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煞气冲天

煞气冲天

煞气冲天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2-15 17:41

评语:难得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情节设计没得说,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超爱!!

主角朱荣,韩青小说是《煞气冲天》,此书是由网络大神疯子坠落创作的悬疑类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精彩绝伦,煞气冲天文章讲述了:小城郊区的一具尸体,揭开了一系列凶杀案的序幕。而现场的一切线索,似乎暗示着凶手是个非人类的邪恶生物。

精彩章节

听完了雨夜天魔的故事,我不禁长吁了一口气。

“那么我们今晚要干什么呢?”

韩青想了想,说,他打算去受害者最后被人看到的地方寻查一下。

“既然说他曾在那里与雨夜天魔并肩而行,总会留下点儿什么线索吧。”

手机又响了,韩青接听电话。我听着他和别人断断续续的对话,又感到了那种冷飕飕的感觉:他想到了法医的报告。

脱水而死。

韩青挂了电话:“局里接到一个醉汉的电话,说他看到了吸血鬼。”

我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吸血鬼……

我想起了那份验尸报告,当时法医都为之惊骇。但是,在某种程度上,那报告也是一种真实可信的证实,使得原来令人质疑的问题成为一种事实,它虽然冷酷而可怕,却又如此真实。

后来,验尸的人曾经强烈要求常太太把尸体火化,她原来想把丈夫体面地运回老家,在祖坟里埋葬,但是最后,她还是勉强同意火化遗体。

为什么这么急着火化遗体?

大概还是由于那个原因……

吸血鬼……

由于认为,存在吸血鬼这样一种怪物才建议火化遗体,然后强迫常太太同意。

嘿,火化的话,可以保证吸血鬼不会从棺材里钻出来。

我对这些看似理性的人们的迷信思想和做法很是无奈,韩青也是,他甚至想发火……但是,我们自己也亲眼目睹了老常的尸体和他周围摆放着的动物尸体。老人的那种干瘪的尸体的形式实在出乎任何人的想象。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保持沉默。

渐渐地,我也开始为人们逐渐蔓延开的恐慌,以及整个城市的骚动不安而感到畏惧。

说心里话,我并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吸血鬼。

尽管死者身上确实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是,我确信,一旦真的把杀人者抓获,事情的真相就会大白,我们最终会得到一个科学的合理解释。

今天下午看了报纸上那些人为常京写的讣文,实在称得上是苍白无力,缺乏说服力。那些在老常身边生活过的人都是普通工人,他们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心情。

死者的妻子也是个比较冷漠的人,平时根本就不想跟他说话。

这种距离,再加上死亡事件的古怪陆离,给追悼文里的内容笼罩上一层既让人费解,又耸人听闻、惊世骇俗的阴影。

我们去了受害者最后出现的那条路,道路上的痕迹已经很难辨认。他有一种直觉,他们很可能会有新的发现。

老常身体周围刻意安排的那些动物尸体证明,他不是在别的地方被害后再扔下沟里的,杀人过程很可能是在下面完成的。这是有原因的——这样做的话。不会有任何人能够目睹杀人过程。

“找到了。”韩青从墙根底下走出来。

“什么?”我喊道。

“老鼠。死老鼠。就在这里。”

我皱了皱眉头:“老鼠?”

他点点头:“它们看上去也像被吸干了。你过来看看。”

我觉得自己的胃绞得紧紧的。我跟着韩青拐过弯。

“在这儿。”

我的视线跟着他的手指方向,顺着地上向上的深长裂缝离,能看到有二三十只死老鼠。它们的血液和体液完全被吸干了。身体干瘪,就像一堆毛茸茸的皮囊,那裹着皮毛的圆锥体就是脑袋,眼窝深陷。每只老鼠都变成半圆形的千枯的球状。

“妈的!”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他说,“你能不能上去把相机拿来,我要联络局里。”

他直勾勾地盯着这些干瘪的死老鼠,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能将目光移开。

我的手指放在计算机键盘上,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屏幕的文字,我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我机械地打了一句话,一句很苍白的,不是我实际想要用的话。

