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媚者无双

媚者无双

媚者无双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3-12 10:06

评语: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很不错,值得推荐

标签: 穿越种田小说
《媚者无双》小说是无心果著作的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主角是云末,凤浅,内容讲述了她在大婚的时候被人掐‘死’,醒来后已经被人装棺。女主没心没肺没脸皮,男主腹黑强大扮猪吃老虎,你占我便宜,我就吃你豆腐。

精彩章节

凤浅气极,听了这话,却冷冷一笑,“你那身脏衣服,也配用来擦它?”

凤锦还真怕凤浅耍泼,拿她的衣裳抹拭那个破面具,但一身上好的衣料做成的锦衣华服,竟被凤浅说成连抹拭那个破面具也不配,气青了脸。

出来找凤浅的千巧,去了西厢客房不见人,又朝着这边找了过来,见凤浅和凤锦如同斗红脸的公鸡,暗叫了声糟糕,终究是晚了一步。

匆匆上前,瞥了凤锦一眼,站到凤浅身后。

凤浅看见千巧脸上浮起的手指印,问道:“这脸是怎么回事?”

千巧偷扫了眼凤锦和金串,忙捂了两边面颊,支支吾吾道:“不小心碰的。”

碰的也能碰出一边脸,四根手指印?

凤浅把千巧的手拽了下来,“说,怎么回事?”

凤浅随和,却是一个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人,千巧被她一逼,两眼渗上泪,“是……是……”

金串知道自己家郡主就是来给凤浅没脸的,乘机道:“这丫头冲撞我们郡主……”

打丫头的脸,就是打丫头主人的脸。

凤浅因面具的事,已经是愤怒到极点,这一来,更是怒不可遏。

怒极反而笑了,向凤锦笑笑道:“这么说,这两巴掌是你打的?”

凤锦本是想激怒凤浅,然后找到借口教训教训她,可这时,看着凤浅怒极而笑。

那张小脸本是秀丽无比,这时煞白无血色,而一双眸子,却赤红凌人,让人看着却如同阳春浸雪,阵阵地冷。

突然间有些害怕,口中却逞强道:“一巴掌是我打的,一巴掌是我叫金串打的。”

凤浅虽怒,人却冷静,“不知她犯了什么错,要这么个打法?”

凤锦觉得打个丫头,根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这丫头目中无人,连本郡主都敢顶撞,难道不该罚?”

凤浅打破砂锅问到底,“怎么个顶撞法?”

“这……”凤锦有些语塞,随即想,她不过是进凤浅屋里坐坐,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我去找你,你不在屋里,我不过是想进屋坐坐,这丫头竟……”

凤浅接过去道:“她却拦着不让你进屋,说我不在的时候,不喜欢别人进我的屋子,是吗?”

“不错。”一个丫头竟敢在主人面前放肆,凤锦觉得到哪儿,都不是这个理,抬高下巴,自觉自己又占了理。

凤浅笑了,千巧这丫头才跟了她半天,就这么护她,她又岂能任由千巧被人欺负?

凤锦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很想将凤浅那张笑脸捂住,凤浅却没如她所愿地止住笑,反而慢慢上前绕着金串看了一圈,漫声道:“丫头护主,有何不对?”

凤锦怔了一下。

凤浅接着道:“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是我去你那儿,你不在,我硬行而入,任意而为,你的丫头拦是不拦?”

凤锦有前科在,自然不能说拦违着心道:“自然不拦。”

“好,这可是你说的。”凤浅朝千巧道:“走,我们去凤锦郡主那儿逛逛,顺便翻翻看,有什么喜欢的,不防‘借’来玩玩。”

说着,当真迈步就走。

凤锦脸即时绿了,她的东西,怎么能让凤浅乱翻?

抢上两步,将凤浅拦下,“我的东西岂能由你们乱翻?”

凤浅故作奇怪道:“不能吗?”

凤锦语塞,但知道凤浅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如果不及时制止,真能去她那儿抄个底朝天,但出尔反尔的话,又怎么好说?

