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稳住,你可以[穿书] > 第37章 CH.37我不行,我不可

第37章 CH.37我不行,我不可

        顾希错愕过后,  就垂下了眼,细密的睫『毛』像被风打落的枯叶一般颤了颤。

        似乎从意外遇到荣京后,他面对荣京安静了很多,  可能是有点难堪,有点无颜面对。让身为后辈,前不久才提点过的荣京看到自己这么多狼狈的一面,  他的尊严让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缓解。

        真突破了羞耻界限,  他甚至都不想遮掩自己的身体。

        荣京有兴趣吗,  他连防毒面具都戴上了,顾希苦笑。

        他不在乎,却有人在乎。

        荣京再次过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凭着刚才的一眼确定顾希的位置走了过去,  全程闭着眼。

        将拿来的巨大『毛』巾毯摊开,把顾希像个蝉蛹似的团团包裹起来,  顾希在原地坐了太久,  全身堪比冰块,被柔软的温度牢牢包住,  还有点没反应。

        荣京轻轻把他放到一旁的石椅上,  石椅上有个软垫子,没那么冰。

        期间顾希像个乖乖巧巧的木偶,没有丝毫反抗,  连呼吸都轻的像是听不到。

        其实荣京不是不奇怪,  顾希好像莫名其妙地很信任他。

        与原着里对alpha的触碰极度反感的描写,荣京记忆犹新。

        但现实是全然相反,  荣京担心顾希是不是打击过度,忘了碰他的是alpha。

        荣京闭着眼,也不好再睁眼唐突了人。

        经过防毒面具的层层过滤,  虽然还是很诱人,但他已经能够抵挡住了。

        终于可以放心呼吸了,带着防毒面具,呼哈。

        就,很有安全感。

        alpha的破坏力太恐怖,『性』yu过强,就是荣京这样的意志力刚才都差点破功。

        与其说不放心顾希,他比较不放心化身禽.兽的自己。

        [总算可以自由呼吸了,也不用担心伤害他。]

        荣京背对着顾希,并没有发现顾希忽然抬头看着他,仿佛是惊诧,还有点不可置信。

        也许是盯地太久了,连那个像et的防毒面具,都显得有点滑稽的可爱。

        顾希的桃花眼,微微一弯,抵不住心底起的『骚』动,也不想挪开视线。

        哗啦啦。

        荣京把浴缸里已经凉透的了水放掉,再重新放热水。

        浴室里只有放水声,巨大的多人浴缸上氤氲着淡淡的热气,让人连心都跟着暖了起来。

        当荣京再次闭眼抱起顾希时,怀里人似乎在微微颤抖,也不晓得是害怕还是太冷了。

        荣京刚想说点什么,让顾希别怕。

        却感觉到顾希那柔滑如绸缎的手臂又轻又颤地环住了自己的脖子,脑袋微微靠了过来,柔软的发丝擦过他的衣服。

        软、娇弱、甜蜜。

        仿佛在雪山边傲然独立的霜花,退去了外层的冰晶,『露』出了最甜美的花蕊,令人心颤。

        荣京走路的步伐顿了一下,感觉自己像是捧着柔软的雪,心跳快了一拍。

        “刚才,……我没控制住,对不…”顾希埋首在荣京胸口,轻声说。

        其实不是没控制住,打了那么多抑制剂,他都快痛得半死了,怎么可能没理智,只是另一个家伙迫不及待地出来罢了。

        “不是你的问题。”荣京忙打断他的话,这本来就不是顾希的错,他刚才也没怪过顾希。

        虽然没经历过,但发情期对omega来说是很难控制的。

        荣京不好意思再给他脱『毛』毯,只抱他到浴缸旁边。

        “待会出来处理你的伤口,洗澡时尽量别碰到。”说完,荣京像是身后有什么火在追赶他一样,注意到被自己踹坏的浴室门,离开的步伐更快了。

        “嗯。”

        很轻的应声,尾音却带着一丝撩人。

        发情期的omega都会不自觉地粘着alpha,比平时粘人许多。

        顾希机械地脱掉暖融融的『毛』毯,将自己埋入浴缸里,温暖的水包裹着冷到僵硬的四肢。

        当身体暖和起来,才渐渐回过神,两人刚才差点坦诚相见,不是差点,是已经……顾希『摸』着了下颈后已经撕掉抑制贴『露』出的腺体,慢慢将头浸没到水里,时不时有泡泡冒到水面。

