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烈焰妖丹

烈焰妖丹

烈焰妖丹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3-22 11:01

评语:《烈焰妖丹》非常值得看的一本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文风细腻,情节设置不俗套。强烈推荐,值得一看!

标签: 玄幻小说
主角是郎战力,雪儿的小说叫《烈焰妖丹》,是由网络大神晨光的印谱创作的短篇类小说,烈焰妖丹文章讲述了: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唯愿仙道成。不愿人道穷。

精彩章节

随着郎战力将五行内力灌入噬灵符,五行噬灵从丹田中涌出,黑色的光影骷髅头犹如巨大的守卫挡在郎战力身前,瞳孔里绿幽幽的光芒忽明忽暗,诡异得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注视着燕飞飞,微微张开的嘴里流露出森冷的杀意。

五行噬灵的忽然出现让原本要全力击退灵兽小强的燕飞飞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这就是噬灵,这就是拥有无尽力量的权柄!

“郎战力,把五行噬灵交给燕家,燕家不会亏待你!”燕飞飞咬牙喊道,在五行噬灵的注视下她的气势正在减弱,灵魂力量的威压对五行噬灵也没有丝毫作用。刚才还想要杀了郎战力强取五行噬灵,现在却知道没有丝毫胜算。

五行噬灵对燕飞飞充满了敌意,若不是郎战力死死拉着噬灵符,它早已经对燕飞飞发出攻击。

郎战力大吼道:“燕家公主,贪心不是好事!你清楚就算你使出灵魂力量也不能敌过噬灵,奉劝你到此为止!”

燕飞飞一滞,就在这时小强忽然发出一声低吼向燕飞飞窜来,两只上臂挥舞间几股劲风破空而来,呼呼的风声伴着空气龟裂的嘶鸣从后背压向燕飞飞。

燕飞飞眉头一皱,回身迎上小强的攻击,同时灵魂力量在掌心汇聚。就在灵魂力量将要爆发扩散时,郎战力忽然爆发出一声惊慌的喊声,刹那间小强望向燕飞飞身后的方向瞳孔扩大,当即将攻势收回窜向一边,躲避那只巨大的骷髅头。

燕飞飞回头望去的同时,黑色的浓雾扑了上来,黑洞洞的巨口将她整个人含进去,重重咬合,燕飞飞顿时头晕目眩,灵魂力量失控脱手,被一股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劲力量吸引着疯狂溃散。

郎战力望着将燕飞飞包裹住的五行噬灵,惊慌之余不免有些遗憾,他原本只是想用五行噬灵逼退燕飞飞,谁知道燕飞飞依然滥用灵魂力量,汹涌的灵魂力量爆发之际引起五行噬灵极大的贪欲,不受郎战力控制地扑出,燕飞飞正待爆发的灵魂力量成了五行噬灵绝美的食物,大量地吞噬灵魂力量,五行噬灵的黑色光影里不断闪现出阵阵白光,暴雷的轰鸣声震得大地微动。

五行噬灵抓住了灵魂力量的根脉,疯狂地从燕飞飞的丹田里汲取更多灵魂力量,燕飞飞的生命力与灵魂力量一起不可阻挡地流失,身体瘫软,心底却是欲哭无泪。她多年的修为正飞速丧失,甚至生命的气息也变得薄弱里,任何的挣扎都是白费。

五行噬灵的脸渐渐仰起,直视斜上方的夜空,双眼光芒饱满,黑色的光雾里绿光与白光扭结在一起肆意流转。

燕飞飞的身体忽然被五行噬灵喷吐出来,却像失去了重量一般悬浮在离地两米高的地方,丹田处还残留了一丝细微的白光与五行噬灵嘴里的深渊相连。

“留她性命!”郎战力忽然情不自禁地喊道。

五行噬灵微微侧目看了一眼郎战力,奇怪的是,望向郎战力时它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恐怖,相反还带有几分顺从。

转回脸去,五行噬灵嘴里喷出一股微风,合齿之间一声闷雷破空震荡而出,声浪斩裂了空气里那丝白光,灵魂力量的根脉被斩断,燕飞飞的脸色苍白如纸,连最后的血色都随灵魂力量而去。

