的肢体和血雾中,林顿犹如一架毫无感情的杀戮机器,面不改色地踩着满地的血肉跟了上去。

        希恩迅速回头看了他一眼。

        货舱下方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希恩两次短点射解决掉冒头的两个敌人,冲林顿点了点头,俩人一左一右,同时迅速飞跃而出。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通道外侧的散步长廊上,前后呜呜泱泱的满是鬣狗形的外星人。而在这群外星人的中间,二十几个穿着防卫军服饰的人类被捆成一团,大部分肢体残缺,但还都活着,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这番变故便是林顿都愣了一瞬

        但现在显然没有时间容他仔细思索了。

        希恩长腿扫翻近前的一个锣刀人,军靴踢中对方喉咙,一招毙命。

        林顿同时用枪托抵住扑过来的一个大个子,枪身利落翻转,卡断了狗头。下一秒,俩人靠背而立,希恩抬手,接过林顿递过来的另一挺机枪。

        即便经过数次改造,作为火力压制的机枪重量也足有三十多斤——毕竟这里面有四百发高密度子弹。林顿刚刚把第二挺挂身上纯属下意识为之——希恩把枪递过来的时候,他在走神。

        而现在,这个无意之举显然给了俩人便利。

        二十几个人类显然也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嘴里发出呜呜的求救声。希恩在看到他们身上破损的制服之后,脸上浮起一层寒意。

        “来吧!”林顿轻叹一声。

        回过神的锣刀人开始反击,并发出愤怒的呼喊和咒骂。枪火明灭中,两位年轻少将面罩下神情如出一辙,眼里都是暴烈的杀气。他们第一次配合作战,却全然安心地将背后交给对方,此刻只专注地盯着眼前,扣动扳机,大开杀戒。

        ——

        “我们并非杀戮狂。”星甸的议会厅里,卡斯丹作为第四基地的新代表人发表讲话,“我们爱好和平,我们来到宇宙的目的,是为了探索、追寻、交流和沟通。我们更是为了地球人类的未来。我们花费了时间和金钱来到这里,我们耗费了几代人的心血建立联盟,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战争。”

        第一基地的代表们全数消失,第四基地的奥森公爵被害,卡斯丹建议联盟庆典重启。而重启之后的会议,则成了两大基地之间的较量。

        小行星代表们都摸不着头脑。因此对卡斯丹的这番话,大家先进行了字面上的理解。

        的确如此。

        怀特家族作为地球人类移民计划的资助者,没有道理在星际中与同类自相残杀。

        “除非你们有更重要的目标,而这个目标通过和平手段得不到,是吗?”嘉丽轻轻敲击着桌面,含笑道,“实不相瞒,虽然我对操蛋的第一基地没什么印象,但不代表我支持你们的制裁。基地之间打交道并非过家家,你们出于个人恩怨不支付货款,这最终影响到的,是各基地数以万计的平民。”

        “出于个人恩怨?”卡斯丹道,“不,这可不是个人恩怨的事情。我们基地死了几千人,这是第一基地的粮食污染菌所致。”

        “那请先出示污染菌证明。都死几千人,你他妈的检测证明还没做出来?”嘉丽问。

        “报告在此。”卡斯丹递过一册厚重的说明,“如果统帅需要,我可以将信息共享。”

        “需要,当然需要。”嘉丽道,“你只需要把证明这种污染菌跟我们有关的资料公开即可。”

        卡斯丹转过脸,忽然笑了下:“不,污染菌跟第三基地毫无关系。”

        嘉丽挑眉。

        “我们已经证明了,污染菌跟第三基地毫无关系。第三基地的鲜花和蔬果已经成功入港,货款也已经支付到位。”卡斯丹抬手,将卷发别在耳后,冲嘉丽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或许统帅可以问问费里尼先生?”

        嘉丽挑眉,随后缓缓地靠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就在早上,卡斯丹拒绝了她罗列出的各项要求。

        嘉丽原以为她是要借奥森之死发挥,如今看来,并不是。卡斯丹只是有意在小行星的代表们面前表现而已。是为了让大家亲眼看着第三基地为了利益随意改变立场?

        这有什么好处?

        嘉丽收回视线,目光落在数据板一侧的代表上。

        第一基地的首都星和附属星头像都为灰色,而亮着的小行星代表,除了第三基地的殖民星,便只剩下资源星以及……第四基地的殖民星。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怎么样,统帅?”卡斯丹催促道,“关于污染菌和货款的提案?”