        直到快不能呼吸了,才从水里出来,越来越红的脸满是热意。

        顾希这次洗好,换上了荣京准备的新衣服。

        前几年,别墅里的衣服都会定期更换,都是当季新款。是谢凌按照弟弟每年的身形定制的,只是从来没被使用过。这些年兄弟关系降到冰点,谢凌也没再热脸贴冷屁股,这些衣服都是按照荣京以前的身材定制,但顾希穿着只是稍微大了点,看起来反而有点休闲和显小,如同个小少年。

        大约是洗过澡了,顾希出来时双颊粉扑扑的,比之前雨中的样子看起来健康了许多。

        他来到一楼客厅,荣京正在灶台边,把切好的生姜放到锅里,也没回头:“你先坐。”

        这里冰箱的食物是每周来打扫的阿姨放的。

        开放式厨房正对着落地窗,临近黄昏,窗外的草坪还透着一丝午后的微光,雨后的青草上还坠着『露』珠,小区莹莹的灯光照在路上,有三三两两出来散步的人带着狗从远处的人工湖边路过。

        荣京也穿着白『色』的t恤,简单的休闲裤包裹着修长有力的大腿,换掉了刚才一身休闲西装,整个人都透着居家的气息,忙碌的身影透着安宁。

        顾希静静地坐着,目光渐渐专注,黏答答的。

        周围太安静了,只有锅里的水沸腾的声,之前发生的一切事像是梦。

        荣京转身的时候,顾希立刻将视线收回。

        荣京把姜茶端过来:“还有点烫,待会喝。”

        荣京带着『药』箱,顾希自然而然地伸手。荣京本想让顾希自己处理,他知道顾希为人相当独立,也从不希望alpha碰自己,刚才那几次那都是情势的问题。

        荣京观察了一下,见顾希没收回去的打算,『摸』了『摸』鼻子,还是认命地给他处理起受伤的手。

        看那白皙的皮肤上,满是触目惊心的伤,清洗过更恐怖,又青又红的。

        也许是顾希太白了,稍微一点伤势,都让人觉得心惊,为了转移顾希的注意力,荣京嘟囔着:“旧伤还没好,又添新的。”

        顾希垂了垂眼,淡淡地说:“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后辈了,别以为我不跟你计较,就可以没大没小。”

        见顾希开得起玩笑,荣京也笑了起来:“你现在是想用前辈的身份教育我?但实际上你也只比我大了一岁?”边说着,手上却快了起来,将顾希的伤包扎好,尽可能减少顾希的疼痛。

        “娱乐圈不讲年纪,讲资历,讲人气,你知道我出道时几岁?”

        “十四?”十二岁就被盛腾娱乐看中,十三岁在多方『逼』迫下签约,去思密达少年训练营训练,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五小时。为了能够出道,练到韧带拉伤,多次疲劳过度住院。

        顾希一愣,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被荣京知道一些过往,顾希实在有些不自在。

        他以前从来不爱卖惨,一直觉得那是弱者做的事。

        正经地说:“知道就好,我是前前前前辈,要尊重。”

        顾希捧着白瓷杯,穿着柔软的白『色』t恤,看起来柔软的像只兔子,毫无攻击力,却还端着前辈的架子,似乎想找回一点颜面。

        “行,知道了。‘老’前辈。”荣京敷衍了几句,意外地看到顾希另一面,心底也软了软。

        “不是老,是前辈!”顾希认真纠正,无论几岁,都不想听到老,何况他的确比荣京大了一岁,有点不爽。

        荣京含笑着,微笑地看着顾希小口小口地喝着姜茶,期间还因为有点烫,吐了吐舌头。

        猫舌头吗。

        这样的顾希灵动又朝气,终于不再死气沉沉了。

        两人互怼了几句,气氛轻松了许多,谁也没再提浴室里发生的事,似乎都遗忘了,也只是似乎。

        荣京把已经喝完姜茶的顾希送上了楼,选了间特殊的房间。

        荣京还是不放心顾希的精神状态,无论是小说里还是现实里遇到的,他都感觉到顾希可能出了问题,如果有问题,他想在还不严重的时候,能把他拉回来。

        不希望再出现小说里那种严重到多次未遂的程度了,顾希不该变成那样。

        “帮我个忙?”

        “好。”顾希坐在床上,捏紧手中的被子,看向荣京,心却提了起来。

        他听到了前半句,后半句[无论是——]就再次杂音了,对着别人从没有杂音过,只有荣京的经常会出现,到底是不是坏了。

        荣京在怀疑他,是啊,那种样子,在浴室里都能把自己弄成那鬼样,谁能不怀疑是不是碰到了疯子?