五行噬灵不再管燕飞飞,她重重坠地,五行噬灵满足地洗尽了最后一丝残余的灵魂力量,顿时所有的灵魂力量波动都烟消云散。

东京城里始终注意着灵魂力量波动的高手们早已是汗流浃背,他们清晰地感受到了灵魂力量的猛然扩张和扩张后盛大的消逝,却没有感知到任何与灵魂力量抗衡的力量,就好像只有一个大师级的强者走火入魔后在唱独角戏一般。

但没有人敢轻易前去查看,如果真是大师级甚至更强的强者走火入魔那么将非常危险,失控的灵魂力量在外溢中喷发轻易毁灭一座小镇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谁也不想因为好奇而丧命于此。

当燕飞飞的灵魂力量根脉断裂之际,所有高手都心头一震,一个相同的思想在所有人脑海出现……“大师强者陨落了!”

与此同时,所有细心观察的高手都身形大动,向灵魂力量陨落的方向飞速而去。畏惧一扫而空,更大的好奇和贪婪填满了脑海每一个角落。拥有灵魂力量的强者一般都会身着灵魂战甲,身上更是有不少有钱也买不到的宝贝,谁都想捡个便宜,即使知道此时前去的高手一定不少也无回退之心,大不了平均瓜分,或是殊死一战!

感受到了强者动向的五行噬灵忽然消散,巨大的冲击力回到郎战力丹田的同时也将五行噬灵的感知传递给他,郎战力连忙向小强做出离开的手势,自己则扑向燕飞飞,一把将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燕飞飞抱住,土系内力涌动而出,郎战力紧紧抱住怀里冰凉的躯体,让土系内力覆盖住燕飞飞,快速沉入地下。

隐藏在深深的地下,郎战力连忙收起土系内力不敢泄露丝毫内力波动。虽然距离地面太远感知不到外面的情况,但可以想象全城大多高手齐聚旷野试图哄抢大师级强者的画面。就算现在能自由掌控五行噬灵,但毕竟使用得并不熟练,连最基本的使用方法都还非常含糊,要与全城的高手对战郎战力还没有获胜的把握。

旷野中比郎战力想象中要安静许多,但这一夜注定不会真正的安静。

所有带着瓜分意外惊喜的高手都纷纷到了附近,情况却远远比他们想象得要复杂得多。陨落的强者不见了,朦胧的月色下地表横七竖八的伤痕和不安波动的空气让人战栗,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瀛州亲王东方寺静静地站立在距离事发地点三百米的一块岩石上,手中沉重的念珠一颗接着一颗慢慢地从他指尖游过去。此时东方寺死死地盯着那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不敢有任何大意,连呼吸都变得缓慢。

以东方寺对东京城内高手的了解,他自认为会是首批到达这附近的人之一,然而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来得更早,在所有人到来之前就盗走了在这里陨落的强者,并没有留下丝毫线索,更没有任何人感知任何蛛丝马迹。

各个家族宗派的高手都各自为营,屏息而立,却没有一个敢露面,谁也不愿先动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东方寺手中的念珠忽然停止移动,眼神里流过一丝失望,转身向东京城的方向快步走去。

东方寺知道,没有人能早于他们的同时还在他们到来之前就转移走了大师级强者,除非大师级强者灵魂力量爆发的时候那人就在场。如此一来,那个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的人显然很有可能就是导致大师强者陨落的祸首,实力远远高出大师修为,就算那人留下前来的各个高手也休想捞到好处。

得出这样的结论东方寺不死心也没办法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早些离开,省的留在这里引发不必要的意外。

就如东方寺一样,其他的高手也纷纷撤离,只好当做今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

地底下,郎战力抱着燕飞飞的双臂不敢有任何松懈,一边还小心翼翼地感知周围的任何波动。

好在他潜入地下够早,没有被人看出蹊跷,要不然一场殊死的激战不可避免!

想到这里,郎战力不禁骂道:“死丫头,把东京城外当成是极落山脉那种没有人烟的地方了?”

