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棋圣的工作 > 第六十四章 · 小生名为

第六十四章 · 小生名为

        按理来说,商业街到了11点也应该关门了,放个萨克斯的《回家》收尾,但这条商业街的生机才刚刚盎然。

        新的客人们进入这条街道,都是些看着很阔绰但品味不怎么高的中年男性。

        也有叼着廉价香烟,穿着皮夹克的半落魄男人,类似吉田那种。

        也有一些一开始就蛰伏在各个商店,闷头喝酒的油腻大叔。

        总之都不太面善的样子的。

        在这群人中,科执光同样也看见了不少象征灵黑化外溢的游客,看上去可谓气势汹汹。

        这群人显然不是来逛夜市的,目的应该也只有一个,黑坊。

        场面一下子就变得可怕了起来,所有人都在等商业街尽头的那家门面最大,但一直紧闭的店开门。

        “你就没想过考引用下经典来劝退社长吗,比如德川家康隐忍到70岁才统一全国。”副社长凑向了科执光,悄悄地说。

        “她也能反引用织田信长的桶狭间冲锋,有一说一,我也是信长派的。”科执光说。

        “可是信长最后死在了本能寺,没能统一日本。”

        “没听见社长刚刚说的吗,她的目标也不是出人头地功成名就,说不定人家好的就是织田信长这口。”

        一番答辩之后,副社长苦笑了一声:“真亏你能在短时间内思考的这么明白,没想到你是真的同意白梦这么干。”

        “我可没同意她这么干,我只是被她的真挚决意感动了而已,要是没有你们两个拦我,我肯定还是把她撂倒带走了,一边被她感动到热泪盈眶,一边把她当米袋扛走。”科执光很冷静地说,被感动是一码事,但实际行动又是另一码事。

        “是吗,看样子是我和平实把恶人当了呢,到时候要是白梦真的输了,我和平实背锅就行,你就不用为此背上心理负担了。”副社长说。

        “我的话肯定不会有心理负担,我只会为她的失败而惋惜,但肯定不会产生后悔情绪,倒是副社长你,其实我觉得以你的理性和冷静,应该能拉住她才对。”

        副社长摊了摊双肩:“没办法,我也是个女性,她拿女性青春这样恢宏壮阔的命题来压我,我实在没有理由拒绝,我觉得如果是我站在她这个位置上的话,我也会忍不住这么做,在这点上,我可保持不了理性。”

        副社长继续问:“那你呢,你是被她的什么地方打动了呢?”

        “你和白梦女性的一面有通感,我自然和她赌徒的一面有通感。”科执光无意识地没有称社长,而是称姓氏,稍微拉近了些距离。

        “意思是你站在她这个位置上,你也会像她这么做咯?”

        “当然会。”

        “那你还真有资格阻拦吗?说好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呢。”副社长无奈地叹了声气。

        “她是她,我是我,我自己会这做,不代表我允许她这么做,这个和双标无关。”

        副社长愣了愣,许久才低声说:“这样啊,可真是叫人羡慕的......自信与自负,别人办不到的,你一定能办到啊.....”

        “我支持她这么做,并不是我觉得她是对的,只是单纯地相信她能赢而已。”科执光说,“说白了,这里就是一局棋的事,靠的是实力,她的决心必将为她带来实力上的加成,所以我相信她能赢。”

        “那要是输了呢?”

        “不考虑输的后果,有利于提升自己的赢面。”

        “这可真是不折不扣的桶狭间啊.......”

        时间继续推移,这条街也再度热闹起来,夜间的烧烤店开始营业,烤肉的味道熏得到处都是。

        还剩15分钟。

        科执光做了做最后的理清思路工作。

        白梦这次是有备而来的,选择了最适合她的棋局,并在家里研究了这么久,再加上现在的决意加成,有理由相信现在的她达到了7段的水准。

        从最好的情况考量,那当然是白梦把清沼汹泽锤一遍,然后自己再把他锤一遍。

        最坏的情况.....可能就需要他出手,把清沼汹泽锤掉之后,再顺手一拳搂在他的肚子上,把他吞下去的所有运势都打出来,救一大群人,最好能直接把他这种吸收他人运势的能力打掉,让他安安心心当个普通的围棋馆老板。

        至于那当做报名费交出去的20万,大概率是收不回来的,就当做是社会教训咯。

        没错,这就是最坏结果!这已经是最悲观的了,不能再悲观了!

