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二婚必须嫁太子 > 第135章 韩承徽

第135章 韩承徽

        韩氏怀孕这事,自然也是刘奉仪说的。

        太子妃倒也不在意一个韩承徽的孩子了,不过能借着叶良娣的手叫她小产也好。

        韩承徽自然不是因为被叶良娣怎么弄小产的。

        她是被下了药。

        可过去这么多天,什么也是查不出的。

        锅自然只能是叶良娣背着。而韩承徽也算识趣儿,过后也只是哭着说叶良娣狠心。说她自己也是怀着孩子的人,竟还对她下手了云云。

        罗良媛此时出来,说韩承徽夜夜啼哭,扰的她无法安眠,所以来求,叫韩承徽搬出去吧。

        索性,太子妃就将人安排到了福玉阁。

        福玉阁虽然小了些,但是倒也还算齐整,后头还有一个阁子才是不好。

        紧紧靠着外墙不说,还挨着膳房。

        进进出出还有味道,算是府里最差的一处阁子了。原本是没有名字的。

        只因李昭训被赶回来还降了位份之后,就被太子妃塞这里来了。

        住了她,才有个名字叫西阁子。

        这一处自然不是好地方,所以就算是福玉阁还好些,韩承徽往这里搬,也显见是不中用了。

        只是她丝毫不敢说什么,就只能安静的搬进去了。

        舒乘风是派人查,但是不会派人保护一个韩氏。

        太子妃自然现在也不会下手,毕竟她也知道事情不能做绝了。

        既然叶良娣胎像这么稳固,也暂时不好下手了。

        就算叫她生出来,日后也有方法的。

        但是,韩承徽还是死了。

        就在她搬去福玉阁的第三天夜里。

        她的丫头因为搬来这里住不开,就有几个要住在府里专门住丫头的地方,夜里只有两个人伺候,一个歇息一个守夜。

        韩承徽小产后,浑身不适,叫丫头去膳房要些热乎吃食。

        一时不曾回来,等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韩承徽死了。

        一张脸铁青色,嘴唇泛着紫色。

        口鼻已经溢出黑色,一看就是中毒死的。

        当时大惊,惊动了阖府上下。

        府中没有人不怕,府医看过之后说是死于砒霜。

        另一个伺候在这里的丫头说承徽要喝粥,端来后她自己喝了。又不要自己在跟前伺候,她就先出去了。

        因搬来这里,什么都不便,她就在廊下烧水。

        因为承徽如今小产,每天都要用热水洗脚才能睡着不腹痛……

        就这么一会功夫,承徽就中毒死了。

        可府医查过之后却在那粥碗里查到了砒霜的痕迹。

        小丫头大惊,这红豆粥是她们自己熬的,都没经过厨房……

        太子妃心里又不好的预感。

        韩承徽这一死,倒像是她要灭口了一般!

        当下也是大怒。叫人严查起来。

        叶良娣不是个聪明的,可自然有聪明的,提点她抓住这件事。

        但是太子妃反应也不慢,竟第一时间就责骂叶良娣狠毒至此。

        就算是韩承徽做错了什么,也不至于小产后还不肯放过吧?

        再说了,站在太子妃角度上,她是说韩承徽无辜的。

        毕竟,太子妃故意误导叶良娣,叫她以为是韩承徽将那件衣裳送去正院。

        可太子妃绝不会承认,她只会说那件衣裳就是外头进来的。

        至于庄子上那个男子,应该已经可以下葬了。

        可以说,这一次,太子妃玩的就是阳谋。

        太子知道也不能如何。

        叶良娣也要分辨是韩承徽将那件丢掉的衣裳送去正院,但是如今韩承徽死了……

        死无对证了。

        一时间,竟都有嫌疑。

        到底还是皇后,亲自拍了费姑姑来。

        费姑姑在正院里,给太子妃请安之后道:“这些事闹出去,便是宫里陛下也全知道了。实在是难看。殿下刚出门,就闹成这样。如今竟是去了一个韩承徽,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究竟是叶良娣那的丫头不争气,做出这许多事来。也去了她该去的地方了。便就此打住。至于韩承徽,她既然不是个好的,乱进谗言,如今人也去了,也揭过吧。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太子妃娘娘和叶良娣毕竟是一个府上的姐妹。”

        “自然,娘娘也说了,叶良娣不懂事,多有得罪嫡妻的时候,还望太子妃娘娘容情。等她生了,皇后娘娘自然要好好教训她的。”

        “费姑姑言重了,本宫也是因为这些事……哎。丫头与外面的人有关系,不管怎么说,都是丢人的事。哪想到勾起后头的事。原是韩承徽嫉妒……才有后头这些是非。这件事,我也有错。到如今,真是说不得了。等殿下回来。我好好请罪就是了。”

        “太子妃娘娘这话说的也是不对,您是太子妃,是府上的女主人,自然要管着这些事。为难您了。皇后娘娘知道您的委屈和无奈。她说了,跟您是一样的心。只是这件事就揭过吧,谁吃亏就吃一点亏,委屈就委屈一点。都是为了殿下。”费姑姑道。

        “是,多谢母后的教导,我都记住了。”太子妃忙道。

        费姑姑有安抚了一会就先走了。

        太子妃真是气得不轻。

        在她眼里,杀了韩承徽的怕就是叶良娣的人。

        她本人可能做不到,但是身边是有人的。

        可在叶良娣这边看来,就是太子妃杀人灭口了。

        势必是她先嫁祸自己,如今怕走漏了风声就杀了韩承徽。

        而真正藏奸的刘奉仪,倒是没有人知道。就连太子妃,如今都不关注她了。

        明月阁里,宁承徽咳嗽了好一阵,才能喘口气喝点热水。

        “才满月,您就风寒了,哎。得好好补养才是啊。”丫头小心道。

        “无妨。我不过是心病,过些时候也就好了。”宁承徽自打被催生之后,就一直低调坐月子。

        如今满月了也没去正院,她又染上了风寒,便直接告假说要做个对月子。

        太子妃也不为难她,索性还赏赐了不少补药。

        也叫膳房给她换着花样进补。

        “府里闹的沸沸扬扬的,哎,姐姐心好狠呀。”

        丫头低头:“是。”

        宁承徽又笑了笑:“做妾的,命贱。若是没有后台,没有本事,也没宠爱,能安稳到老的都算是有福气了。”

        她看着窗外的繁花似锦想,死在路上的,只能说是命不好吧。

  https://www.nonmin.net/0_859/2503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