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阴阳灵探 > 第四章 死灵复仇 第三回 酒后驾车

第四章 死灵复仇 第三回 酒后驾车

        钱法医看了看手中的尸检报告,职业性地念道:“死者徐达,现年四十二岁,死亡时间为22号晚八点至十点之间,致命伤是头颅被钝物重击,颅骨破裂而死!身体上除了手脚处有捆绑淤痕外,再无其它外伤。通过解剖,尸体胃部有乙醚成分,也就是麻醉药。。。”

        鬼朔望着已被铁锤砸得面目全非的徐达,心中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得多大仇怨,才会下如此狠手!见钱法医已经把尸检结果念得差不多,鬼朔为尸体缓缓盖上了白布,又走到了第二具尸体前。这具尸体伴着浓烈的酸臭味,面部被浓硫酸稀释得极为恐怖,五官早已塌陷得不成模样,难怪刚才陆翔找借口跟着溜了出去,想必是也难以忍受再看他一眼。

        钱法医还是职业性地念道:“死者面部及指纹均被浓硫酸烧毁,故而身份不详,从骨龄判断,岁数应在三十至三十五岁之间,死亡时间是25号晚八点至9点之间,致命伤是由后背插入的长刀,刺穿肺部而亡!身体其它地方再无任何外伤。。。”

        “钱法医,我想打听一下,这死者生前是否有疾病史?”鬼朔突然打断道。

        钱法医点了点头,答道:“从死者的血液检测样本来看,确实存在有大量癌变细胞,应该是肺癌晚期。”

        鬼朔听完,突然张开自己的双臂,丈量了一下尸体的长度,紧接着又伸手捏了捏尸体左右小臂!他这一举动看得钱法医一脸懵,于是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鬼朔摇了摇头,答道:“没什么,只是大概看一下!我这边没事了,先走了,您接着忙!”说完便转身走出了太平间。

        王大灵和陆翔此刻正坐在太平间外,见鬼朔出来连忙迎了上去,陆翔开口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鬼朔笑道:“你不是出来抓王大灵的吗?怎么一块儿坐在这儿了?”

        被他这么一问,陆翔不禁有些尴尬,于是也笑道:“呵,这不正打算再进去嘛,哪不知你怎么就出来了。”

        鬼朔答道:“陆队长,让你们排查的垃圾工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要不我回队里看看?”

        “那倒不用,还要麻烦您带我去一趟看守所,我想去了解一下这个林康的情况。”鬼朔说道。

        车辆行驶在前往云州市第二看守所的路上,王大灵忍不住低声问道:“阿鬼,你这边到底咋样啦?这案子心里有点底儿没?”鬼朔没有答话,干脆双眼一闭,靠到了椅背上,以王大灵对他的了解,他又进入了“休眠待机”状态,指望他现在说点什么,恐怕是毫无指望了。

        看守所的所长姓李,见是陆翔带队前来,自是热情接待,可一问到林康,李所长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一脸为难道:“陆队,这怎么又提起这人了,不是调查才结束吗?”

        “调查?什么调查?老李,你可把话说清楚!”陆翔奇怪问道。

        “陆队长,你。。。你不知道这事儿?三个多月前,林康涉嫌酒后驾车被关押到了看守所,后来说是要抽血化验,可后来不知怎么的,才抽了一次血,林康居然就死了!”李所长低声说道。

        “哦,前段时间传的抽血化验抽死的犯人就是他呀?”陆翔震惊道。

        “可不是嘛!就是他呀!”

        “这可邪门了!我今早会议只听说是一名死犯的指纹,怎么到了这儿还整了这么一出!这。。。这该不会是含冤而死,恶灵报复吧!”陆翔喃喃道。

        李所长一听,顿时也是脸色一白,问道:“陆队,什么死灵报复,到底啥回事?”

        陆翔左右望了望,于是凑近了些,低声说道:“老李,我也不瞒你,今儿新闻曝出的那两名死者就是被这。。。林康杀的,房间里只有他的指纹!其中一名死者就是咱刑警队的徐达!”

        话音刚落,李所长早已是面如灰色,震惊了半晌这才喃喃道:“居。。。居然还有这事,连老徐也。。。”

        见二人像唠家常一般,喋喋不休,鬼朔终于开口打断道:“李所长,我们这才来就是想了解一下林康的情况,以方便进一步开展侦查工作。”

        李所长打量了一番陆队身后的两名年轻人,可二人并未着警服,于是好奇地问道:“这二位是?”

