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武侠 > 九字剑经

九字剑经

九字剑经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2-06 18:31

评语:小说开头简而得当,通过环境描写来衬托人物心情,而且写的这么细致,娓娓细说,清婉可喜。出神入化,让读者无法自拔

标签: 热血爽文小说
《九字剑经》作者是春秋山人,男女主角是沈钧,沈渊的小说,九字剑经讲述了:世上少有人知,这“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个字除了为道家秘祝外,还是传承千年的剑谱。传说若将此剑法修成,可诛百邪,可得长生。此话是真是假,却无从断言。江湖无常,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少年为报血海深仇,浪迹漂泊;这副侠肝义胆,不料却卷入一场场更凶猛的风波。是是非非,总是人心险恶;生生死死,却为天道无情。各位看官,所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一壶浊酒奉上,还请细品江湖。

精彩章节

沈渊本来是有些许气愤,但蛇婆婆亦算是行侠仗义才受伤被擒,禾南絮更是为了救人,想及此处又多了几分理解。

他摇了摇头,道:“你也是没有办法,倘若你早些能直言相告那便最好了。”

再看蛇婆婆此刻早已落了下风,摇摇欲坠。裴元海铁扇横扫,转身竟是全力一掌朝着蛇婆婆背心击去。

裴元海招式古怪刁钻,方才公冶和一边听着禾南絮说话,一边在旁瞧着,居然分不清裴元海的武功路数是何门派,只有一种感觉,这怪异武功竟似曾相识。正待这一掌击中,公冶和倏地冲了上去,同时背后一柄宝剑飞出剑鞘,公冶和瞬间握住,向上一撩,剑光如虹!

刹那间,裴元海大感不妙,连忙强行收手,虽躲开了剑刃,却被自己反震得退了八、九步这才站稳,一下子气血上涌,只见他喉头滚动,又硬生生的将那一口血咽了下去。

他心中明镜,方才若躲避不及,想来这条胳膊必是保不住的。

公冶和有些惊讶,“咦?”的一声,道:“竟能避开?倒是小瞧了你。”

“哼,不过如此!”说罢,裴元海便将矛头指向了公冶和,铁扇插在腰间,双掌挥动着朝公冶和扑来,顿时阴风呼号,那掌影好似幽冥鬼手铺天盖地,掌风中居然带着血腥寒气,叫人生畏!

沈渊与禾南絮哪里感受过这般阴森之气,不自觉的便靠在一起;就连蛇婆婆也不禁为公冶和捏了把汗。

漫天掌影,总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公冶和心中瞧这招式稀奇,自己从未见过,一时间竟是找不出破绽。

不过公冶和并非优柔之人,管他虚虚实实,举剑迎上,反正肉掌碰宝剑,吃亏的又不是自己。

裴元海此时心中已然悔的直骂娘,方才不知哪根筋搭错,竟将铁扇收起。虽然用的掌法阴狠可怖,威力极大,可是以肉掌碰铁剑,实在不智。

世人皆知,公冶和的每一把剑,哪个不是削铁如泥、分金断银的绝世宝剑?可招已用老,只得硬拼。

所谓一力降十会,公冶和双手举剑,由上自下以开山之势朝着裴元海劈了下去。这一招朴实无华,看似简单,实则内中却涵大道至简的意味。

就在上一刻公冶和刚刚举起剑来,裴元海心中还嗤笑其破绽百出,忽然只觉空气一滞,自己却发现这一掌根本不知落在何处,下一刻剑影落下,携带罡风,惊得瞬间冒出冷汗。

可裴元海亦不可小觑,千钧一发之际,身体微侧以避开锋芒,左手出掌击中剑脊,“嗡”的一声,剑身微晃;再瞧裴元海,借这一击之势跃到左侧,接着一个转身,右手抽出铁扇,同时手腕一抖,铁扇展开朝着公冶和左肋扫去,可谓来势汹汹!

公冶和甚为讶异,他虽未出全力,却也使了七、八分,他曾自以为能接下这一剑者,江湖之上寥寥无几。

可见,这裴元海是有些猖狂的本钱。

公冶和见这铁扇来的凶险,脚步轻转,回剑一挡,金铁相撞,竟迸出些许火花!硬碰硬,裴元海再被震退,同时公冶和亦收了轻视之心,谨慎了起来。

裴元海那对三角眼透着残酷,轻哼一声道:“老匹夫,倒是我小瞧了你!”

话音一落,只瞧他手腕抖动,铁扇忽拢忽展,向公冶和袭来。他这扇子扇骨为生铁,扇面为白绢,柔中带刚,招式奇巧诡异,叫人眼花缭乱。

“废话真多!”公冶和啐道,随后也不再留手,只见森然一道电光,剑锋却刺破扇面,卡在扇骨当中,剑气顺着剑尖直刺裴元海肩头,裴元海腰身回转,生生躲过,虽未伤到筋骨,可衣裳却也被割破一道口子。

同时,裴元海顺势一带,抽回了铁扇,左手迅速拍了一下扇面,合起铁扇又朝公冶和砸了去,公冶和举剑一挡,岂料裴元海手臂向后一收,瞬间展开扇面,扇子边锋泛着冷冷寒光,横扫向公冶和胸腹。