一时间竟说不出话。

凤浅也不追究,冷笑道:“既然不能,那么我的丫头拦你,有何不对?再说,我的丫头,几时轮到别人来教育?”说完,不等凤锦反应,看向金串,轻声道:“我的人,岂是你一个奴才能打的?”

说完,一扬手,重重地掴在金串脸上,打得金串捂了脸杀猪般的叫。

凤锦脸颊上一热,仿佛那一巴掌是打在了她的脸上,怒道:“你……”

凤浅不看她,对千巧道:“给我掌嘴,重重地打。”

千巧刚受了那场委屈,心里本是难受,但怕给郡主惹事,一直忍着,这会儿见郡主叫打,仍有些犹豫。

凤浅瞥了她一眼,淡道:“打你就是打我,我的脸岂是她一个奴才能打的?”

凤锦是王府的郡主,凤浅同样是王府的郡主。

千巧本觉得凤锦太过欺负人,这时既然发了狠,她也就随了郡主的心意,让她心里舒服些,就算过后被王爷罚了卖了,也认了。

一咬牙,上前当真使足了力气,一巴掌扣在金串脸上,把金串打得滚倒在地,鬼哭狼嚎。

云末墨眉一扬,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极浅的笑意,看着凤浅的眼神柔了下来,不再是往日那般习惯性的温和。

太子'哟'了一声,“这丫头果然凶悍,是该嫁入将门。”

管家见动上手了,斗大的汗滴从额头上滚下,但碍着太子在,不敢擅自上前劝开,听了太子这谑戏的话,也分不清他是真这么想,还是嘲讽,扯着袖子抹了抹额头冷汗。

凤锦这下算是尝到了,打丫头的脸,等于打自己的脸的滋味,上前就要打千巧。

千巧忙闭了眼,准备默默受着,但想象中的那痛却没落在脸上,睁眼一看,见凤浅抓着凤锦的手腕。

凤锦几时受过这样的气,被怒火烧得失了理智,怒道:“放手。”

凤浅笑意盈然,“在这儿喊打喊杀的,叫下人看着也不是回事,不如去爹那儿,让爹来评个是是非非。”

凤锦险些呕出一口血,她把人打了,却说不要在这儿喊打喊杀,免得让下人看笑话?

骂道:“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你说不打,我就不打,你要去找爹,我就跟你去?”

凤浅恨死凤锦糟蹋那面具,见凤锦恼得完全失了态,道:“今天是你欺到我头上,我也不能这么算了,看你的样子,也没打算息事宁人。但你我在这里争下去,再怎么也不过是口舌之争,实在没意思。如果我母亲在,到可以去我母亲那里评评理,但我母亲不在,只能去寻父亲作主。”

“你母亲算什么东西,我母妃……”凤锦气得口无遮拦,话出了口,见凤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才想起,凤浅口中的母亲,未必是说她的生母,而是义母虞皇,她虽然是靖南王妃所生,但骂虞皇,是大不敬。

千巧对凤锦本是极不待见的,听她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忍不住小声嘀咕,“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凤锦怒极,喝道:“你这个贱蹄子,胡说什么?”

凤浅将抓着凤锦的手紧了紧,不容她再能对千巧下手,缓缓道:“你不同我一起去,我也没必要再在这里陪你发疯,我先走一步。”

凤锦暗暗叫苦,后悔气晕了头,说了不该说的话。

那话说出来,就是目无尊长,辱骂虞皇。

如果凤浅把她刚才说的话,抖出来,先不管前面的事,她已经要挨上一顿重罚。

本来是给她颜色看的,没料到这丫头如此凶悍,竟抢在她前面下手,把她的人打了。

把人打了不说,还诓她落下口舌,这下要回去告状都难。

但她是从小娇宠惯了的,之前因西门政的事,已经强忍着了,再在凤浅面前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哪里还忍得下。

冲着凤浅的背影道:“果然是从小没娘教的,一天到晚除了会迷惑男人,还会什么?”