不过此时的燕飞飞依然身体冰凉,没有气息的流动,生命力的迹象薄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无法听到郎战力的责怪,更不可能为她所犯的错致歉了。

郎战力心头忽然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如果燕飞飞真的就这么死了,他冒着生命危险将她带到地下也不亏,不但能白捡一件灵魂战甲,说不定还能从燕飞飞的隐玉宝贝里站到些价值连城的绝世珍宝。

刚产生这个想法郎战力就摇了摇头,纵然燕飞飞对他有杀戮之心也只是因为他在极落山脉里对她所做的事情,燕飞飞不算不仁,他就更不能不义,无论如何也要试着挽救她的性命。

燕飞飞不会土行孙功法,不能在地下待得太久,确定没有危险之后,郎战力再次抱紧了娇软的身躯,施展功法快速向东京城的方向移动。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帮正在为到手的鸭子飞了而满心疑虑的高手一定不会想到偷走他们果实的人会回东京城!

直到离开发生过战斗的地方五百米远郎战力才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悄悄浮上地面。

以燕飞飞现在的状态恐怕撑不到郎战力将她带回直家,郎战力需要对她进行及时的抢救先稳住命脉。

隐玉宝贝里有炼金老叟留下的玄武丹,这种天品丹药挽救燕飞飞的性命完全是小事一桩,郎战力却不能轻易使用,要是让燕飞飞知道他有玄武丹并告诉给燕王,燕王对他身上所怀宝物的贪婪更是会变本加厉。

最后郎战力只谨慎地拿出在极落山脉里采集的玄武果,切下一小片送到燕飞飞嘴里。

见燕飞飞的脸色很快有所好转,郎战力又将身上所有愈合丹掏出来给她喂下,然后又抱住她继续向城内潜入。一路上郎战力都不敢有丝毫大意,现在在他怀里的不再只是一个燕家公主那么简单,而是一个财宝箱,任何人都愿为箱子里的财宝豁出命来!

小强乖巧地帮助郎战力勘察,这只年纪尚幼的灵兽学得倒是很快,郎战力的谨慎态度被它掌握了个八九不离十。

一路上有惊无险,郎战力顺利潜回直家的屋子里。将冰冷的身躯放到床榻上,郎战力连忙将手背靠近燕飞飞试探她的气息。

气息比之前浓郁了一些,玄武果保住了燕飞飞的性命,愈合丹的药效也在她体内扩散。暂时她不会有大碍。

微弱又冰凉的气息吹在郎战力手背上痒痒的,从窗户洒进来的淡淡月色下,燕飞飞精致的脸犹如沉寂在黑暗中的珠宝一般明净无暇,即使休克嘴角也依然带着公主的骄傲和不愿服输的桀骜。

郎战力心念晃动,不可自制地将手背贴得更近,轻轻从那张光洁的脸上滑过。

脑海里浮现出那日极落山脉里销魂的画面,雪白的身体,高耸的双峰美妙至极,浑圆饱满的臀部线条犹如起伏在雾霭里的神秘山峦,两条完美比例的修长双腿贴合在一起扭动之间所绽放的无尽韵味……

还有那神秘花园中的潮润火热,以及情毒与男人身体控制之下来自嘴里时疾时缓的娇喘,一切的画面都在眼前翻动,与月色下安静的人儿重合在一起,勾起郎战力无限的遐想,身体不禁潮热。

手滑向燕飞飞的脖子,郎战力吞了一口口水,那美妙得像雕塑大师手下的艺术品一般的玉颈温柔地勾引着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脖子下锁骨的位置有一对浅墨色的羽翼刺青,碰到刺青时郎战力指尖冰凉,他知道,这对羽翼就是灵魂战甲收拢的符文,与燕飞飞的血脉相连,只要燕飞飞还活着,符文只会听从她一个人的号令。

手掌在脖子摩挲之间一个快速的拖动摩擦着柔软的意料来到傲人的山峰,手掌顺势握住,顿时郎战力两腿之间一股热浪疯狂地动荡,身体也不自在地扭动了几次,手掌更是用力地抓握,隔着衣服,那柔弱的高峰变得像海浪一样波涛滚滚,形状发生奇妙的扭曲。

郎战力嗅着淡淡的女人芳香,手正要向更深处探查,昏迷中的燕飞飞忽然轻轻咬住嘴唇,眉头轻轻一皱。

郎战力像触电般停了下来,虽然与燕飞飞早就有过肌肤之亲灵肉相合,但这一次与极落山脉的情况不同,上一次燕飞飞深重情毒必须与男人交合方能解读,而这一次若郎战力再上演霸王硬上弓就是真正的趁人之危了!