        “钱到了再说。”嘉丽才懒得掩饰。

        “我敢肯定,货款现在已经支付到位了。那将这项要求我们第四基地支付货款的提案从列表中删除,大家没有异议吧。”卡斯丹露出满意的笑,“下一条,我们讨论下关于第四基地的两颗新殖民星。”

        众人看看嘉丽,又看看卡斯丹,都不敢乱说话。

        “这是我们第四基地的内政。”卡斯丹叹了口气,“这个提案真的让人很为难。”

        “你哥哥已经说过这话,并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了。”嘉丽道,“你们没有动用武力,就从洛克拉人手里得到了两颗殖民星,这么不合理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给大家一个解释。”

        “如果有什么误会,解释是应该的。”卡斯丹看向众人,随后道,“只是有一点,大家可能还不清楚,这两颗殖民星的所有权并不在我们手里。我们并没有得到它们。”

        小行星代表们“嗡”的一声,在下面讨论起来。嘉丽看了卡斯丹一眼——希恩在离开之前,已经把偷听来的信息告诉了她,第四基地拿锇交换了两颗小行星的使用权。

        但显然,卡斯丹另编了一套谎话。

        这个女人比他哥哥难缠的多。

        “那两颗小行星的所有权仍旧是在洛克拉人手里,我们第四基地仅仅是获得了它们的使用权,而且只有几年期限。”卡斯丹果然道,“我们用自己的东西,换取了几万士兵的生命,仅此而已。”

        “用的什么东西?”嘉丽问,“我们与洛克拉人冲突不断,你们是为它们提供了武器,还是金钱?”

        “人。”卡斯丹昂首看过来,却道,“我们用一个人交换的。”

        这话一说,底下众人一片哗然。

        “洛克拉人的一位军官看上了我们怀特家的一位美女omega,那位美女自愿献身,换来了几万士兵的生命。”卡斯丹道,“我们应当为她感到骄傲。”

        “我只感到操蛋!”嘉丽一脸难以置信道,“你们用一个人,换了两颗小行星的使用权?到底谁是傻逼?”

        她说完眉头皱起,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既然没得到那两颗小行星,那你们要来做什么?”

        “那就是我们的内务了。”卡斯丹一脸不在意的表情,道,“我们哪怕用来旅游观光,也不干各位的事。这个统帅就不必操心了吧。”

        嘉丽眯起眼睛,冷笑了两声。

        这个女人的确麻烦,现在所有不利于第四基地的提案竟然被她四两拔千斤地给糊弄了过去。如今,三大基地的提案中,只剩下了要求第一基地支付押金的一项。

        虽然对第三基地来说,这些都没什么区别。但嘉丽内心很希望能看到林顿跟这女人来个对决。俩个说谎不脸红的骗子。

        “每个基地的提案,只剩下最后一项了。”嘉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抛出了最后的问题,“第四基地最后一项提案是什么?”

        卡斯丹抿了下嘴巴。

        “没有?”嘉丽道,“那好,我们第三基地……”

        “不,有的。”卡斯丹打断她,又抿了下嘴巴。嘉丽很快意识到,那可能是她紧张的表现。

        卡斯丹的确有些紧张,她有意调整了一下呼吸,最后才道,“我们的最后一项提案是……重启蔷薇星。”

        蔷薇星三个字像是一个咒语。议会厅当即陷入了寂静,嘉丽的眉心皱起,脸色严肃起来。

        “在那场战役之后,第二基地的所有殖民行星被我们重新启动,成为了资源星。只有蔷薇星这颗流满人类鲜血的星球,被联盟视作噩梦之地,很少被人们提起。”

        卡斯丹深吸一口气,面色诡异地有些发白。她环视众人,随后道,“但不管怎样,事情过去了二十年,蔷薇星终究是联盟的地方,我们不能任由它荒废下去。所以,我们第四基地的最后一项提案是,重启蔷薇星。由我们派出先遣部队,先行落地勘测。其他基地可以选择派人,也可以选择不派人。”

        “勘测?”嘉丽敏锐地抓住其中的重点,“不是移民?”

        “不,我们并不着急移民。况且,”卡斯丹看向人群中一位不起眼的代表,冲对方微微一笑,“……听说,有的星球最近受到生物菌的污染,居民的房屋腐蚀严重。如果蔷薇星仍然是宜居星球,那我们乐意为这颗星球的居民,提供一个新的栖息地。”

        “啊——”那位刹罗星代表激动得脸部充血,起身鞠躬,“感、感谢大基地的照顾。我们刹罗星同意!”

        “蔷薇星当初可是最美的星球……”

        “也,也可以同意吧……”

        “……”

        嘉丽久久不语,直到会议厅重新安静下来,众人看向她之后,她才意味深长地看了卡斯丹一眼。

        “我们第三基地,也表示同意。”她将自己的最后一项提案划去,垂眼道,“重启蔷薇星。”

        ——

        “……在蔷……蔷薇星……遇袭。”被救下了的士兵用力地敲击着自己的喉咙,想要发出更多的音节。

        希恩握住了他的手腕,冲他摇了摇头,随后看了旁边的林顿一眼,“林顿少将,帮把手,把他们转移到医疗舱去。”

        在散步长廊上大杀四方之后,希恩将解救下来的人类防卫军转移到了舰桥上。最初的二十几个人类,真正活下来的人类只有六个半。其余的十几个人,要么失血过多,要么是死在了混战中。