凤浅停下,好象有一把刀,在她心脏上狠狠地刺下,痛得浑身一抽搐。

仿佛回到很久以前,那是她上一世的上一世。

那一世,她只活到了六岁。

那时的她,正是个不知自己爹娘是谁的遗弃儿,陪伴她的只有一个老仆和她的小丈夫。

那小丈夫便是手中这面具的主人,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可怜他死在她之前。

他虽然早亡,却是真心爱护着她的人。

胸中剧痛,慢慢转身,逼视着凤锦,缓缓道:“我小时候确实没娘教,却知道不可行窃,不可目无尊长,不可诋辱亡人,你这有娘教的,怎么不知?”

这话入耳,凤锦象被人狠狠地掴了一巴掌,上前一步,就想煽凤浅的脸,手抬了抬,终究没敢。

她知道,如果她先动了手,凤浅往父亲那儿一告,母亲也护不了她。

凤浅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冷笑,不敢动手吗?

那笑简直象一把刀,直接把凤锦的外皮剥开,露出里面满是妒忌的心,让她在她面前那么地卑微。

凤锦心里不服,凭什么凤浅一个跟人拜过堂,成过亲的破烂货,却象姑娘一样养在家里。

虞皇听说凤浅阳气不足,就收了好些个一等一的俊俏男儿在她的郡主府里,最重要的是她一心想得,却得不到的云末竟对她百般呵护。

更令她气愤的是,凤浅为了得到皇位,保住院中的男儿们,竟公然抢了她想要的西门政。

凤浅实在是欺人太甚。

脑门子一热,反击道:“你那死了的男人不过是个没名牌的野种,说出去,还不丢死个人。也只有你这上不得台面的货色当是他宝,在我们眼里那人不过是个没爹没娘的野种。人没了,也就罢了,我好心怕你天天对着个死人的东西晦气,再难找婆家,才帮你解决了,你别不识好人心。”

凤锦一股脑把话说完,才想到母亲叮嘱的话,险些咬了舌头。

但随即想,不就是一句话吗?父亲还真能把她打杀了,心又定了下来。

管家急得跳脚,这话也能说的?这下要闹大了。

果然,凤浅听了这话,脸色越发的冷,扬手一巴掌打了过去,“谁是野种?”

这一巴掌,又快又狠,凤锦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挨了打,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

凤锦被她一巴掌打得懵了,捂了脸,惊痛交加,一时间竟没出得声。

管家面颊一抽,好象那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偷偷看了身边两位一眼,愁得脸都苦出了汁。

这下,两个小姐的脸可丢得大了。

关键是大小姐口无遮拦,把不该说的给说了,又被这二位听见了,天都得捅下个洞。

薛子莫奇怪道:“什么没名牌的野种?”

管家忙道:“姑娘家吵架,胡说呢。”

皇甫天佑心想,听人说过,凤浅郡主应该还没满十五,虽然与政国公闹得不欢而散,可是之前哪能就嫁了人,再说这么大户的人家嫁女,哪有不声不响的道理,听管家这么说,也就没在意。

而树丛中的的云末,一双幽黑的眼闪过一丝讶然,然后一点点沉了下去,一双眼锁在凤浅刹时惨白无色的面庞上,再没挪去别处。

“你敢打我。”凤锦想给凤浅教训,结果先被她打了,又急又气,说话更没了分寸,“别说他是野种,就连你也是野种。”

凤浅心底一阵刺痛,握着面具的手,手指抠进泥里,紧得指关节青青白白,目光咄咄逼人,“你再说一句野种。”

她不知凤锦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极品女儿时也有和她曾经类似的经历?

也曾经有过一个身份卑微的夫君?

然不管极品女如何,她此时所做,已经不是泄心里的气,而是对亡者的尊重。

对曾抚养她六年,如今早已经故去的夫君的尊重。

凤锦见凤浅这模样,加上母亲一再的叮嘱,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反而有些害怕,瞪着凤浅,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没敢再说。

管家看到这里,再也沉不住气,今天王爷宴请贵人,哪有功夫理会小姐之间的事。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穿越种田小说
穿越种田小说
穿越种田小说

农民文学网穿越种田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穿越种田小说大全,打造穿越种田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穿越种田小说免费阅读。看穿越种田小说,就上农民文学网。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