        荣京问顾希要了手机,顾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还是没犹豫地递了过去。

        荣京找到当初为了测试自己脑子是不是瓦特了的scl-90自测表,也让顾希做一遍。

        荣京不想说出自己的隐忧,道:“我哥公司最近在调查年轻人心理状态的小问卷,应该是为了新产品上市做推广用,你帮忙做一下?”

        顾希瞳孔颤了下,却平静地接了过来,一看最开始的题目,其中有一题:*头脑中有不必要的想法……

        想他,算吗。

        顾希看起来并没有发现异样,说:“那你等一会,我做好给你。”

        一共九十道题目,顾希做的很认真,因为低着头,荣京也没发现顾希眼底的忐忑,仿佛要上法庭等待审判的犯人。

        荣京已经习惯顾希非发情期yu望外的清冷,只是坐在一边耐心地等待。

        做完后,荣京接过手机。

        点了确定,结果秒出,从f1到f9,数值比他都好。只有一个人际关系敏感是轻度,其他全是正常。

        这说明,顾希的精神状态非常好。

        看起来是他多虑了。

        荣京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但不管怎么样,顾希没问题他多多少少放心了,以后也不能动不动就怀疑顾希要轻生。

        荣京离开前,又想到了一个当下必须解决的问题。

        他是alpha,这种时期待在顾希身边肯定不适合。

        孤a寡o的,像话吗。

        beta肯定也不行,beta疯起来说不定比alpha还禽.兽。

        不然让顾希叫上他能信任的omega来这里照顾一下?这个应该可行。

        可还没等荣京开口,顾希就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冷淡地说:“我以前信息素泄『露』,影响过omega,那以后一到发情期,就……”似乎是想到什么难堪的回忆。

        顾希微微颤抖,像是无助仓惶的小动物,惹人怜惜。

        但他的眼神却如冰雪般清冷,这个颤抖,是给荣京看的。他当了那么多年omega,虽然从来没做过,但也知道什么样子能引起alpha的保护欲。

        荣京震惊了,顾希的信息素已经凶猛到o都……

        想到玛雅城偶遇的那一幕,荣京心有余悸,好像真不算意外。

        这就难办了,原着里,对这个是一笔带过的,荣京的确不知道,现在哪好意思再说让omega过来,那岂不是害了顾希。

        那怎么办,顾希的情况,总不能留他一个人在别墅。

        特别是按照周响的说法,打了那么多抑制剂,出了事,真要闹出人命,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能留下来吗。”顾希像是鼓起了毕生的勇气。

        我从来没这么卑鄙过,第一次,用卑鄙的方式,接近你。

        荣京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荣京卡壳了,看顾希始终低着头,像是走投无路,又迫于无奈的困兽。

        好一会才道:“我是alpha。”

        “很明显。”

        “我可能会直接标记你。”

        “……”抬头看他。

        “别这么看我,你很美,这有什么奇怪。你以为你这样的人待我身边,我还能坐怀不『乱』?”

        “……”你能。

        不然防毒面具是什么?

        顾希不想去回忆荣京当时出现在浴室门口的画面,实在是记忆太深刻。

        见顾希沉默,荣京神情遽然变化,迅速靠近顾希,像是变了一个人,坐在顾希床边。

        顾希惊得立刻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孔,没温和笑意的荣京冷峻又『迷』人。

        两人对视,突然气氛紧张了起来。

        “知道我刚才的意思吗,我再强调一次,我是a。我随时都能把你扑倒,包括强行标记你,将你变成我的人,而你,无力反抗。”荣京冷冷地说,突然将自己的气息释放出来,看着这个关键时刻根本无力反抗的omega,“我有可能在你洗澡的时候,突然闯入,也有可能在你睡觉的时候,突然撕开你的衣服,更有可能在你最难受的时候……”

        荣京手指慢慢『摸』上顾希僵硬的脖颈,在那优雅如天鹅的颈后腺体附近,『摸』了『摸』,暗示味很浓。

        那是omega最敏感的地方之一,顾希不自觉地抖了抖,却没逃开。

        两人的目光,仿佛经过无数次交汇。

        顾希平静的说:“哦。”

        很平静,平静地像是在说,今天的月亮真圆。

        荣京有点演不下去了,什么鬼,这都吓不跑?