        希恩击毙了舰桥上的舰长和炮手,林顿则去轮机室和鱼|雷室逛了一圈,割了几个人头。

        希恩能明显感觉道那帮锣刀人面对林顿时的恐惧,似乎他们早就认识,或者听说过这个人。随后,护卫舰底部匆匆弹出的几个逃生舱也证实了这种想法——能争好斗的锣刀人竟然被吓得逃跑了。当然,护卫舰上或许还有残余势力,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清扫了。

        希恩看着林顿,等着后者搭把手。但林顿却对此全然不在意,只提着一把步|枪在舰桥上来回溜达,像是查看自己的领地。

        他甚至对幸存的几个防卫兵都没多看一眼。

        “如果没看错,你又没受伤。”林顿果然没有帮忙的意思。

        他摘掉面具和头套,甩了甩头发,随后转悠一圈,在舰长的位置上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希恩,“你自己搬就是了。不要麻烦我。”

        希恩:“……”

        希恩看了眼士兵脖子上的伤口,那里因为喷溅上了锣刀人的血液,正发出灼烧蛋白质的刺鼻气味。剩下的另几个人状况更惨,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几人全靠着耐力才不发出惨叫,如果不及时放去医疗舱消毒救治,可能也撑不了多久。

        “帮我一把。”希恩不得不好声好气地开口,抬头看向林顿,“救下他们,我欠你一个人情。”

        林顿“哦”了一声,饶有趣味地俯身看过来,“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不损害第三基地的利益。”

        “救下你的士兵,却是在损害我们基地的利益。”林顿又坐回去,冷漠道,“我们终有一天,会在战场上相见。他们几个可能会杀我的兵,今天我救了他们,等于害了自己人。”

        “我以为我们至少都是人类。”希恩不再对他抱有期望,脱掉防护服,将士兵抱起走向医疗舱。

        “在联盟庆典之前,我也曾这么想。”林顿突然抬起枪,指向他的背影,“感谢你们给我上了一课。”

        一声利索的点射,廊柱后一个准备偷袭的锣刀人脑浆迸裂。

        希恩的脚步没有任何停顿,径直走向医疗区。林顿冲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五分钟后,几个士兵都得到了妥善安置。希恩默不作声地提了把枪,填满子弹,开始从舰桥向外作地毯式清查,又陆续解决了十几个。直到最后的尾部炮塔区域,他将步|枪的模式改为了“非致命”,并击中了最后一名准备逃往逃生艇的锣刀人。

        “你们认识偷袭者?”希恩给这名俘虏套上头套,对着语言翻译器问。

        “是的。”俘虏的声音转译之后,带着恐惧的颤抖,“他时不时会出来,很残忍,折磨人。”

        希恩:“……”

        希恩想起林顿刚刚操作护卫舰时,那熟悉的样子,简直跟玩自家玩具似的。

        一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

        “他经常在哪里出现?”希恩问,“航道上?”

        奥森质疑过第一基地哪来那么多护卫舰,虽然第一基地可以自己造,但……

        “是的,他经常在航道上,抢我们流浪者的船。”锣刀人道,“有时候我们刚抢过来,就会被他抢走……我们以为他被你们人类杀死了。”

        希恩的猜想得到证实,但很快被最后一句吸引了注意力。

        “为什么这么以为?”希恩诧异道。

        他说完见锣刀人没有回答,拿枪点了点对方,“老实点,说完我放你走。”

        “是,是洛克拉人说的……他们说,这面具人上次抢船的时候,被你们人类给捉住了,带回了他们的星球研究。他们亲眼看到的。”锣刀人道,“就,就一个月前……”

        希恩猛地一怔,电火石光间,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然而就在他愣神的这一瞬,被套了头的锣刀人突然软绵绵地躺了下去,地上很快晕开一滩血迹。希恩身上的毛孔瞬间炸开,然而,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如果没记错,五分钟前我们还在并肩作战。”希恩叹了口气。

        “现在是五分钟后了。”林顿冰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我们终究不是一个基地的。希恩少将,清理锣刀人,你功不可没。作为回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士兵。”

        “留他们一命。”希恩冷静下来,“看在莱茵的份上。”

        一个月前,被“人类”抓走的很可能是莱茵。莱茵跟林顿的确有几分相似,只是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看来……莱茵是在第四基地手里?

        林顿没说话,手指摩擦扳机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

        “你的未婚夫?”林顿轻轻笑了一声,“那是要好大的面子。”

        “谢谢,最后一句离别赠言。”希恩看他装傻,也闭上眼睛,勾着唇角道,“希望你这个骗子将来不会落到我的手里,尤利尔。”

        轻柔缱绻的音节从他口中逸出的同时,林顿面无表情地扣下扳机。

        希恩眼前一黑,这下彻底失去了知觉。

  https://www.nonmin.net/1_1117/157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