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自古攻二宠攻四 > 第 12 章

第 12 章

        在许星落的心里,即使宋清执可以接受和自己亲亲抱抱,但对方作为一个长情又闷骚的性格,肯定没有那么快忘记初恋,然后主动跟自己亲亲我我。

        不过……

        他觉得自己高估了学霸的节操,对方为了获得原谅,竟然二话不说搂着脖子亲了上来。

        这算是送上门来的肥肉呢,许星落怎么想都没有拒之门外的理由,于是惊讶过后反客为主,一把搂在身上贴着墙,让对方感受什么叫野。

        宋清执脊梁骨碰到墙的瞬间,浑身都是一颤,然后呼吸就像被人扼住,既紧张又恐惧,这是对未知的下一秒所做出的真实反应。

        而明明知道危险,身在其中的宋清执却放任许星落的做法,一点儿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不仅如此,他还将许星落视为支柱依靠,紧紧地环住不放手。

        “这么乖的吗?”这个反应可是出乎许星落的意料之外,啧啧,他还以为宋清执很难搞“宝贝儿。”男生噙着学霸的耳朵亵玩,低声喃喃“为了让我消气,你豁出去了吗?”

        宋清执的脸,红得一塌糊涂“住嘴。”

        他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一向喜欢拿主意的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似乎在这件事上只能跟着对方走。

        “少废话。”面容俊逸的模范生咬着唇低语“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

        “可是还不够。”许星落收紧禁锢对方的手臂,吊儿郎当地说。

        “你不要太过分……”宋清执咬牙,然后听到许星落在他耳畔低笑,那种温热的气息让他脚趾蜷缩。

        “我们这样算是打情骂俏吗?嗯?”许星落亲亲他“执哥。”

        被人亵玩至此,宋清执不仅脸红透了,就连眼眶也无声无息地泛红,对方怎么能……用这种称呼来调侃,绝对是故意的“不要这样喊我。”

        许星落不一定比他年纪小吧,这样喊太奇怪了。

        “那要怎么喊?”许星落说,然后又自言自语“算了,先亲个够再跟你聊。”

        “喂……”宋清执一阵慌张,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抗议,许星落的吻就铺天盖地袭来,非常地霸道,完全没有让他说话的余地。

        “不要再口是心非。”许星落抽空说了一句。

        宋清执心跳加速,抓住对方衣服的双手,指关节早已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颜色和脸上的绯红,形成鲜明的对比。

        被猜中了那份别扭,让人心情更乱。

        可是宋清执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许星落冷处理了一下午之后,再次被对方抱在怀里亲的感觉,是那么安心。

        直到宋清执尝到了一丝铁锈味,才惊醒,努力结束这场男生对男生的追逐攻防“许星落,你的嘴角……”他气息乱得不像话,沙哑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觉得不自在。

        “又破了?”许星落不在意地舔了舔。

        他还想再亲宋清执,却被宋清执推开“好了,放我下来,你嘴角要处理。”

        “没事。”许星落拒绝,他现在才不想抹什么药,他还没亲够宋清执。

        “别这样,再不注意你的伤口就一直不会好,懂吗?”宋清执是真的担心他,见他这么不爱惜自己,心里挺来气,冷声“我不想跟一个烂嘴的人接吻。”

        “好吧。”许星落想了想,将他放下来。

        “你的药放在……”宋清执正想问,就发现药搁在自己上次放的地方,不由冷脸“你不会是一直没用吧?”

        许星落不知道他这么执着干嘛“反正你每天都会来我家。”

        “你这个人……”宋清执既生气又无可奈何,最主要是许星落凡事都不上心,也不听道理“但你今天不是不让我来吗?”

        说到这个就来气。

        “但你不是来了吗?”许星落坐在床上,捞起一把飞镖朝门板上的靶子瞄准。

        他的掷镖技术非常好,第一支就中了靶心。

        “还有空玩,快放下。”宋清执拿着药过去,踢了吊儿郎当的男生一脚,然后帮对方上药“吃晚饭了吗?”

        许星落注视着他“你呢?”

