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仙剑纵横

仙剑纵横

仙剑纵横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3-23 06:58

评语:写得不错,独具匠心,设定很有创意,别开生面,让人一看就会上瘾,难得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此文不得不推荐!

《仙剑纵横》小说是大鱼海棠著作的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主角是无诤,戏雪,内容讲述了起伏跌宕的玲珑山上,终年云海茫茫,遮山蔽顶。这里几百年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据说能够寻访到山中的有道高人,诚心正意,便可得“仙履之术”,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晖。百年来无数的寻仙访道者踏遍了玲珑山的土地,我们的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精彩章节

韩山福与姑父渡过那浔阳江,便终日仿仙寻道,逢人便找那真本领的去处。只要听闻有的州府县城里面有名师教头,便不分好懒的一味拜认,几月下来,走过的地方已是大开眼界。

他天生聪颖,而且报仇心切,每每学到些拳脚功夫,也马上能熟烂于心,只是学艺的时候,把那亲仇的事情的隐藏了去,不为人说。数月来便访学了“青萍,峨眉,崆峒”等数派名家分流的剑术。但越是学习这些防身体术。便越感自己与那御剑之术渐行渐远。

这一日来到杭州城内,询问到有一老者,隐居在城外山林的竹林中内,似贵戚之后,半途出家,生的鹤发童颜,久而久之,大家便以为是得道的仙长,终日登门求艺者,络绎不绝。韩山福寻到那老者的住处,纳头便拜。只见那老者正在亭中齐案挥毫,画写梅花,见山福如此诚切,便放下笔墨说道:“贫道并不会什么仙法剑术,你若想学画梅花,我便教与你罢!”

山福拜了几拜,说道:“孩儿此番前来,不求其他,只为学剑一事,若仙长不肯教我,那孩儿便长跪不起!”

那老者将山福扶起,正色问道:“平常也有许多前来问我学剑之人,但大多都是纨绔公子,官宦之辈,从未见有你这等诚心之人,贫道却是略通些剑术,你若要学,我可以点拨一二!”

山福便又跪拜,道人将他引到自己的内室,询问山福道:“曾习何剑?”山福答道:“曾与那些拳师武教,学习过一些皮毛,都是青萍,崆峒等派别的俗家弟子,实在是不尽人意!”

那老者说道:“你当场演练一遍与我观看!”于是山福便把几月来学到的皮毛练与那老者看。那老者看罢,不断摇头,说道:“此是儿戏,不可再练,徒费时间。”

说罢将山福引至一处屋内,随手从墙上拿了把宝剑,递给山福,说道:“你若想学剑,便今晚在这室内,紧闭门窗,不可掌灯,只燃一炷香,试着用这宝剑劈开香火顶部,手腕着力,而且膀臂不动,等日久功长,便能一剑将那香枝劈做两半!此为第一!第二,用些豌豆,抛却空中,若能也剑锋迅下,一刨为二,那时你再来见我,我便为你解说剑路!”

于是山福便在这老者处留了下来。日日习那剑斩香烛之事。一连练了几日,心中略感烦躁,心想与自己所追寻的那飞剑杀人,口吐寒光的道法,毕竟不是一路,便去那老者询问,那老者听罢呵呵大笑道:“你所说那口吐飞剑,百步杀人之事,都是那世俗中的野史谬言,荒诞不堪,以讹传讹罢了,毕竟凡人之中,谁能做到那般怪力乱神的手段呢!”山福听后,不由得心中懊恼,只好拜别了老者,往杭州城内游去。

连月来这一番寻师访道,使得他深感在世间求艺的个中甘苦。包裹里姑母给带的盘缠又用的残缺殆尽,沿途中为求一口吃食,遭尽那世人的白眼与嘲弄。

他学想越恼,只觉得这世人真不如从前仙霞山那些朴实的村民。便向那山顶蹬去,想一吐胸中的闷壑。行到半山腰,见那熙攘的游人,也往那山顶上蹬去。山福心中懊恼,不肯落与那游山玩水之人,便拼命朝前赶。路上瞥见两人,一道一俗,见二人言笑中脚下生风,山福不由得尾随过去,但无论怎么追赶,也越不过这二人的身前,而这两人却举重若轻,丝毫没有劳惫的迹象。直到翻山下坡,那儒生模样的人突然回头向山福问道:“你总跟着我们做什么?”