我从桌子顶上拿起记事本,看着自己记下的笔记。那个卡车司机还没有找到,不过,他的汽车座垫在公路上被人发现了,需要跟有关部门挂个电话,核实一下情况。然后采访发现它的警察,再加入一些警察的看法。

如果把全部记录的内容都通过媒体发布出来,恐怕警方会对我大大不满的。尤其是韩青,虽然他以前从来没有干涉过我写的内容。

可以肯定,他不想让媒体登载死老鼠的事,而且当我跟他谈这个的时候,他曾经要求把它撤掉。我还差点就屈服了。

现在,城里已经渐渐有了那么多关于吸血鬼的议论,韩青担心引起社会恐慌,我也可以从他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还有一点,这个报道可能会破坏对于常京死因的调查。

最后我决定,如果写成报道,绝对是非常能吸引人的眼球的,具有绝对的新闻价值。

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我坚持认为可以登载这篇故事。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尽管韩青认为吸血鬼的事情会导致恐慌,但是,实际上却并没有发生。相反,这个传闻开始散播以后,本地的旅游经济效益反倒有了大大的提高。这几天以来,人们成群结队而来(年轻人居多,多为十几岁的大学生),拍照,走街串巷,观察一切可以观察的地方,试图也能发现一些干瘪的,神秘死亡的动物尸体。

我来到韩青的办公室,他正在睡梦中,连续的加班让他太疲劳了。他靠着椅子靠背,轻轻打着呼噜。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想起,韩青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头儿?”电话那头传来他同事的声音。

“欸,是我,怎么了?”

“墓园那边里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你把我叫醒是为了这个?”韩青的声音含糊不清,典型没睡够,有点儿起床气。

“坟墓被掘开了。”

韩青的眼瞪大了:“掘墓?被掘开的有很多吗?”

“非常多。”

“我马上就到。”韩青挂了电活,衬衫扣子系上,迅速地用手捋了捋头发。这时他才看到我在,就对我一挥手,然后带上钥匙和皮夹,系上手枪,快速跑了出去。

我跟在他后面,奔向车库。

这时候夜已经深了,外面漆黑一片,从反光镜里,只能看到在红色尾灯的映照下,汽车轮胎带起的、雾蒙蒙的灰尘。

已经有警车到了墓地,停在墓地的铁门边。

警车上的警灯已经灭了,但是,车头大灯正对着墓地,照得灯火通明,让人奇怪地感到里面是平坦的。

在强光照射下,墓地看上去像幅画,或者舞台布景,总之,不太真实。

韩青将车停在前一辆车的边上,打开门跳下车来。

看了看外面,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几乎所有的坟墓都被掘开了。没有一个地方能逃过。围墙后面,以前是一片平整的、养护很好的草地,现在成了乱七八糟的黑窟窿。随处都能见到新堆砌的土堆。

墓碑都已经被砸坏,断裂。到处是横七竖八的碎石。让人想起《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场景。

到处丢弃着被打开的棺材板子、尸骨,而且这些尸骨都是零碎的,大多数被埋在泥土堆里,或者压在砖石之下。

一只上臂骨架,以及相连的手臂骨头,现在正悬挂在墓地里的一棵老树的树杈上,在灯光映照下看起来还在缓缓地摇晃着。

韩青打开自己车上的大灯,调整到已经照亮的一大片墓地的旁边。大地一片雪亮。

这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也看不到之前打电话的同事。

他注意到街对面守墓人小屋的窗户上有两个警察的轮廓。他掉转身,走向那里,我小心地跟在他后面,脚底嘎嘎作响。大概不幸踩到了哪位先祖的骨骸……

越过两名警察的身影,我看见一位年迈的守墓人。老人满脸愁容,紧张地哆嗦着,双手来回搓着。

韩青走进门,点头跟大家打招呼道。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守墓人开口说。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略略发颤。看来他不仅有些担心,而且给吓坏了。

“怎么回事?”

一名警察合上了一直在写的笔记本:“他说他晚上就关好大门,那时候就像平时一样,一切正常。他还用手电筒照了照,确信墓园没有人了,就回来了。简单洗漱之后他去关窗帘,注意到墓地的大门开了。他披上衣服后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发现坟墓被掘,就赶紧报警了。”

守墓人点头:“事情就是这样。”

“大概时间有多久?”