这裴元海的武功路数实在奇怪,一招一式皆不似中原武术。

公冶和眼看铁扇砍来,立刻收剑抵住。

裴元海忽然扇子一翻,“噗”一声,这扇面竟燃起一团烈火来,吓了众人一跳!公冶和亦差点被烧了胡子,所幸躲得及时,可几次交手让裴元海这厮一时占了上风,心中不禁闷闷。

“哈哈!”裴元海狂笑着,那手上却不停,趁着绢布扇面烧的正旺,带着烈火浓烟连番出招;此时公冶和被这烟火熏得睁不开眼,只能听风辨位挡住攻势。

未及三招,公冶和便动了真怒,心中暗骂:“下三滥的东西!”只瞧他急速将剑刺入土中,运足内力猛地向上一挑,带起砂石打向裴元海。

只听几声闷响,裴元海扇上之火便被这飞砂走石扑灭,同时他鼻子一酸、肩头一痛,差点拿不住扇子;接着只觉一股腥甜流入口中,他用手照脸上一摸,竟是被这飞来的砂砾将鼻梁打断,流出血来。

沈渊在旁瞧这二人你来我往,手心也握出了汗。直到裴元海见了血,这才松了口气。再瞧蛇婆婆与禾南絮,亦是看得提心吊胆。

此时他手中铁扇当下只剩扇骨,那绢布扇面早烧的秃了,而方才公冶和这一招打的裴元海有些发狂,只听裴元海大吼一声飞身跃向公冶和,提手拢起扇骨,戳向公冶和头顶百会。

公冶和哪会给他机会,顿时使出武当太极剑法,公冶和向后撤了一步,举剑朝上似缠丝一般绕着小圈粘住了铁扇,而那裴元海腾在空中,脚下无根,任使多大气力,却只能随着公冶和的剑势而去,更是挣脱不得。

忽然公冶和抬脚便将裴元海踹出丈外,裴元海喉头一甜,喷出血来。

“剑奴,哼,我看是浪得虚名罢了,”裴元海跌坐在地上,咧着嘴笑道,“你不过是比我活的久些,若再容我几年,你必死无疑!”

这次交手实在让公冶和郁闷,不过裴元海的武功路数更叫他奇怪,尤其是他扇子突然燃烧的那一刻,公冶和心中竟想起了四十余年前丹崖山上的一幕。

于是问道:“我且问你,你师父可是亚力昆?”

“不知道此人是谁,”裴元海冷笑道:“哼,要杀便杀,哪有这些废话!”

公冶和眯着眼睛,心中暗道:“当年亚力昆自绝于丹崖山顶,我是亲眼所见,想来是我错觉?可......”想到此处,公冶和暗暗摇头,又问道:“你师父到底是谁?”

裴元海只嘿嘿笑着,也不回答。他鼻口冒血,露出牙来,面目更为可憎。

那一干衙役早已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以,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公冶和杀了他们。公冶和知道,问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于是便起了杀心。

突然蛇婆婆喊道:“怎的还不杀他,免留祸患!”蛇婆婆本想着借剑奴之手杀了裴元海,也算为武林除一祸害,只是话说出来却语气不善,这也怪她性情孤僻,哪里会好好说话。

可公冶和的脾气更怪,听了这话,心中大为不快。

他的性子是你若好言好语,或许还能有得商量;若你似蛇婆婆这般颐气指使,你说往东,我就偏往西。

只听公冶和斜眼看向蛇婆婆,指着裴元海道:“老子偏不杀,偏要留他这条狗命,你能如何?”

“你!”蛇婆婆气得胸中起伏,拉着禾南絮喝道:“不知好歹,我们走!”

禾南絮依依不舍的看着沈渊,却也拗不过蛇婆婆,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匆忙递给沈渊,说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他日若有缘相遇,便以此帕为信物。”

沈渊接了帕子也想说些什么,支支吾吾的却不知怎么开口。那蛇婆婆可不等人,硬拉着禾南絮上了船,往对岸风陵渡去了。沈渊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二人挥手而别,可心中却是生出一丝伤感。

这边公冶和骂道:“你们这帮子蠢蛋,趁老子没改了主意,赶紧滚蛋!否则一会老子心情不爽,将你们全杀了丢到河里喂鱼!”

这帮衙役听了这才缓过劲来,慌慌张张应承着,架着裴元海逃命去了。

临走时裴元海阴狠狠的瞄了一眼公冶和,恰巧公冶和也若有所思的瞧着他,四目相对,裴元海立刻低下头,背着公冶和冷冷笑着。

就听公冶和在后边啐道:“呸,下三滥的东西,杀你怕脏了我的剑!”转过头来只见沈渊手里拿着那方帕子,傻傻的望着河面,轻拍沈渊脑袋,揶揄道:“没出息!”

沈渊愣头愣脑道了一声:“啊?”

“走了,”公冶和捻一捻胡须,装模作样道:“徒儿,且随贫道云游四海!”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热血爽文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热血爽文小说

农民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热血爽文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热血爽文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至尊神眼
    至尊神眼

    都市 / 苏哲,许雅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超级天眼
    超级天眼

    都市 / 高鹏,王诗苒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猎金瞳
    猎金瞳

    都市 / 林笑,周子纯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透视苍穹
    透视苍穹

    都市 / 苏浩然,唐心怡

    2019/03/26 | 5 人已阅

    评分:5.0

  • 终极神眼
    终极神眼

    都市 / 楚天,林小舞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超品农民
    超品农民

    都市 / 王伦,陈若兰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