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五十六章 天灯亮,仙门震动!

第五十六章 天灯亮,仙门震动!

        

        “身体如羽,比清气境的时候还要减轻了一半,不,不应该说是身体变轻了,而是对体内‘气’的掌握越发的熟练,通过气的循环,抵消掉了身体大半的重量。”

        陈少君目光一眨,暗暗道。

        这就是血气的能力,相比起普通的清气,轻身的作用更加明显。

        血气境还没有滞空的能力,陈少君只在空中停留了刹那,很快就落了下来,尽管很快,但已经是很惊人了。

        “现在该试试力量了!”

        陈少君心中跃跃欲试。

        陈少君一个闪烁,有如利箭般,很快从房间里出去,出现在庭院里,目光扫了一圈,迅速锁定了不远处草丛中一块荒废已久的假山。

        这座假山本来是房子的主人用作观赏的,但时间一久,彻底荒废,表面甚至还长了苔藓。

        像一般的山石,要用来做假山,至少得一千斤多重。

        换做是以前,陈少君根本不会对这座假山有任何想法,因为这根本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气宇境的强者最多也就是几百斤的力气而已。

        但现在,一切不同了——

        “就它了!”

        陈少君身躯一晃,迅速出现假山旁,然后五指箕指,陡的抓住了这块假山上一块凸起的地方。

        “给我起!”

        这块假山开始还沉甸甸的,纹丝不动,但随着陈少君腰胯发力,一股浓郁的血气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如火焰燃烧。

        轰隆隆,只听一阵阵轰鸣,碎石抖落,这块假山颤抖着,居然被陈少君单掌抓起,一把举过了头顶。

        陈少君自己都不到一百斤重,但这块一千多斤的巨大假山硬生生被他抓起,悬在空中。

        这简直是神力,看起来极为惊人!

        不只如此,尽管举起的石头是自身的十多倍,但陈少君脸不红,气不喘,神色如常,看起来毫不废力。

        “血气入体,筋骨内脏都大幅强化,我的力量大幅增长,一般的武者刚突破到血气境,应该是一千斤左右,不过我的力气要比他们多了四成,达到一千四百斤左右。”

        陈少君掂着假山,试了试,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力量级别。

        砰!

        陈少君手掌一推,手中的假山石立即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地上,而陈少君拍落的地方,赫然现出一个深深的掌印,表面一片赤红,透出火烧融化般的迹象。

        这就是血气!

        血气至阳至刚,霸道无比,这绝不是单纯的清气可以比拟的。

        接下来,陈少君身躯变化不定,又在庭院里演练了片刻,大概摸清了自己现在的实力级别,这才将身一纵,翻过围墙,朝着不远处的陈家府邸而去。

        “该回去了。”

        一个闪烁,消失无踪,没有惊动任何人。

        而就在陈少君翻过围墙,向着陈家而去的时候——

        “轰!”

        没有丝毫征兆,一道金色雷霆陡然从陈少君所在的庭院上空破空而出,一路没入到无尽的云霄深处。

        “噗!”

        只听一声轻响,黑暗中一盏天灯突然亮起,金色灯火闪烁了一下,然后频率越来越快,最后光芒大盛,骤的爆发出一阵七彩毫光,而随着天灯的变化,整座大殿中一股磅礴的气息有如洪荒猛兽般慢慢苏醒。

        “嗡!”

        就在大殿上方,高高的仙王宝座上,一道身材英武壮硕,面容俊朗的身影,以手枕头,正在沉睡,然而此刻,突然睁开双眸,眼中迸射出一股炽亮的白色光芒,将整个大殿照得亮如白昼。

        “小师弟,你终于出现了。”

        看着那盏耀目的天灯,宝座上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的双手按在仙王宝座的扶手上,那壮硕的身躯缓缓站起身来。

        轰隆隆,地裂山崩,就在那青年站起身的刹那,整座大殿都剧烈摇晃起来,似乎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不止如此,从天空俯瞰而下,这股波动甚至透过整座北斗大殿,一路蔓延整个仙界。

        “所有北斗仙众听令,即刻出发,进入诸天万界,搜捕北斗逆徒陈少君,如有反抗,杀无赦!”

        那洪亮的声音威严无比,有如雷霆般震荡着整个仙界。

        “是!”

