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侦探之黑猫传奇

侦探之黑猫传奇

侦探之黑猫传奇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1-28 14:25

评语:都市风云再起,男女主纵横诸多诡异的事之间,掀起一阵波浪,在共同成长中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文笔很好,极其优美,快来阅读吧

主人公叫赵大勇,龙敏的小说,是由网络大神子语兴澜创作的悬疑类小说,侦探之黑猫传奇文章讲述了:我是一个倒霉蛋。从小我就意识到这一点,不论是在去幼儿园的路上被怪叔叔抱走,还是在小学的时候骑自行车散架,再或者是初中的初恋女友移情别恋,我的头顶无时无刻都漂浮着一朵乌云。今天是我高三生活开始的第一天,我虽然不希望又有什么倒霉的事情降临在我头上,但是世间上的事总是这么事与愿违。

精彩章节

你没事的时候就不能专心修练吗?就知道看一些无聊的电视。白泽对王凡的懒惰真的感到很气愤,她刚一回到家就看到王凡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白泽很干脆地关掉了电视,然后双手叉腰站在了王凡和电视的中间。

你怎么不去修练啊?就知道来教训别人?话一出口,王凡就后悔了。神灵需要修练吗?

虽然你是人妖,但是还是要好好地修练的。不然的话是不能成正果的。白泽才没把王凡的口误放在心上,反到用成正果来教育王凡。

哼!王凡对白泽的说教很是不以为然。成正果有什么好稀罕的?做神仙哪里有自己现在做人妖来得自在?而且,成正果这种说法怎么听怎么好象是某种邪教的说法。

现在的年轻人啊!唉!阿土伯有感于王凡和白泽的对话,发出了自己的感慨。想当年的时候,世人远比现在高尚的多了。凡是修练之人有几个不是真心想要自己能够修成正果的?

你有什么可唉的?先想想自己的小庙是怎么来的吧!王凡对阿土伯的感慨可是大不以为然。又想做自己的神仙,又想不食人间烟火。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就算是真做了神仙,不也得要靠人间的烟火来供养吗?神仙就很了不起了?

死人妖!你就不知道多和巧儿学学?白泽看到阿土伯被王凡说得直翻白眼,生气了。自己和阿土伯好歹也是位居正神之位的神灵啊!怎么能叫这个人妖如此抢白?传出去还不叫别的仙佛神圣们笑死?

废话!她是鬼啊!鬼啊!到了500年还没修出个结果来就算是完了!想不努力行吗?王凡想也不想就立刻回击到。

公子!不关我的事啊!本来是在后院专心修练的巧儿一听王凡和白泽的话题牵扯到了自己,立刻就紧张了起来。身为女鬼的巧儿想要在一个成份如此复杂的家庭里安心修练还真的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啊!活着的时候身世就很凄惨,没想到死了以后也还是社会最底层里面的一员。

还有小桃。白泽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王凡打断了。

她现在已经是仙子的级别了吧?而且我看她对做饭的兴趣比修练可是大多了。王凡一边说,一边点了一根香烟。

公子,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小桃看着白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知道大事不好。居然喊出了巧儿平时常用的台词。

死人妖!我叫你看!白泽怒了,身后的39寸倍投彩电直接飞向了王凡。把他连着他身下的沙发一齐砸在了下面。

许你大手大脚地花钱,就不许我看电视了?已经被镶嵌在电视机里的王凡还在大声反抗着。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闭关一个月。在这期间不许吃饭,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不许抽烟,不许。白泽一口气说了N个不许,就差直接说不许王凡活着了。到了最后又加了一条:出关以后我会考验你的修练成果,如果不合格。哼!你自己去想好了。

咱们家哪里来的修练的地方?王凡听得心里直发凉,这些条件和直接要自己的命有什么区别?

我是神灵!我说有就有。白泽用手在面前的虚空中划了一个圆弧。一个异空间的大门就在王凡家的客厅里打开了。

你还没说什么样子才算是合格啊!王凡被鬼叫着丢进了那个异空间。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神灵是拥有创造世界的能力的。一个修练用的地方要是能够难倒白泽就怪了。

小姐,公子一个月以后就能出来了吧?小桃小心翼翼地问到。

在咱们的世界里是一个月没错,但是在那里面却不是。白泽摇摇头。

那,那是多长时间啊?小桃还没有白泽那样的能力,对此感到很好奇。

大概是十年吧!白泽想了想说到。

十,十年?小桃被吓了一跳。

能让上人专心修练十年也是很不错的啊!阿土伯的语气多少有点幸灾乐祸。

十年啊!巧儿可是一脸的向往,自己要是能有这样的机会就好了啊!