        “哦,队里协助办案的,跟我一起过来了解一下案情,鬼朔、王大灵!”陆翔介绍道。

        见陆翔介绍了二人,李所长于是娓娓说道:“哦,原来如此!大概三个月前,有天夜里刚好是我值班,徐达突然将林康带到了我们所里,说他涉嫌酒后驾车撞死了人,让我们尽快安排人帮他抽血化验!”

        “等等!”鬼朔突然打断道:“这酒后驾车不是归交警管吗?怎么他会被徐达带了过来?”

        李所长答道:“当时我也奇怪,可徐队既然把人带来了,我又哪有敢不接收的道理,于是连忙安排了人验血,可。。。可这血才刚抽完,人居然就死了!”

        鬼朔眉头一皱,继续追问道:“林康到达看守所的时候精神状况怎么样?”

        李所长回忆了一下,答道:“已经是昏迷状态,徐达说是已经醉了,我们也没太在意,这种酒后不省人事的我们见了多了去了。”

        “林康的验尸报告在这里吗?”陆翔问道。

        “在,我去给你们取!”李所长说罢便转身去了档案室,没过几分钟便折了回来,开口道:“前段时间一直在调查他的死因,所以我们这也给备了一份儿。”

        鬼朔接过了验尸报告,只见上面写道:“林康,24岁。。。因酒精饮入过量,导致肺动脉高压,呼吸受阻缺氧致死!”尸检报告后面夹着的是林康死亡时的照片,尸体整体发青,表面上来看确实像是因酒精摄入过量,导致缺氧死亡!鬼朔继续问道:“负责解剖尸体的法医在吗?我想和他聊聊。”

        “那就不巧了,杜法医上个月刚退休,已经没在这里工作了!”李所长答道。

        “那当晚的监控录像能给我们看一下吗?”鬼朔继续问道。

        “那成!也是早就备好的!”于是几人在李所长的办公室看了一遍当晚的录像,事情的发展与李所长描述的倒也大致无二,几人再无问题,于是便离开了看守所。

        路上,陆翔边驾车边问道:“鬼朔,这个案子奇怪了,那林康的死是千真万确,可又怎么会来杀人呢?”

        鬼朔沉默半晌,于是开口道:“陆队长,以下几件事麻烦您尽快查一下,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们,第一,林康死了以后,是谁来领走的尸体,还有他家里还剩什么人或是他有没有什么社会上的朋友;第二,那个收垃圾的清洁工的事尽快落实;第三,为林康验尸的杜法医我想跟他聊聊,也麻烦您想办法安排一下。”

        陆翔点头答应,当即加快了驾车的速度!

        眼看一天已经过去,第二天才鬼朔二人才刚到事务所,陆翔便前后脚到了,鬼朔连忙问道:“陆队,看样子那几件事儿有着落了?”

        陆翔点了点头,随即抓过了一把椅子坐下,开口道:“林康死了以后,尸体居然一直无人来领,后来也是看守所里安排的火化,骨灰现在还存在火化场呢!”

        王大灵一怔,连忙问道:“还有这事儿?那他家里人呢?”

        陆翔答道:“甭提了!他爸十多年前就死了,他妈也是两年前患病死的,他倒有个哥哥,不过电话拨打过去是空号!”

        “有个哥哥?”鬼朔低声问道:“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他哥叫作林健,今年31岁,无业,五年前到城里打工,到现在警方也没联系上。哦,对了,你说的那个清洁工,根本没法查,所有的环卫公司都问了,雇佣的都是临时工,身份证都不齐全,大多干不了一两个月都走了!”

        鬼朔突然严肃道:“那这些临时工名单中有没有叫林健的!”

        陆翔一怔,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可能是林健做的?可那指纹该怎么解释?”

        鬼朔笑道:“不排除有这种可能!陆队,我建议你,立马用林健的照片再向环卫站问询,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至于指纹的事儿,等找到林健一切就都清楚了。”

        陆翔点头道:“好,我这就立马安排人去办,有消息通知你!”

        “对了,陆队,那杜法医的事儿怎么样了?”鬼朔连忙问道。

        陆翔一挠头,答道:“这事儿差点忘跟你说了,杜法医那老头儿是提前退休,也不知道是去哪瞎混了!电话打了没人接,我抄了一个家庭住址,要不你自己去碰碰运气?”说罢,朝鬼朔递过一张纸条。

        鬼朔接过,缓缓打开,然后开口道:“陆队,那咱俩儿就分头行动,希望今天晚上案情能有所突破!”

  https://www.nonmin.net/0_773/157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