        他知道在原着里,为了能不被那群渣攻标记,顾希付出了多少代价,不可能因为自己帮了他一下,就突然出现变化了,顾希绝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傻白甜。

        “你别不信,到时候有你苦头吃。”这话却远没有前面那几句那么有威慑力。

        顾希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眼神仿佛在说,我知道你不行。

        谁不行,我哪里不行?

        三番两次的被人怀疑自己的x能力,再好的『性』子都会恼火。

        非要我做个三天三夜才能证明一下我生理构造正常吗。

        在荣京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顾希笑了一下,如万千星火绽放。

        荣京突然想起原着里的一句话,只要他愿意,没有人能逃脱他的魅力。

        荣京心情沉重地出去,顾希又说:“你住的,别离我太远,我怕喊不到人。”

        荣京现在不想说话,只想静静。

        这不是小说里的主角受,这一定不是。

        为什么不怕我,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我难道一定要证明一次我是禽.兽才行?

        直到荣京离开,顾希的笑容才渐渐消失。

        他看着整间屋子,窗户是封闭的,只有头顶的换气机在运作。

        所有这样的高级别墅,都会有一个密闭的房间,包括门的缝隙都是封死的,就是为了让a或者o能够安全度过难熬的时期。

        他不用担心待会抑制剂效果失去后荣京会闻到味道。

        荣京一走,身体的疼痛又肆无忌惮了起来。

        荣京在,他还能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不在了,那些刻意忽略的滋味,就开始翻江倒海。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手机的光亮着,照在他脸上。

        顾希想到刚才的测试题,默默将头缩入被子里。

        我一直有定时看心理医生。

        我也知道自己有时候状态很糟糕。

        我不是神经病,真的不是。

        你别怕我,好不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似乎有点激动,顾希打了太多抑制剂,身体疲惫,但却很精神。

        “没睡,什么事。”

        然后荣京走了进来,属于这个alpha温和又不张扬的气息,让顾希重新闭上了眼,他知道荣京没要紧的事,不会特意这时候进来。

        虽然有些克制,但荣京的确难掩高兴地说:“我被《皇权》剧组录取了,刚打电话给我,借你吉言,这次真的能与你共事了!”

        荣京一直记着,那天在楼下,顾希迎着阳光,微笑着说的话。

        不可否认,他心底是期待的,他看过顾希的电影,稍微有一点路人粉的心态,不能合作是情理之中,但若是能合作就是意外之喜了。

        身为曾经的多料影帝,努力试镜最终尴尬收场,其实说完全没影响是假话,他有他的骄傲。本来都没报希望了,再说都过去那么久了,他以为剧组早就定下人选,都打算去别的地方试试了。

        顾希闭着眼,嗯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因为是他力排众议定下的。

        导演问他为什么就要荣京,荣京的致命缺陷,很有可能造成剧组资源的浪费。

        我相信,他会有奇迹。

        那是好几天前的事,只是稍微有点熟的陌生人。

        他感谢归感谢,但不会拿事业开玩笑,当时也只是纯粹想提携一下有潜力的学弟。

        他看到了荣京的表演,那是能激起他肾上腺加速分泌的alpha,他能感觉到演戏时的荣京,与平时判若两人,全身散发着致命的荷尔蒙。

        这是个有顶级天赋的天才,他很期待与荣京的对手戏。

        仅仅因为荣京暂时无法面对镜头,就错失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那太可惜了。

        荣京只是想第一时间与顾希分享这个好消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是顾希。

        见顾希闭着眼,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荣京『摸』了『摸』顾希的头,除了一点细汗,倒是没发热。

        希望那十几只抑制剂下去,别出什么事,还是随时在隔壁待命吧。

        正要离开时,顾希忽然开口:“你知道这部戏有一些尺度大的镜头吗?”

        荣京看了眼忽然睁眼的人,原着里只说它后来爆红,但因为不是顾希主演,所以并没有细说具体的。

        顾希促狭地看着背光中的男人,今天一整天都仿佛被荣京控制着所有节奏,终于感觉自己扳回了一城。

        “这不是权谋剧?”

        “这是一部披着权谋,内核是恋爱的剧。”

        荣京是真的没想到,他以为刘宇是个正经导演,上一部《洛塔》连个爱情都没有,纯的要死啊,“……多么?”

        “唔,还好。”

        荣京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也就激.吻、强吻、再强吻、树林强x……”

        “上映不了吧。”两个男人,怎么过审??