“大概有……一小时吧。”守墓人说。

“短短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内所有的坟墓都被掘开了?”

守墓人苦着脸说:“我发誓,我锁门时一切都很正常。”

“我们去看看。”韩青说。

那两名警察说:“我们就在等你。”

“需要我也去吗?”守墓人问道,“我能就呆在这儿吗?”

“我们想让你和我们一起去,老先生。”

老人点头,没再说什么,他关上门。我们五人一行走了出来,韩青走在前面。

“墓地里有灯吗?我们用手机呼叫送一些便携式强光灯来,在送来之前,咱们先别把电池用光。”

“我有一些照明灯,但没你们的亮。”

“不管怎么样,先把它们打开吧。一次我们就用一辆车。”韩青示意那两个警察把自己手里的灯关了。”

那两个人站在墓地的门前,守墓人跪在一个随身带来的箱子前面。从这个角度看,墓地后面无数怪影嶙峋地站在那里。

一盏灯突然灭了,只留下车灯光照耀在墓地。强烈的灯光使得墓地空旷的空间显得更加阴森黑暗。在重重的阴影中,包含着更多阴影,它们在散乱的碎石和尸骨的残骸中形成怪异的黑影。

不一会儿,墓地的灯亮了。每隔相同的距离,灯会照亮一小块墓地,灯光不算强,呈暗黄色。

韩青慢慢地走到墓地的门前,走进墓地里。

目前的这片地真让人匪夷所思,一小时做完所有这一切?难以置信。但是,我相信守墓人说的是实话。不管怎么样,老人看起来不会撒谎的。

这是最令人可怕的地方。

我仔细地观察着周围,让我震惊的是,就在守墓人关上大门到报警之间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有近一百个坟墓被挖掘,里面的尸骨被掘开被丢弃。在面前土堆上,有一个小孩的尸骸,还有一个已经散架的老年人尸骨蜷曲着。

我们继续向前走着,绕过那些漆黑的洞穴和土包,我用从汽车里拿来的一把手电筒,随地照着。

警察们认出了几具骨骸,在这些骨骸中,有些甚至是他们亲手埋葬的。

在一个已经被扒开的坟堆上,一具年轻人的尸骨正在横躺着。原本长长的卷发变成了一堆乱蓬蓬的堪比蜘蛛网的垃圾堆。惨白的灯光将他的模样映成了鬼影。

虽说他的灵魂已经抛弃了他的身体,现在他的躯体无异于一个被舍弃的空壳,但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仍然让人难受。从他那阴森恐怖的脸上依然还可以辨认得出一些年轻的迹象。身上的陪葬物,还在雪亮的车灯光下泛着金属的光泽,这孩子生前可能是个摇滚歌手。在年轻人尸骨的旁边,是一个女人的头颅。她的头发很长,生前可能就有一米来长,人死后头发可能会继续增长,因此现在的她的头颅,看起来有些像畸形的拖把的头部(这么说的话,我想起了张震的一篇鬼故事《拖把的故事》)。她的皮肤被一块块撕开,引以为傲的容颜早已不存在了。她的双唇翻起在曾经很漂亮的嘴角上面,露出一副狰狞的表情。她的身体在哪里?不知道,这里断裂的残肢太多了,可能她的脖子会在一百米以外,而左脚会在我们刚才踩过的土堆里。那修长的大腿已经被四分五裂,可能丢弃到墓园里的任何一个场所。那昔日春葱般的十指,可能也已经被老鼠之类的小动物拖走,成为其窝里栖身的床架。

脸上可以感到微微的北风,这点儿风拂动松柏枝叶,引起哗啦啦的声音。可惜的是,这点微风不足以驱散笼罩在墓地上空腐臭的气息,我们都用手捂着鼻子,但腐烂的恶臭特别强,直逼肺里。我紧闭着双眼,尽量克制着自己,但还是呕得难受,一会儿就弯腰大声地呕吐出来。警察们并没有把鄙夷的眼光投向我,毕竟,在这样的场合里,我这个普通人已经忍受了够久了。而他们,此时此刻也未必好受——反正,他们现在的脸色一个个都不怎么好看。

