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 > 朝仙道 > 第四十八章 三省圣殿

第四十八章 三省圣殿

        

        文树复苏,惊动的远不止是儒首,大商京师之中,许许多多的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剧烈的文气波动。

        “桀桀!”

        距离文庙极远的地方,一阵夜枭般的声音陡然从半空中发出,随着一阵扑棱棱的声音,黑烟滚滚,一道蝙蝠般的巨大人形在黑暗中显现出来,那一双猩红的眸子盯着文庙的方向,骨碌碌转个不停。

        “是那棵千年文树的气息,文树复苏,对我们潜伏在人类世界的鬼族可是不利啊,这到底是谁做的?不行,得赶紧汇报太子!”

        那诡异的身影震动双翅,化为一道滚滚的黑烟,有如长虹般朝着远处电射而去,而就在他飞出的同时,啪,一件重物从空中重重的坠下,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而大商皇宫深处,光影错动,一道颀长的身影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走出,矗立在高高的城墙上。

        夜色中,能量有如潮汐般涌动,那道身影眼眸一开一合,刹那间浓重的夜色褪去,远处的文庙在京师中犹如烈日般耀眼。

        “儒家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人物?竟然可以做到那些宗师儒首们都做不到的事,点化了行将枯死的文树?”

        “这是文道兴盛之兆吗?来人,给我查一查文庙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人突然开口道。

        “是!”

        黑暗中,一道道隐秘的气息浮现,随即如鸟兽般迅速散去。

        不止如此,整个大商京师之中,东南西北,一道道磅礴的气息如山如海,正从各个方向同时关注着那座古老的文庙,以及文树重新散发出的蓬勃生机。

        夜色中暗流涌动。

        不过,这些陈少君统统不知道,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和风暴中心,陈少君早已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中,和衣而睡。

        “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

        陈少君仰头望着厢房的屋顶,突然想起了父亲。

        斗转星移,一夜过去。

        与此同时,大商京师的另一端。

        一座高高矗立在群山之中的金色大殿,飘荡出一股股凝如实质的气息,仔细看去,这股气息之上,居然有一个个小若苍蝇的字体,密密麻麻,而看到这些字体的瞬间,整个人的精神为之一震,神情气爽。

        在这座金色大殿的四周,每隔十尺,便有一座斑驳的石碑,像一个守护者般,笔直的伫立在金色大殿的外围。仔细看去,石碑上赫然是一些圣人们的题字,一股若有若无的文气威压,从里面淡淡溢出,朝着那座金色大殿涌去,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

        金文萦气,百圣朝文!

        在大商朝,只有文宗大殿,才会有这样的手笔,用圣人们的题字作为这座大殿无形的防护罩。普通文士经过,顿悟增长自身文气,但是若有心术不正,邪魔歪道之徒,便会在这股凝如实质的文气面前,逼出体内属于邪道的黑色气体,在身上形成一道久久不消的黑色印记。

        而眼前这座大殿,赫然就是鼎鼎大名的三省圣殿!

        大殿之中,文气萦绕,轻轻飘荡,安静异常。

        正上方,一座孔圣雕像,仿若神明一般,注视着殿内的一切,注视着殿内中央,一道盘膝坐在蒲团上的削瘦身影。这道身影背对殿门,看起来有些苍老,似乎他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周围已经落满了一层灰尘,没有任何的足迹。而他的头发有些凌乱,看起来似乎很久没有整理过,双眼更是紧闭,呼吸绵长,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般。

        仔细看去,他的面容居然与陈少君有着一两分的相似,赫然就是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

        “子莒圣人,弟子不才,没能好好让本学派发扬光大,更是令本学派蒙羞。望子莒圣人重责于弟子,只要……,只要弟子的子嗣陈少君能够好好活着,弟子甘愿承受一切。”

        陈宗羲干涸开裂的双唇微动,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从进入三省圣殿开始,陈宗羲就已经萌生死志,做好了一切准备。

        生死事小,名节事大。

        作为儒道中人,一辈子尊崇孔圣先师的教义,一旦名节有亏,被剥夺儒籍,就犹如清水中污染了浓浓的墨汁,对于儒道中人来说,已经没有颜面苟活于世,剩下的也只有以死明志了。

        对于死,陈宗羲并在意,也不害怕,真正让他放不下的,是圣殿外那个还只有十五岁的幼子。

        虽然那孩子资质愚钝,从小就读不进文章,不管他如何教导,在学问上都难以精进,连文气一升都不到,让陈宗羲颇为失望,然而舐犊情深,终究是自己的孩子,又哪里能够轻易放下。