        顾希奇怪道:“为什么?原着小说就这样。”

        荣京怔住,哦对,这个世界『性』观念比较开放,毕竟这是有信息素的世界,是个时刻充斥着『性』别吸引力的地方,不可能强行遏制天『性』,而且在观众眼里alpha和omega就应该是一对。

        只要尺度把握好,有点欲但不能『色』,就能过审。

        没人觉得不合理吗?

        嗯,不合理的只有他。

        “你……不反对?”

        “我是专业演员。”顾希没正面回答,但又像回答了。

        “你不行?”顾希反问。

        “行。”荣京都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只是反『射』『性』地应着。

        哪怕被顾希的话掳走心神,荣京还是没忘记提醒一句:“别再用抑制剂了。”他无法想象那到底有多痛。

        顾希嘴唇张了张,好一会才从喉咙里哼出了声音:“嗯。”

        房门再次关上,顾希打开微信,忽略了一堆因为他旷工询问的消息,只挑了最新的其中一条。

        刘宇:吻替和luo替已经找好了,等你身体好了,他们就能进组。

        随后发了两张图片过来,是两位替身的四面照片,从背影看的确有点像。

        虽然顾希之前答应剧情里感情到位了,可以有顺其自然的肢体接触。但刘宇知道顾希一直以来面对着多少alpha的疯狂追求,骨子里是排斥的,换谁都能被这群如饥似渴的alpha给整崩溃。

        所以体贴地提前请好了,省的到时候顾希依旧不行时,难以收场。

        顾希其实刚才只是逗逗荣京,看荣京没了那温和气息,错愕的样子特别有意思。

        在框框里打了个“好”,却迟迟点不下发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alpha已经离开了,隔壁好像有点声响。

        顾希又用被子裹了裹自己,只『露』出了个脑袋,删除了那个“好”字。

        改成:暂时不用了,我想慢慢适应感情戏,剧组资金拮据,省着点吧。

        顾希拒绝了荀嘉瑞的主演,他不希望浪费一个名额在个道貌岸然的人身上。

        之后主投方就撤资了,意料之中,之前这个主投资方似乎就投了荀嘉瑞另一部,关系可见很好。剧组又再次穷得叮当响。但上一部就是这么过来的,刘宇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拉投资是制片人的责任,他只负责拍好一部片子。

        刘宇很快发过来:别逞强,到时候又吐了,可要耽误好几天。

        刘宇还记得以前有个导演说过,顾希那时候还是新人,没他挑戏的份,在一场吻戏里,还没碰到唇,就因为过于恶心而吐了。严重到好几天病恹恹的,那不是装出来的,是顾希的生理接受不了。

        顾希:这次,不吐。

        刘宇:[我就静静的看你表演.jpg]

        顾希笑了笑,身体很疼,但就是想笑,他看着窗外的一轮下弦月。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荣京就睡在顾希旁边的屋子,这下被隔壁披着天使外衣的小恶魔给吓住了,好几个晚上精神不济,在床上翻来覆去。

        顾希这几天都没出来,一般都是头一天晚上写好需要的清单放到房间门口,荣京准备好他需要的,放在门口,除了日常用品,也包括一日三餐,两人无声地用纸条传递着。

        大约是知道荣京就在旁边,顾希安心了下来。

        不再使用抑制剂之后,彻底释放出了浓郁的信息素。

        就算在曾经的家里,他都觉得冷,这次却感觉始终被暖意包裹着,睡的很熟。

        荣京倒是过了几天忐忑不安的日子,又担心顾希被抑制剂搞出事,又想起顾希说的事。

        甚至有一天晚上梦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第二天早上看着自己的肃然起敬,他坚信这是身体背叛了他的思想,低声道:“我不行,我不可。”

        谢凌倒是注意到荣京简直像纵yu过度的脸,皱了皱眉:“肾虚吗,我让周响给你买点肾多宝。”弟弟就一副万年单身狗的样子,肯定只是单纯的肾虚。

        荣京面无表情:“……”

        我说我和一个omega同居了好几天,会不会吓死你。

        哥你单身至今,不是没道理的。

        荣京看谢凌眼底也都是黑青『色』,反问:“哥也没睡好?”

        这次轮到谢凌:“……”

        谢詹宏最近不知道发什么疯,天天往他床上塞不同风格的omega,就算逃到酒店都有“惊喜”。

        谢凌已经将猥琐神经的父亲,给拉进黑名单了。

        兄弟俩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唉。”

        同时叹了一口气。

  https://www.nonmin.net/0_633/157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