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3-14 20:33

评语: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的复杂揪心,虐心狗血,剧情很流畅!

标签: 虐恋小说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是最近很火爆的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主角凌泽熙,沧灵澜之间的故事写的很是精彩,内容讲述了他对她的不信任,无法动摇她对他至死不渝的爱。为了活着,她隐忍屈身承欢在其他男人的身下,叫着的却是他的名字。但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他却再也触摸不及她眼角悄悄隐退的泪痕,眉眼心间亦是无奈“算是我还你的……”来不及说出的“我爱你”三个字,生生被掐断……

精彩章节

沧灵澜说:“我定力十足是因为我内心满满的全是恨,我的恨有多深,我就有多坚强。所以不用担心我会临阵脱逃,那不是我的作风。”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眼底有若隐若现的光芒,手心荈的紧紧的。

凌泽熙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就是知道她在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不会轻易放弃,她有很多动力会迫使她去努力完成学业,所以理工大学的要求,她是不会被吓到的。

他其实在路上早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只等着她点头答应。凌泽熙随手将那盆紫罗兰花塞到沧灵澜的手中。“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好好照顾好他,不然你的大学生涯也就宣告结束了。”看似漫不经心,却是在打量着。

沧灵澜还在心底下着决定,要怎么怎么样最后直捣黄龙,没料到凌泽熙会来这么一出,吓得有些面色苍白,特别是在听到这盆花关系着她未来的学业,不得不叫她万分的仔细。可是说来也奇怪,谁家会拿颗幼稚的小花当传家宝啊?真是怪人,一家子怪人,起码沧灵澜是这么认为的。

转念一想,反正自己正常就行。她颤抖着小手,弱弱的问:“是不是只要照顾好这个小子,我就可以去上学了?”

小子?凌泽熙一口气差点没上的来,瞧着沧灵澜一副快哭了的摸样,他还是点了点头。沧灵澜还来不及兴奋,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叫起来了,她在心底哀嚎,看来还是自己人深知自己的悲凉。

连肚皮都知道奏响义勇军进行曲来为自己高兴,看来她是真的该高兴。尴尬,真是尴尬。沧灵澜故意清了清嗓子。“咳、咳、咳。”以缓解自己的尴尬,然后转身朝着楼上跑去,她说:“凌泽熙我们去吃饭吧?”

看着逃也似的背影,凌泽熙内心莫名生出一抹苦涩,她说的是“凌泽熙”不是“易辰风”,可是每每当他们云里雾里驰骋暧昧的时候,她总是迷迷糊糊间叫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从他要了她的第一天,他就知道,她的心底始终住着那么一个人,那个停留在她心尖的人,才是她舍不得割舍的情愫。

但是他介意吗?不介意吗?岁月沧桑容颜的时候,沧灵澜说的那句话让他的心猛然抽噎。那句渗入他骨髓的话,让他瞬间失去了爱恨的理由。

他们驱车到了一家看起来比较朴素一点的餐厅,但是走进去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其貌不扬。沧灵澜似乎是有些紧张,她穿的是厚厚的羽绒服,可是看着你面的人却是只穿了薄质的衣服,顶多多加一件披风,看看都觉得凉嗖。

沧灵澜惊讶的还不止这些,心中感叹,幸好之前有知道一些关于这个国家的事情。这里可是被誉为“亚洲美食第一城”的地方,想想就心潮澎湃,只是现在她的心思完全处于被动状态。

凌泽熙轻轻的拉起沧灵澜有些冰凉的手,柔声呼出的气息透过沧灵澜的脖颈。“在这个国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与他人相处的时候,一定要用姓而不是名。”

沧灵澜茫然的点着头,脚步追随着凌泽熙的步子,到了座位,凌泽熙却没有马上放开她,而是腾出一只手将她的手包裹在大掌之中。“我们只是来吃饭的,不必这么紧张,不然尼克尝不到这里最有名的菜了。”

沧灵澜轻轻咬唇。“是不是要将这个脱掉?”她指着自己身上厚重的羽绒服问。

凌泽熙则皱了皱眉头问:“等不冷了就脱下吧。”

“那个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沧灵澜似乎总是问些白痴的问题。

凌泽熙也懒得搭理,只是拿眼角瞪了她一眼。他来吃饭总是提前预定好的,所以饭菜也是提前预定好的,只是今天来特意重新订了些沧灵澜喜欢吃的菜而已。

看着菜系一样样的被端上来,思绪飘渺的她,却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仿佛是遇见了鬼一般,有惊恐亦有彷徨,有惊讶也有悲凉,有无措亦有无奈。仿佛这个世界暂时和她脱离了主旋律了般的生硬。

哽咽在喉咙间的话语,似万箭卡住气管一般的挣扎难受。她努力的隐忍着眼底的水雾,那一闪而过的除了痛心就是满满的恨意浓浓。

那一年,他们都无知;那一年,他们都青涩可人;那一年,他们都倔强着。时至今日,他们还是在自己的世界中左右摇摆,却不再属于彼此。

桌上那盘“开门红”,是当年她最爱吃的菜,以新鲜的鱼头、辣椒为主料,打开鱼盖骨,满满的都是鲜红的,那样刺眼的颜色,深深的灼伤着她的眼睛,甚至她的心。

那时候,有个叫易辰风的家伙,是那样的固执。他说:“小灵儿,你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吃这玩意了会怎么样?”那样纠结的表情,那样的玩世不恭,却唯独对她固执的可怕。

沧灵澜总是懒懒的瞥一眼正襟危坐的易辰风,然后伸手就抓着盘里的鱼头吃,而且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嘴里还发出“嘶啦,嘶啦”的声响。甚至是舔着嘴角头也不抬的对身边的他说:“真是好吃极了,小孩子不懂,要不你也尝尝?”要知道吃辣的最忌讳的就是一边吃,一边说话。

沧灵澜十次有几次半是被呛到了。但是每次被呛到的时候,身边总是有个跟屁虫一般的小跟班,那就是易辰风,易辰风的弟弟,她最爱的男人的弟弟。易辰风每次陪她吃这类的东西,总是会嘱咐老板将辣椒减半再减半,也只有和这个小子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吃到最纯正的开门红。

她杏目圆瞪说:“小风的,你不是说你是天使吗?是不是天使都不用吃饭也可以长得这么,这么高大?”

易辰风总是扯着她秀长的发尾说:“头发长,见识短。我可不是什么天使,这辈子,我只愿意做一个人的天使。”说完拿眼角的余光迅速的扫过沧灵澜被辣椒熏得通红的脸蛋,而后迅速的将脸别开。

在她看不见的背面,他的脸悄悄的爬上了一抹红晕。他明知道她是从小到大最疼爱自己的哥哥喜欢的人,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向她靠拢的心。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虐恋小说
虐恋小说
虐恋小说

农民文学网虐恋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虐恋小说大全,打造虐恋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虐恋小说免费阅读。看虐恋小说,就上农民文学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