过了一会儿,我转过身来寻找守墓人,发现他站在大门里面。老人脚下一个涂有红漆的破碎棺材,恍然之间我意识到,所有棺材都被挖开了。

所有的。

老人只是呆呆看着旁边的几口破碎的棺材,旁边有一具断裂的骸骨,撒落在一个瘦小的、还部分地穿着衣服的尸骨旁边。从残留的衣服样式来看,似乎是中山装之类的旧式衣服。

他喃喃地说,那是他的亲人和老伙计,生前,曾经陪伴他很久,他本来以为死了之后可以看护他们直到自己再也不能动了为止,没想到有人会丧心病狂到连死人的长眠都要干涉。

他向那边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站在那里,浑身颇抖不已。刚才的恐惧和害怕变成了骤然而起的气愤和愤怒。

他恶狠狠地说,不管是谁干的,他必将受到惩罚。

我问韩青:“你认为谁会干这样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回答。

一位警察问:“我们从哪儿着手?我的意思是,我们去墓碑上采集指纹吗?”

“去路面上寻找车轮胎印,取土样。最大的希望就是脚印。不管是谁干的,他必然要踩在某处的泥土上。除非他飞出去。”

“尸骨怎么办?”守墓人问道。

韩青转过身来面对着看守员:“我们调查完后,就雇人重新挖墓穴,把他们埋葬回原来的位置。”

“怎么能知道谁是谁啊?”

“让家属过来认一下……如果认不出来就只好依靠牙齿记录了。”

谁都没有再说话。

韩青弯腰检查一个古老的骷髅,衣服已经腐烂。他注意到它那暴露在外面的左股骨,骨头已经被折成两段。他示意守墓人过来:“这正常吗?骨头经常像这样折断吗?”

守墓人蹲下身子,认真端详着那股骨头:“说不上来。我的工作只是看守这块墓地,对尸体一点儿也不了解。”

“可能是掉出来时折断的吧。”一位警察说。

韩青摇头:“我不这么想。看看尸骨摆放的位置。是从棺材拿出来以后故意放成这样的。腿都没有弯过,那怎么可能折断?”

另一个警察向我们招手:“过来。”他喊道。

我们走了过去,他的手电筒照着另一个骨架的股骨头,这也被折断了。

“这边也是这个样子。”他的手电照到另一个打开的新棺材旁边的一具尸体上。

韩青从土堆上滑下去,他看到脚这具尸体很显然是刚刚入葬不久,虽然穿戴都很整齐,但是跟常京当时被吸干的状况出奇地相似——浑身干瘪抽搐,萎缩成一团。皮肤没有一点水分。嘴唇也是同样地干而扁平,泛黄的牙齿突出地暴露在外面。

一位警察说,他知道这是谁,这人本来应该是刚下葬几天。

但是现在看上去不像死去,倒好像死去几十年了。

韩青小心翼翼地用手碰了碰尸体,那皮肤又干又裂。无论从视觉上还是从触感上,都像在干热地区放置了多年的旧报纸。

他说:“联系局里,我法医,给我一个鉴定报告。”

“头儿,”一个警察小声说,“这是不是个吸血鬼干的?”

守墓人也慌张地点头:“啊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韩青没好气地说:“别傻了。搞什么封建迷信!”

“傻?这里整个被翻了个儿,仅仅一个小时啊。正常人类有那么高的速度吗?!尸体还被吸干了……”

“那样的话,那个吸血鬼可满嘴都是死人的体液了。”韩青干巴巴地说。

我有点儿反胃的感觉。

“为什么还要折断死人的骨头?”一个警察问。

“那些骨头是在吸血鬼寻找骨髓时折断的。”别看守墓人胆小,脑补能力倒很强。

韩青仍然保持着一脸的镇定:“我们到这里已经过去快要半个小时了。这还没开始调查呢,就已经开始乱下结论了,而且都是不靠谱的结论。”

“头儿,你不认为所有这一切都太奇怪了吗?从常先生那里开始……”

“没错儿,是很奇怪。我承认从小到大都没听说过这种案子,也没听过这种作案手法,连法医都不知道是谁干的。不过,在彻底查清楚之前,我希望你别乱说话。你是个警察,身穿制服帽子上带警徽的人民公仆,你的天职是为社会注入稳定的力量,而不是以讹传讹或者造谣。虽说现在已经有不少谣传了,但是,我不希望有任何谣传出自咱们局里。你明白吗?”