郎战力连忙抽回手来,趁机走到阳台观察周围是否有对燕飞飞和自己不利的因素。

直家这一夜依然安宁,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

回过头去望着床上的美人,郎战力摇摇头,他和燕飞飞真的是结下了难以解开的孽缘,不久前还是要决一死战的仇人,现在郎战力却决心要将救命恩人做到底,既然将燕飞飞带了回来,就要确保她恢复健康,直到平安离开东京为止。

回想五行噬灵与燕飞飞一战,五行噬灵是毫不留情地切断了燕飞飞的灵魂力量并将其吸收,但奇怪的是吸收而来的灵魂力量并没有灌入郎战力的经脉,直到五行噬灵回到丹田内以后郎战力也没有感觉出自己有任何不同。按照以往的经历,五行噬灵吸取的内力统统都归自己所有,这一次的异象应该是因为修为还没达到能运用灵魂力量的境界。

到手的灵魂力量不能立即使用对于郎战力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不论如何他也要尝试化开灵魂力量将其利用起来!

夜已经深了,郎战力没有入睡,坐定在燕飞飞的床边尝试利用灵魂力量。

灵魂力量相比本源力量威能更加宏伟,而且还能支配五行本源力量,郎战力打算从灵魂力量的这个特征入手,尝试用灵魂力量的特殊能力来支配自身的修为,以此走捷径完成五行修为的突破。

郎战力调节心率,让身体和意识都平静下来,接着运行丹田之力,让实力高低不均衡的五系本源力量或内力都恢复平静。

这时,五行噬灵有了一丝感应,物色宝珠在郎战力丹田之中变得温热起来,绽放出柔和的光晕,郎战力内视之中所看到的五色光华交融在一起,华丽无比。郎战力尝试用意识去控制五行噬灵,五色宝珠的感应继续提升,渐渐的,五色光辉被收入五行噬灵中,五色的宝珠融于浓郁的墨色里,宝珠的模样也在发生改变。

五行噬灵的骷髅头形象渐渐浮现,瞳孔仿佛封印解除一般,黑漆漆的洞口中忽然跳动出绿色的光芒。

郎战力继续控制五行噬灵,只见五行噬灵渐渐张开嘴来,一丝细若游丝的白光缓缓流出。

“灵魂力量!”郎战力内心惊喜,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灵魂力量的威能距离他的实力还太遥远,不能有任何分心。

当细若游丝的灵魂力量渗入丹田,郎战力身体猛的一阵,强烈的动荡感占据了丹田,接着向四面扩散,通过经脉到达全身,让郎战力身体渐渐麻木。

“不好!”郎战力连忙打开经脉,让那一丝灵魂力量外泄而出,麻木的身体才渐渐恢复知觉,没有遭到破坏。

郎战力却也满头大汗,与灵魂力量在体内的初次交锋险些惨败,他也充分地感受了融合灵魂力量的困难,而且刚才五行噬灵释放的灵魂力量还只是它吸取的千分之一而已!

暂作调整,郎战力再次尝试,但结果并没有带给他惊喜,灵魂力量从五行噬灵中溢出后就霸道地用威压镇压丹田里的能量,然后不受控制地向郎战力全身侵袭,郎战力每一次都不能不强行将灵魂力量外泄来保护自身安全。

郎战力陷入困惑之中,以他目前的状态,灵魂力量完全是无法控制无法战胜的。但郎战力不愿就这样服输,燕飞飞年纪轻轻就能熟练掌握灵魂力量跃身大师级强者,他也一定能做到!