        而就在那青年声音刚刚响起,便有无数声音轰然响应。

        就在北斗大殿周围,金霞弥漫,无数巨大仙界宫宇高高耸立,就在这些殿宇周围,成百上千的仙人跪伏在地,他们每个人的气息如山如海,弹指之间便有摧毁高山大地的力量,然而此时此刻,面对大殿中的那名青年,所有人神色敬畏,恭顺无比。

        咻咻咻!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所有人飞纵而出,瞬息间化为一道道金光,消散无踪。

        而一切才刚刚开始——

        轰隆隆,随着那名青年的命令,一道道粗大的雷霆滚滚荡荡,掠向诸天万界,也将这道命令传向各个世界。

        整个宇宙各个世界也跟着这个命令震动起来。

        ……

        凡界。

        轰隆,没有丝毫征兆,原本平静的夜空突然雷霆大作,乌云四起,遮蔽天空,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天地间就下起了磅礴大雨。

        咔嚓!

        大商皇朝,观星台上,没有丝毫预兆,那插在日晷上的一杆金色令旗骤然齐中折断。

        “啊!”

        一声惊呼,一名名身着星辰道袍的星官,神色一惊,齐齐看了过去。

        “怎么会……,气运令旗竟然折断了!”

        “这杆令旗沟通山河社稷,蕴含天地规则,几十年来都不曾发生变化,怎么会突然折断。”

        “令旗折断,这是主天地生变,到底发生什么事?”

        一群星官茫然无措,下意识望向前方的老天师。

        就在众人前方相距数步的地方,一名头发发白的老者手持拂尘,道袍上绣着阴阳太极,右手五指急剧掐动,而随着他的手指掐动,四周赫然显现出一轮星盘卦象,并且还有山河社稷演变,所有一切有如走马观花般急剧变化,并且伴随着一个个古老而神秘的文字,除了老者自己,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懂。

        不知道算到了什么,老天师猛地抬头,一双眼眸左黑右白,看起来诡异无比。

        头顶乌云密布,大雨磅礴而下,但是在老天师眼中,所有一切随之变化,诸天星辰罗列其上,清晰可见。

        而就在星辰深处,点点金色仙霞浮现,仙霞之中更有一道道模糊的金色身影,向着四面八方飞梭而去。

        “是仙人!”

        看到那一道道金色的身影,老天师也是骤然一惊。

        “这么大的动静至少是仙王级别,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行,得赶紧报告陛下!”

        老天师起身,迅速朝着皇宫深处而去。

        天象异变,来得快去得也快,那磅礴大雨片刻就消散一空,快得让人以为是幻觉。

        而且还有鬼族地界妖界等几乎所有地方都注意到了这一幕。

        “这么快……,师父预言中的一切已经发生了吗?”

        而几乎是同时,一座高高的院墙前,一名少年仰望上方,心中一沉,同样注意到了这一幕。

        这一刻,陈少君心中同样产生感应。

        他知道就在遥远的仙界,威严的北斗大殿中,那盏属于自己的北斗天灯已经亮起,并且被人注意到了。

        北斗天灯本就是宗门象征,七位真传弟子每人都有一盏,只有灵魂陨落才会彻底熄灭,

        这一刹那,陈少君感觉到冥冥中一股危机汹涌而来,师父说的没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然而仅仅只是一瞬,陈少君的目光就变得坚定起来。

        “师兄,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陈少君一个翻身,很快跃入府邸之中。

        一夜过去,陈家一片平静。

        陈家原本有不少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心怀仁善,想要接济他们,所以招了进来,只是树倒猢狲散,一场变故,所有人走得干干净净。包括陈家父子在内,总共也就五人而已。

        陈家饭菜清淡,和家人吃过早餐,陈少君准备返回房间,却突然被父亲叫住了。

        “君儿,你跟我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陈宗羲说着,大袖一拂,就立即朝着书房走去。

        “是,父亲。”

        陈少君心中诧异,不过还是恭恭敬敬随着父亲走入书房之中。

        父亲的书房非常简朴,一张书桌,一张座椅,一排书架,便再无他物。不过平常的时候,父亲并不会让陈少君进入书房中。

        “你什么时候突破的?”

        父亲一身儒衣,背对着自己。

        陈少君刚刚跨过门槛,只听到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父亲。”

        陈少君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心中大为惊讶。

        他体内有金色书页,可以遮蔽自己的文气,父亲是怎么知道他突破的?

        还是说一早就看破了,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

        “回父亲,在文庙突破的。”

        陈宗羲闻言点了点头,这才转过身,看着身后的陈少君,神色不见丝毫意外。

        “你这次回来,眼神宁静,谈吐清晰,而且身周三尺之内有正气流动,为父便知道你已经突破,文庙中文树复苏也与你有关吧?”

        陈宗羲道。他的目光平静从容,但却自然有一种洞彻肺腑的力量,似乎所有一切早已了然于胸。

        而且文树的事情,只怕文庙中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看父亲的神情,只怕已经笃定是他。

  https://www.nonmin.net/0_517/1548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