        “没。”宋清执假笑“被你气得吃不下。”

        “巧了,我也是。”许星落摸摸肚子,提起膝盖蹭宋清执的腿“走,哥带你下楼吃?”

        “哥?”宋清执挑眉,居高临下地看着某校霸“你不是喊我哥吗?应该说走,弟弟带你下楼吃。”

        “哎。”连这个也要计较,许星落乐得不行“好吧,那就跟你掰头掰头,我三月份的。”这个月份老实讲,一般不会翻车。

        宋清执“我一月份的。”

        许星落“……”

        “三月份?”宋清执侧目“那你生日还没过?”

        “过了。”许星落叹气“三月一号,都过了有大半个月了。”

        “哦……”宋清执的口吻挺遗憾。

        半个月前,秦家的事已经发生了,兵荒马乱的,估计也没人惦记得上许星落的生日吧。

        至于许星落的亲生父母,光是上次300万的事情,宋清执也知道,估计指望不上。

        “收拾一下,走吧。”许星落好像对生日不是很执着,他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宋清执出门。

        面馆就在楼下不远处,用不着走很久。

        “这家的牛腩面好吃。”许星落坐下后,非常尽地主之谊地给对面的帅哥介绍“来一碗吗?”

        “除了牛腩面呢?”宋清执说。

        “怎么,中午吃牛肉吃腻了?”许星落笑了笑,然后给他介绍了另外一种“排骨面也不错。”

        “那就要个排骨面。”宋清执说。

        “行。”许星落喊来老板,说了自己要吃的东西。

        老板应了声,回去厨房做。

        “这里没有别的服务员吗?”宋清执环顾四周,发现店面非常小。

        “没有,就老板一个人。”许星落以为他担心不卫生,解释说“小本生意,不过很卫生,你别担心。”

        宋清执看了他一眼,心说,我又没有怀疑不卫生。

        不过,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或者和别人,他确实不会来这种小面馆吃面。

        “你还挺适应的。”宋清执看他熟练地用茶水洗筷子,心里挺佩服。

        “那有什么,又不是过不下去,我现在挺好的。”许星落笑笑“给。”

        因为他不是真正的豪门大少爷,而对面的这位是。

        “谢谢……”宋清执接过筷子。

        这是个很平常的举动,可是接许星落烫好的筷子,他都觉得心跳得不正常。

        “一会儿我可以试试牛腩面的味道吗?”宋清执说。

        “……”许星落给自己烫筷子的手一抖,险些烫到自己的手指“可以啊。”

        吃完面上去学习,宋清执拿出一些新买的文具“放在你这儿,省得每天带来带去。”

        许星落瞟了一眼“你还有心情去买文具?”

        “嗯,为什么没有?”宋清执想起刚才互相伸筷子到对方碗里吃东西的场面,淡定地拿起学习资料遮脸“学生的主旨就是学习,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次要。”

        “哦?”许星落的声音拔地而起“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

        “……”宋清执装死,不敢说,今天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就被对方冷处理,他对许星落的脾气有了阴影。

        可是又忍不住嘴贱,想要摸一摸老虎的屁股。

        假如有一天,他说了很过分的话,许星落很生气,却没有不理他,会有这么一天吗?

        补习到深夜,自己坐出租车回去的路上,宋学霸后知后觉地想,自己这么卑微干嘛?

        许星落他配吗?

        回到家,宋清执给许星落发微信已到家。

        许星落等会儿是不是要去洗澡?

        没想到对方还会闲聊,宋清执回嗯。

        许星落发来一个猫猫表情包我可以康康吗?

        宋清执无语,回了个微笑的小黄脸。

        (1)班和隔壁(2)班的体育课有时候会一起上,比如今天下午的体育课。

        每当这时候,(2)班的女生就特别开心,因为可以明目张胆地看宋清执。

        胆大的甚至还可以上前搭讪。

        但是听说学霸很高冷,从不添加女生的微信,也不会看别人给他写的情书。

        上半节课常规上课之后,下半节课自由活动。

        上次和许星落讲和的林恪他们,带着篮球过来邀请许星落和宋清执一起打球。

        沈既和一个妹子聊天,不想下场“你俩校服给我吧,我帮你们拿着。”

        “行。”两个男生把校服外套脱了给他,去赴林恪的约。

        和沈既聊天的女生说“许星落什么时候跟咱们执哥这么好了?”