        “君儿,你资质如此,为父也不能强求,为父不求你名声大燥,天下人尽知,只求安好,过完余生,以后一切就只能靠你自己了,保重。”

        “吱!——”

        随着一阵缓慢的开门声,一束刺眼的光芒打进了三省圣殿之中,惊起三省圣殿中的无数烟尘,弥漫在其中。那束阳光穿过重重空间,最后照射在大殿中央的棕色蒲团之上,一个看起来苍老,身躯却异常挺拔的人身上。

        “终于到时间了吗?”

        陈宗羲微微睁开双眼,看着地上被阳光映照出来的自己的影子,喃喃道。他没有回头,更没有动。

        现在算算已经满三个月了,皇太子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一旦被牵扯进皇党之争,就注定无法轻易脱身,陈宗羲仰起头,没有任何侥幸心理,只是默默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就在这时,大殿外,一个沉稳的声音传了进来:

        “陈宗羲,皇太子的事情朝廷已经审查清楚,令郎是被人诬告而已,与此事无关,既然如此,你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可以离开了了!”

        “什么?”

        听到这句话,陈宗羲微微一怔,一直没有动过的身体,终于不可置信的转过来,一层厚厚的灰尘从他的身上落下,迷乱了眼前的场景,只能透过重重烟尘,看着殿外的那道人影。

        陈宗羲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已经做好以死明志的情况下,这件朝廷大案竟然会发生如此之大的逆转。

        “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宗羲嘴唇颤抖,终于忍不住道。

        “皇太子本来已经垂危,但不久前,据说有一位不老神医进入宫中,治好了皇太子。”

        “神医事后请求陛下,重新彻查此事,陛下龙颜大悦,准了他的请求,并且降下圣旨,令三司会审,重新调查所有的卷宗,现在已经查明,许多被关押入狱的乱党,只是被牵连其中而已,你的长子陈正澈也是如此。”

        “陈儒,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查明,赶紧回去和家人团圆吧。”

        说完这句话,那道人影转身离开。

        而大殿之内,陈宗羲伫立在那里,久久的一动不动。

        “多谢圣人的宽恕,弟子陈宗羲拜别圣人!”

        良久,陈宗羲双手合一,对着殿内的孔圣人雕像跪拜一礼,随即衣袂飘动,终于走出了大殿。

        而与此同时,一道年轻的身影浑身伤痕累累,也跟着步出了刑部大门。

        ……

        时间缓缓过去,文庙之中。

        陈少君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前往藏书楼,而是在自己厢房中正襟危坐,一动不动。

        他的身前放着一本书,书本翻开,不过他的目光却并没有集中在这边本书。

        ——这本书他早已看完了。

        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脑海。

        就在他的脑海深处,一张金色的经页载沉载浮,翻滚不休。

        正是之前的文树复苏时,赠送给他的。

        这几天,文庙内一片热闹,无数学子蜂涌而来,拥挤到文树下,钻研文树树身和叶片上的经文,就连宗师都来了不少。

        不过陈少君却没有去凑这个热闹。

        一来陈少君不想让太多人注意,二来,文树复苏,二次生长之后,意识早已陷入了沉睡之中,也不可能与文树有什么沟通。

        而且,文树虽然蕴含了许多奥秘,但最大的宝藏——陈少君脑海中的这张金色经页,早就已经给了他。

        不过,陈少君也发现,不知为什么,尽管这张金色经页上满是文字,但自己却根本看不清上面的文字,所有的文字都是模模糊糊的,就好像泼了一层水花般。

        “这应该是我修为不够,还看不到上面的内容。”

        陈少君钻研了几天,大概明白过来。

        虽然他现在已经在文气二斗的修为,已经非常惊人了,不过考虑到,金色书页虽然是文树所赠,但大概率还是和荀圣有关,自己修为不足,看不到经页上的内容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尽管如此,陈少君这几天也发现了金色经页一项新的能力。

  https://www.nonmin.net/0_517/146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onmin.net。农民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nonmi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