虽然有十足的勇气和决心,郎战力却没有继续贸然尝试,燕飞飞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掌握灵魂力量一定是因为燕家的秘密主修功法,如果能找出她所用的功法,一定比自己没头没脑的尝试要好。

扭头望向安静的燕飞飞,郎战力摇头,不知道燕飞飞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就算醒来了还得想办法让她交出功法才行。

停止对灵魂力量的尝试,郎战力依然整夜坐定在床边呼吸吐纳,接受来自天地之间的本源力量。

郎战力的火系修为已经突破少师壁障,现在补充火系本源力量不再需要向其它四系一样依靠融合自然界中的本源力量来获得,而是可以直接从火之源中汲取,不但速度快,而且每一块火之源中所蕴含的火系本源力量都很纯净,汲取量也很大,一块上品火之源就能让郎战力的火系本源力量补满。

郎战力在魔焰谷获取的大量火之源现在派上了用场,他将几块极品火之源放到一边,其它的上品火之源则将完全用于本源力量的补充。

有了这样的补充捷径,郎战力的火系战斗力将更加持久,恢复也不费吹灰之力!

同时,火系修为的领先让郎战力也更加注意其它几系的修为,木系、水系和土系还处于武士巅峰境界,必须尽快得到突破。

不过郎战力却不急于这一时来提升三系修为,直天罡曾经赠与的突破方法对于他来说已经失去了必要性,当无意中发觉炼制兵器能为自身汲取大量内力达到提升效果时,郎战力决心要以炼金与分解灵魂力量相结合的方式来进行修炼,这是他独一无二的捷径。

转眼已经天明时分,郎战力的内力得到补满后精神更加饱满,睁开眼的第一时间急匆匆望向距离不到一米的美人。燕飞飞依然美目紧闭,气息倒是顺畅了许多,却久久不见要苏醒的趋势。

郎战力耸耸肩膀,谨慎地检查了燕飞飞的气息和脉搏,有昨夜的急救,燕飞飞的生命迹象恢复了许多。

正在这时,楼下响起一阵敲门声,郎战力当即警惕起来,两步跃到床边,借着窗帘的掩护向楼下望去,看到敲门的人是麦穗之后郎战力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没有马上去开门,而是注意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别的人才向楼下走去。

打开门,郎战力挡在门当中,好奇地问道:“麦子姑娘早啊!不过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呢?”

“麦穗向郎战力身后的屋子看了看,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昨天晚上过得很愉快吧?”

“还不错……你是指哪方面?”郎战力继续装傻。

麦穗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夜宴会散席后,我从你的屋子里感受到一丝奇怪的威压,上前来查探时却听到房顶被冲破的声音,然后你的屋子里就没了人!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在发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但今天早上听说燕家公主自从宴会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两件事情放在一起,事情难道还不清楚吗?”

看着麦穗自以为很聪明又带有愤慨的样子,郎战力扑哧就笑出来,好在麦穗还没有听闻昨夜城外的事情,要不然她的联想很快就能触碰到真相。

“你笑什么?”麦穗疑道。

郎战力笑过之后又略带戏谑地盯着麦穗,语气里充满挑逗的意味:“怎么了麦子姑娘?你是担心还是嫉妒呢?”

麦穗一听顿时脸上颜色飞速变换,恶狠狠地吼道:“你给我放尊重点!我……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今天会有人为你修葺房屋,如果下次再有损坏照价赔偿!”

郎战力耸耸肩膀,“明白了。请问还有别的事情吗?”

麦穗冷哼一声,转身傲慢地离开了。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玄幻小说
玄幻小说
玄幻小说

农民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逆战王者
    逆战王者

    玄幻 / 苏哲,宁倾城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国色生枭
    国色生枭

    玄幻 / 楚欢,林黛儿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阴阳同修
    阴阳同修

    玄幻 / 楚易,楚无双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绝顶相师
    绝顶相师

    都市 / 陈易,洛雁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穿越之摄政王宠妃
    穿越之摄政王宠妃

    穿越 / 叶连贺,夏黎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放开那个王爷!
    放开那个王爷!

    穿越 / 慕容策,秦青谣

    2019/03/26 | 5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