        沈既叹气“我还想有人给我解答问题。”

        “不过也是。”妹子突然感慨“一下子从豪门富二代跌落云端,是我我也会收敛脾气,和好学生交好。”

        沈既一顿,这话他就不爱听了“瞧你说的,我们执哥又不是没脑子,谁奉承两句就能交好。”

        他的意思是,要是许星落本人没有点东西,宋清执也不会理他。

        妹子面露尴尬“嗯。”

        球场上挥洒热汗的男生们,惹得操场上围观的妹子们嗷嗷叫。

        有人注意到了华点“两个班最帅的几个男生在一起打球哎,好像这还是第一次!”

        “别好像了,本来就是第一次。”

        “两大校霸不是从来都王不见王的吗?”

        “校霸x2就算了,连学霸也插一脚,是修罗场还是大团圆?!!”

        “光看战况好像挺和谐,林校霸打得很克制,哇哦,我们班的许星落拿分了。”

        “他竟然会打球,以前好像没见过,挺帅的啊。”

        “还是宋清执最帅!宋清执加油!”

        “星星加油!星星最帅!”女生们的呐喊声中,忽然插入一道男生的声音,可以说是万红丛中一点绿,震惊了整个操场。

        女生们愣了一下,靠,能忍?

        “宋清执加油!宋清执最帅!”

        “星星加油!星星你是德中最帅的!星星冲呀,冲呀!”秦书瑞踩在椅子上,尽情挥舞着自己的校服外套,成为全场焦点。

        在地下的女生们表示搞不过搞不过,这家伙当拉拉队当得忒敬业。

        “不如我们去买奶茶?”喊不过秦书瑞,另辟蹊径总行了吧?

        “宋清执不会收的。”以前又不是没买过。

        听见女生们在商量,秦书瑞插一句“要不你们去买呗,买了我来送。”

        “真的?”

        “真的,不过要多买一杯。”

        一会儿去买奶茶的女同学回来了,拎着一大袋奶茶,少说也有七八杯。

        全部交给了秦书瑞“快去快去,别渴着了我们的男朋友!”

        “卧槽,这也太重了。”秦书瑞心想,我们德中的女生真有钱,大手笔。

        男生们打完球,一一接过秦书瑞送过来的冰奶茶。

        出了一身汗的林恪,笑得很开心“谢谢小瑞,你特地去买的吗?”

        “不是,我们班的女生买的。”秦书瑞赶紧撇清。

        宋清执准备喝奶茶的举动一顿。

        “怎么了?”许星落喝了一大口,说“挺好喝的,这是什么?百香果?”

        “是吗?”宋清执把自己没喝的那一瓶还给秦书瑞,然后动作很自然,拿了许星落手里的“一大瓶喝不完,分给其他同学喝吧,我们省点喝。”

        靠……

        大家目瞪口呆。

        不愧是口碑过硬的学霸,一听说是女同学买的,瞬间就还了回去。

        至于和许星落同喝一杯,男生都这样,谁没跟兄弟们喝过同一瓶矿泉水呢?

        正常。

        被那谁抢走了奶茶,许星落勾起嘴角笑了笑“下课了,回教室。”

        他转身去找沈既,拿了校服外套穿上。

        宋清执落后一点点,他从沈既手里接过校服的时候顿了顿。

        很快就上课了,这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也是这周的最后一节课。

        许星落在班上,写了一条纸条扔给前桌哥喝过的奶茶好喝吗?

        宋清执看完纸条,回了一条哥穿过的校服好穿吗?

        操……

        许星落低头瞄了眼身上的校服,这是宋清执的?他拉起来嗅了嗅,果然嗅到一股子不属于自己的味道。

        有点上头。

        作者有话要说星崽我老婆的味道

  https://www.nonmin.net/1_1116/157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