        ——最坏的结果,是你也折在这里哦。

        科执光惊诧地听见了这么一句台词,透明得像是从他的心湖中浮出一样。

        忽然间,12点已到,午夜的钟声敲响。

        众人等待的那扇门终于开启了,从内向外推开,两名穿着西式侍者的员工彬彬有礼地站在了门外。

        “欢迎今晚准点前来的各位,希望每位客人都能在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个充满阴寒潮湿的气息从门内幽幽传出,木屐一嗒一嗒地踏来。

        “小生名为,清沼汹泽。”他的身影终于暴露在了光线下,拱手而道。

        在他的身后,是豪华的日西结合式空间,黑白的地砖格,墙上挂着浮世绘和油画,昂贵的棋盘两侧是松软的沙发。

        古朴典雅的气息散出,仿佛跨过门槛,就是另一个时空。

        客人们有说有笑的进场,看样子是这里的常客,清沼汹泽和他们打起招呼来也没有丝毫架子,俨然就是普通杂货店老板和客人们之间的日常。

        “新中先生,你现在的棋力好像已经有2段了呀,是时候换个牌子了吧。”清沼对一位名叫新中的客人说道。

        “原来我最近进步了啊,一直没察觉到呢。”新中尴尬地哈了哈,但内心却露出了可恶没瞒过的表情。

        清沼将一个标有2段的牌子递给了对方,对方则转而不情不愿地交出了一个1段的牌子。

        白梦小声道:“他,好像真的有这种一眼看出别人真实棋力的能力,他之前也是一眼就看出我的棋力。”

        科执光也看出来了。

        每个进入这里的客人都有一个标明段位的牌子,找一张桌子坐下来之后,就将牌子放在明处,欢迎来对手。

        给人一种游戏大厅的感觉,就差一个自动匹配机制。

        单从服饰来看,这里的客人都挺有钱,但也有一些穿着穷酸西装硬撑排面的落魄青年在棋馆中游荡,寻找有钱人当对手。

        一边是来找乐子的富人,一边是想从富人身上扒一块肉下来的狼人.....应该能这么叫吧?

        这群人赌出的面额也确实挺大的,都是3万起步,但也和晴岛鹿说的一样,20万封顶。

        有时候相对有钱的一方也会表现大度些,压6万对3万。

        根据双方段位的不同,也会出现成相对比例的让子,赌注等等。

        如果每个人真的能按照自己应有的实力拿到对应的段位牌,这里也还真算个没什么问题的正规场所,挺有商业头脑的。

        但问题在于——

        现在还有一批没有进入棋馆的人,等候着其他安排。

        这批人,几乎都是象征灵黑掉了的,包括白梦在内,一共七人。

        画风像是黑暗向宠物养成游戏的广场,看得人头皮发麻。

        “不好意思,各位久等了。”处理完一些杂事之后,清沼汹泽重新从店内走出,露出一脸宽和的老板模样。

        “科君今天意外守时啊。”清沼汹泽说。

        “真亏你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我啊。”科执光分明记得和这人一墙之隔,互相看不见对方。

        “想要不被人一眼认出的话,最好不要散发出那么强的气息哦。”清沼汹泽看着对方说。

        “那你能看出现在的我有多强吗?”

        “这个嘛.....”清沼汹泽撵起了眉头,仔细盯着科执光观察了起来。

        “真是稀奇,我居然看不出来。”清沼汹泽拍了拍脑袋,笑说着。

        鬼知道他是不是骗人的。

        “今晚的挑战者一共有7位,比以往要多,这样一来我和科君你的对局,可能要往后拖很久啊。”

        “嘛,这个其实我不太在意,倒是你在连续对上这么多人之后再跟我下,体力很有可能会支撑不住嗷。”

        “可以,就欣赏你这种快意直爽,那么现在挑战活动正式开始,请第一位出列。”

        .....

        .....

        商业街上的地面已经黯淡下来了,野猫出来觅食,醉汉靠着电线杆入睡,一切静悄悄的。

        这个地下的围棋馆其实也很安静,有人输棋了打算掀桌子,但很快就被旁边穿着老式侍者服的员工架了出去。

        挑战赛在一个偏里侧的小房间进行,大门紧闭,只有棋谱传出来,然后摆在棋馆客厅中央的大棋盘上。

        看上去这第一位进去的哥们有些撑不住了。

        忽然间,挑战室的大门敞开,第一位对局者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这就认输了?”科执光难以理解,这种赌上了人生运势的棋,好歹下完啊,就这么劣势一点点就不玩了?

        第二位拍了拍身上的灰,很平淡地就走进了对局房内。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很快就会轮到白梦,她刚好就是第七位。

        现在的气氛对于挑战者来说十分僵硬,想继续在棋盘上研究之前决定好的棋局,但又紧张地落不动手,只能在这里心不在焉地看着大棋盘上清沼汹泽的对局。

        科执光看了一眼柜台,那边抽奖店已经开始营业了。

        “我得去,抽个奖了。”

        根据【藏宝图】的指示,最后的一张棋谱就在那里。

  https://www.nonmin.net/0_912/1577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