山福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只是游山而已,并无尾随二位的意思!”那道人生的甚是魁梧,看了看山福,奇怪的摇了摇头,便与那儒生远去了。山福顿觉这二人并非寻常之辈,但一想这几月来的访师学艺,便无心思再跟从那二人。迷茫之际,顺着下山的路,找了一家食铺,买了些干粮吃了。

眼见天色不早,为了省下身上的盘缠,便询问铺子的大婶,此处哪里有庙宇道观什么的。那大婶告诉他,沿着小路,往前行走不到几里,便有一座寺庙,山福便朝那山中的庙观行了去。

走了半晌,只见深林繁茂,野色缤纷,怪石嶙峋,触目悚然。自从离家以后,韩山福为了节省盘缠,什么样的山林寺观都肯居住,虽说一个孩童,但他心怀仇忿,却也是巍然不惧。

山福朝那山中远远望去,只见隐约中似有一处残破的庙宇,在幽静的林中屹立。走到那庙宇前,看庙门上斜斜的悬着一块匾额,上书“深界寺”三个大字。匾额已是陈朽不堪,而且挂满了灰幔。

山福走到进前,见石阶上似有脚印,仿佛刚刚有人进入,便轻推庙门,那门“吱呀”的一声响动,划过山林中的寂静。山福竖耳谛听,庙中内外却是连一处野鸦啼叫也闻不着,心里正在纳闷,忽见院落四周有很多伏在地上的鸟鹊。似被风抽干了一般。

他长在山野,经常抓捕鸟雀用以充饥,但似这种情形似在山中也不曾见过。忽听得一个声音说道:“这小孩居然跟到这里来了?!”山福回头看去,见是那在山中遇的那个儒生,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山福。

山福起身回答:“我并没有跟从二位,只是见天色不早,想找个居住的处所,便打听到这里来了。”那满面虬髯的道人从一间屋内走了出来,见是山福,也是满面讶异,随即和那儒生耳语了几句。

那儒生把山福招呼到身边说道:“既然这样,那小兄弟便与我二人有缘,不过此处却不是什么有趣之地,你要听我二人安排,不然便赶你下山!”

山福心想这庙宇又不是你家建的,这儒生实在是不知所以!又见那道人从房内走出,摆明就是想占居干净的上房。便赌气的回答说:“不必你们安排,我自会去找破旧的地方住,不会扰你二人的清梦!”

说罢把包袱卸下,便要进那荒废的大殿之内,孰料刚一靠近那殿堂进前,便觉头痛欲裂,目眩脑胀,顷刻便在一旁呕吐了起来。那儒生走到山福的身边,用手在山福的后背抚了几下,山福便觉舒缓了许多。只听那儒生说道:“这山中庙内瘴气非常,小兄弟不便到殿中就住,与我二人同寝便好,我们也好聊聊家常!”山福点头,算做答应。

那道人选了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简略的打扫后,三人便在室内歇息了起来。那儒生便问山福:“小兄弟从何而来啊,怎地一人到这深山中,也不怕做了那虎狼的宵夜么?”山福低着头,见这二人行止有异,江湖险恶,却也不能实言相告,于是编造了一个理由,来敷衍这二人。那道人似乎听出山福话中的破绽,但也微微一笑,并不追问。只是那儒生颇有兴味,却一直盘根问底,直说得韩山福理罄词尽,最后自己也不免暗笑起来。

天色越来越暗淡,庙观内外除了三人的言语,再无半点生息。

只见那儒生从身背的箧子中拿出一段油灯点燃,借着昏黄的灯火,那道人又将腰中解下一对短剑,挂在室内门槛的上方,山福正看的出神,见那儒生又背对自己,将什么东西塞在了那箧子中,随即便放在自己的枕边窗前,便回身对山福说道:“已是入夜了,我们早些歇息,小兄弟,你若夜中闻有什么响动,切记千万不可抬头观看,亦不可出离此室,只装作不知便可。”

山福心想这儒生好生迂腐,我不知便是不知,却又怎能装做无事?而且你先前便告诉我,便证明一定会有事情发生。却又不敢多问,只得点头称罢。那儒生见他这般答应,转身躺在床榻上,即刻便鼾声如雷。那威武道人却是安静的很,睡觉一丝响动也无,让山福心中好是骇异。

山福行了一天的道路,也是身乏神倦,本想听个究竟,转念一想,这荒山野岭,连个盗贼的踪影也不见得能有,却又有什么事情?多半是那腐儒危言耸听罢了,想到这里,便合上眼皮,昏昏欲睡。睡到四更时分,忽闻窗棂上有响动,山福便朝那窗棂上偷望过去,便见一只形同枯枝般的手臂伸了过来,正想大声叫嚷,忽想到那儒生所嘱之事,便恍若无闻,静观其变。