两个警察对望了一眼,脸上稍微透出点儿愧色,但仍有些不服气。

“头儿,你也会自己的家人这么说吗?”

韩青盯着他:“会的。我对你怎么说,就会对我的家人怎么说。而且,这墓园里也有我家的祖先,有我曾经的家人。”

那个警察低头看着脚下,不说话了。

另外一个警察看着我说:“头儿,那这个经常跟着我们的记者,会不会再外面乱说话呢?他在媒体工作,媒体人嘛,我可没见过几个好东西,除了哗众取宠……”

我微笑着看着他:“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所写的任何东西,都将经过你们头儿的检查,他不同意我发出的,我绝对不会登载出去,我用人格保证。”

“人格顶个屁用。”那人嘟囔了一句,但没再多说话。

诚然,胡乱造谣的小报太多了。至今在国内仍有不少媒体人是为了利益而“乱开炮”的。他这么不信任媒体情有可原。

韩青看了看自己的两名同事:“好吧,吸血鬼的事情再也不要提了。如果你们认为这事真的是那种超自然生物干的,你们实在应付不了,我就让别的同事过来办这案子。”

两个警察忙说:“嘿,头儿,开什么玩笑,我们俩可以应付这件事。”

“好吧,既然你们可以应付,现在就赶紧动手,先带这位守墓人回他的房子去,在那儿录一录口供!”

守墓人眨巴着可怜的眼睛:“啊啊?!怎么?你们把我当成了嫌疑犯吗?我发誓,这不是我干的!你们看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平时换个尿不湿都累,何况掘这么多坟……”

“大叔,我没说你是嫌疑犯,现在,你是重要的目击证人。我们得知道当时你都看见什么了。如果您想不起来,我们可以帮您回忆一下。”

老人点头:“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我愿意配合。”

两个警察带着老人穿过墓地走向他的小屋,而韩青,则和我继续站在这凌乱的墓地里,面对着诸多散乱而狼狈的尸骸,呆呆地出神。

远处传来了乌鸦的叫声,单调而乏味,在这时候多了阴森和恐怖的味道。我忽然觉得后背上起了一阵凉意,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而韩青则没有任何反应,盯着那些尸骨,目光如炬,脸色阴沉。车灯的光把他的影子投在那些坟堆里,断断续续的一大片黑,让人想起乌云。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悬疑小说 灵异恐怖小说
悬疑小说
悬疑小说

农民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尸女
    尸女

    都市 / 刘乐,谢艾

    2019/03/19 | 4 人已阅

    评分:5.0

  • 通阴鬼电梯
    通阴鬼电梯

    都市 / 三狗,张茉莉

    2019/03/1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诡梦疑云
    诡梦疑云

    悬疑 / 涛子,郑诗涵

    2019/03/1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地狱犬之眼
    地狱犬之眼

    悬疑 / 雷浩,帕依侬

    2019/03/1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尸检现场
    尸检现场

    悬疑 / 林迅,布莱恩娜

    2019/03/1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猎鬼者
    猎鬼者

    都市 / 左十三,安如霜

    2019/03/18 | 11 人已阅

    评分:5.0

灵异恐怖小说
灵异恐怖小说

农民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灵异恐怖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灵异恐怖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尸女
    尸女

    都市 / 刘乐,谢艾

    2019/03/19 | 4 人已阅

    评分:5.0

  • 通阴鬼电梯
    通阴鬼电梯

    都市 / 三狗,张茉莉

    2019/03/1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猎鬼者
    猎鬼者

    都市 / 左十三,安如霜

    2019/03/18 | 11 人已阅

    评分:5.0

  • 鬼命阴倌
    鬼命阴倌

    都市 / 徐祸,桑岚

    2019/03/18 | 10 人已阅

    评分:5.0

  • 蛊师
    蛊师

    都市 / 陆言,朵朵

    2019/03/18 | 13 人已阅

    评分:5.0

  • 我在地府有存款
    我在地府有存款

    都市 / 程浩,安安

    2019/03/17 | 10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