只见那东西刚触及那箧子边缘,只听“啪”的一声,那箧子中似有一白练般的东西窜了出去,瞬间便复如初。那手臂也不知缩到哪去了。

不一时,又听那门檐暗动,似有一白色物状飘然而至,刚飘到那道士悬挂的短剑之下,便见寒光一闪,那物便趴在地上,再不能动了。那儒生与道人这才起身,将屋内的灯燃起。只见那道人拔起地上那双短剑,掖入腰间,又从地上抓起那白色事物,山福见是一件陈旧华丽的女子衣衫,便更加奇怪,不禁问道:“二位大哥,能否告之在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儒生笑着把身旁的箧子拿了过来,顺手将箧子打开,给山福观看。只见那箧中有一手掌般大小的金色短剑,造的颇为精致,只是细看那剑身,似沾染了一丝血绸。那儒生见山福不解,便解释说道:“我二人乃修道之人,此次出游,观这山寺中,恍若鬼气熏熏,原来却是这二个孽障在此害人”。

那道人也开口说道:“这地上的衣衫,是汉代时一诸侯夫人所遗之物,如今被盗墓的强人从墓中携带到此地,日久天长,成了这村野中鬼怪的寄居处;那窗外的东西,乃是屋外的树妖,因先前寺中香火旺盛时熏习了灵气,也成了精怪。这两物在此,专吸生人精气,此前因一直无人进山,便连那院落中的鸟鹊也做了果腹之物!真是暴殄天物!”

山福听了,将信将疑,又恐是江湖术士之流,为骗取名望所做的那障眼法。只见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转眼间已经是五更时分。那道人与儒生见天色微白,便起身收拾,便欲离去,儒生便对山福说道:“小兄弟,我们即将下山,此地不宜久留,你也一同随我二人走罢!”山福一想当晚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诡异非常,便心生恐怖,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深界寺内,便对这儒生说道:“既然大哥这样说了,那小弟从命便是了。”

说着也拿起包裹,与那儒生道人一起来到院中,只见在窗前不远处,斜斜的倒着一截枯木,那木枝的断处似被利器削平了一般整齐。趁着天光,三人便离了这深界寺。

一路上山福欲言又止,那儒生似看出他的意思,但也不好戳破,便在一旁暗地里偷笑。

一直走到一处山峦,这儒生便问山福道:“小兄弟,你究竟打算只身前往何处啊?”

山福到这时再也按捺不住,便一下跪倒在地,将双亲惨死之事将与这一俗一道。这二人闻听,也为之动容。

山福说道:“我几月前一直访师学道,一路上遇到的尽是凡夫俗子,没一个有遁天彻地的能耐。”

那道人在一旁点头说道:“我眼本明,因师故瞎!”

只见那儒生听罢呵呵笑道:“凡人概念中所谓那仙剑,不过是形器之剑,与修道人的气脉之剑不可同一并论。朝菌不知晦朔,夏虫不可语冰,倒也难为他们了!”

山福说道:“世间真有那御剑之术吗?”

这儒生听罢,便对着数丈外山峰上的一棵老松,挥手一指,那棵参松即应手而倒。山福童心未泯,惊讶地问他何以无光。

这儒生笑道:“欲练至有光,另有一番道理。”那道人也不甘示弱,朝山峦四周用鼻孔吼气,只见周遭山土转即成尘飞扬。山福此时方知遇到了真人,便拜倒在地,大声哭号着说道:“请师傅收孩儿为徒,以雪父母泉下之恨!”

那儒生便笑着将他扶起说道:“我叫方宦殊,那道人是我师弟,唤作卧牛道人,只因我二人下得山门,外出事毕而返,便沿途打发一些害人的山魈野魅。日前我俩见你这孩童孤身一人,神色间又有些萧杀之气,便觉奇怪,却也不能干涉,如今已知晓你身负血仇,这仙法道术,可以指教你一二!”说罢领着韩山福,三人往山坳的路上去了。

却说张天宝,在清虚谷修习那吐纳周天之事,一晃也是几月有余,从开始的身乏身惫,到如今的健步如飞,越发感觉这吐纳的功夫玄妙之极。平常不能涉险的山崖野涧,现在自己视之亦如履平地。每日除了吐纳,便是抻筋练骨,拈符学道。几月下来,大有进步,连那白发道人也是啧啧称奇。

这一日晌午,天宝正在院中井边汲水,见那宗平骑那通身黝黑的巨狮,带着那雪狮,从花园处过来。

天宝便问道:“师兄今日有何事,便连这两位师兄也带了出来?”宗平淡淡的说道:“师尊即将出游,这两只神兽便也随师尊而去!”说着便从那黑狮的背上下来,摇了铃铛,那两只狮子便乖乖的趴在一旁。

天宝好奇的问道:“这狮子师兄是从何处而来?中原之地似未有此神兽!”

宗平答道:“它们原是昆仑山大雪峰月镜仙翁的家畜,只因与师尊打赌输了,便将这二兽送与师尊。”

这时阮笛在楼中,向天宝二人招手,示意到阁楼上去。进了阁楼,见了白发道人,白发道人点头道:“这几月平儿与天宝,学道大有长进。明日我将出游,到那蓬莱仙山去寻那定海神金,回来将为你们师兄三人炼就飞剑,此去路途遥远,阮儿与童儿随我一同而往。恐仇家寻山而来,你们二人也不必在此驻留。明日便带你们去伏羲宫你师伯那里,为师我道法衰微,此番前去,机缘难得,多多让你们师伯指点个一二!能学得多寡,就看你二人的造化了!”

宗平说道:“若让我去那忉利山,我宁愿留在自家田地!”

白发道人笑道:“平儿休要多嘴,你师伯那火辣脾气,你是晓得,但他心无芥蒂,连待他座下的那些弟子亦是如此。”

说罢转头对天宝说:“天宝徒儿,你宅心仁厚,性格温良,我却是放心的很,他日若你这平师兄,倘若在你师伯那里耍什么性子,你要多多劝慰!”

天宝答:“孩儿谨记!我二人一定平安待师傅归来!”

白发道人笑道:“我看你脾气倒好,和你那师伯倒是截然相反!为师便赐你一个雅号如何?”

天宝自是欢喜,说道:“师尊赐福,岂敢不受!”

只见那白发道人踱步室中,悠然诵道:“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他背诵的乃是《道德经》中里面的几句话,接着略有所思道:“无欲无为,存善去诤,你便叫无诤如何?”

张天宝这时才得“无诤”之名,便拜谢师恩,心中满是欢喜。翌日,师徒一切收拾妥当,又恐那皮横上得山来,只在厅堂中留一字条,以此告诫。白发道人便引着几个徒儿,骑狮往山下走去。行了半月有余,便来到一州府县城,白发道人对着徒儿们说道:“此忉利山就在近前,为师虽是贫寒,但你们也不妨买些物品,好到山中拜谒你那师伯!”几个孩童听了,都欢喜的往城中那些店铺走去了。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玄幻小说 修仙小说 仙侠小说 古装小说
玄幻小说
玄幻小说

农民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逆战王者
    逆战王者

    玄幻 / 苏哲,宁倾城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国色生枭
    国色生枭

    玄幻 / 楚欢,林黛儿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阴阳同修
    阴阳同修

    玄幻 / 楚易,楚无双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绝顶相师
    绝顶相师

    都市 / 陈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穿越之摄政王宠妃
    穿越之摄政王宠妃

    穿越 / 叶连贺,夏黎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放开那个王爷!
    放开那个王爷!

    穿越 / 慕容策,秦青谣

    2019/03/26 | 5 人已阅

    评分:5.0

修仙小说
修仙小说

农民文学网修仙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修仙小说大全,打造修仙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修仙小说免费阅读。看修仙小说,就上农民文学网。

查看更多>
  • 天劫仙缘录
    天劫仙缘录

    仙侠 / 岳大鹏,云云

    2019/03/25 | 8 人已阅

    评分:5.0

  • 斗气九天
    斗气九天

    仙侠 / 李云阳,朱立

    2019/03/25 | 8 人已阅

    评分:5.0

  • 仙门小师弟
    仙门小师弟

    仙侠 / 林晓,楚玥玥

    2019/03/25 | 7 人已阅

    评分:5.0

  • 一世为尊
    一世为尊

    玄幻 / 林云,苏紫瑶

    2019/03/24 | 9 人已阅

    评分:5.0

  • 医武帝尊
    医武帝尊

    玄幻 / 墨辰,江月儿

    2019/03/23 | 11 人已阅

    评分:5.0

  • 最西游
    最西游

    玄幻 / 孙悟空,紫霞

    2019/03/23 | 10 人已阅

    评分:5.0

仙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农民文学网仙侠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仙侠小说大全,打造仙侠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仙侠小说免费阅读。看仙侠小说,就上农民文学网。

查看更多>
古装小说
古装小说

农民文学网古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古装小说大全,打造古装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古装小说免费阅读。看古装小说,就上农民文学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