好了!接下来,我要好好利用人妖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下面我就说一下。白泽的话让众人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她逼着王凡去修练是有很大的私心的。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王凡修练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如脱胎换骨一般。本来就不胖的王凡现在更是瘦得只剩下了骨头,而且是一脸的菜色,就连走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的样子。只剩下了两只眼睛还是精光闪亮,到了晚上偶尔还会向外冒绿光。

鬼啊!这就是身为女鬼的巧儿在见到王凡后的第一句话,而且是用尖叫的方式喊出来的。

大胆妖孽!快现原形!白泽在听到巧儿的叫声以后立刻就出现在了王凡的面前。

接下来就是大混乱的场面。

我不在家的时候没什么事吧?王凡正很舒服地靠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现在是时候该补偿一下自己这一个月来所受的磨难了。

没。小桃一边说,一边又喂了王凡一口水果罐头。

相信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王凡心满意足地吃着小桃给他递到嘴边的水果罐头。右手满意地拍了拍上衣的口袋,那里面装着这个家的所有家当。他当初早就想好了,就算自己要被迫去修练,家里的钱也不能留给白泽胡花。所有的存折和信用卡自己都随身带着,看白泽还能怎么办!

人妖,不要光享受了!该去修练了。白泽一脚踢开门,把王凡吓了一跳。

不是说要放我五天假的吗?王凡呼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已经是第六天了。白泽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什么?王凡回过头,看到挂钟上的时间是12:00。

小姐,公子。有人在敲门。巧儿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定是有顾客上门了,我去看看。王凡也不等白泽回答,立刻就跑了出去。

哼!白泽冷哼一声,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王凡打开门,只见到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自己家的门口。

请问?您找谁?王凡问到。

这里是侦探社吗?中年男子问到。

是,您里面请。王凡点点头,把对方让进了屋里。

巧儿!给客人上茶!真的是又有买卖了啊!王凡的心里真是高兴的很。

令夫人真是贤惠啊!中年的男子一面喝着巧儿端上来的茶,一面赞叹到。

嗯?她不是我老婆!王凡立刻解释到。

哦?失礼!失礼!对方的表情一下子尴尬起来。

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既然对方是深夜来访,那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对吧!

是这样的,我前两天收到了一封信。是一个远房亲戚的来信,说是要在这两天到我这里来。中年男子说到这里就打住了,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奇怪起来。

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王凡问到。

这个,事情说起来有点奇怪。恐怕您是不会相信的。中年男子说到。

对了,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王凡笑着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张树本。中年男子回答到。

我很好奇,您是怎么知道我这里的?王凡问到。

哦!是按着一名高人的指点找来的。张树本说到。

这样啊!王凡点点头。

请您继续刚刚的话题。王凡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本来我的那个亲戚已经到了,是比预定的日子提前了几天到的,都已经在我家住了一天了。可是他却在昨天的这个时候忽然就不见了,我想尽了办法也没找到他。去公安局报案,又拿不出证明他确实是失踪了的证据。但是我就是感到不安,总觉得他是出了什么事情一样。我今天晚上本来都睡下了,却梦到他在向我喊救命。结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一身冷汗。所以我就按着那个高人的指点到您这里来了,希望您能帮忙把他找到。张树本说到。

我想您的亲戚很有可能是回去了吧!您根本就不必那么紧张的。王凡笑着摇摇头。

不对啊!他的行李都还在呢!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了?张树本立刻说到。

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我想等他到家以后一定会给您打电话的。王凡说到。

他家住得很远啊!而且也很偏僻,是个穷地方,没电话的。张树本说到。

嗯?那他这次是来干什么的?按道理来讲,一个住在那种地方的人是没什么理由专门为了探亲而跑这么远的路的吧!难道是来大城市找工作的?这也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说是想在这里找份工作。张树本回答到。

也许他是出去找工作了吧?我看您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王凡笑着说到。

不太可能啊!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能到哪里去啊?再说都已经两天了啊!张树本说到。

这样啊!那我就接下您的委托好了。王凡想了想,还是决定接下这笔生意。

那就真是太谢谢您了啊!可是关于报酬的方面,大概要多少呢?张树本有点犹豫地问到。

这个您不用担心,等到事情解决以后我会把帐单给您的。而且我向您保证一定会是个合理的价钱。王凡笑着说到。从对方穿的衣服上就能看出来,对方绝对不是什么有钱人。钱的问题王凡真的是无所谓,关键是要有生意就好了。

好的,那我就先告辞了。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您,这里是我的电话和地址。张树本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和地址交给王凡,然后站起了身。

现在已经很晚了啊!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里住一晚好了,明早我开车送您回去吧!王凡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凌晨2点了。

不了,不了。那怎么好意思?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张树本赶忙谢绝到。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受到对方这样的待遇,简直是把自己当成贵宾了。

您是怎么来的?王凡想了一下问到。

是骑车来的。张树本回答到。

从市里一直骑车到这里?王凡真的有点惊讶了,从市里到这里的路程可是不短啊!他居然自己一个人在大半夜骑车过来了!

是,我这就回去了。不过还是多谢您的好意。张树本告辞到。

也好,那您就在路上多加小心好了。以后有了任何新的情况希望您能随时告诉我,这个是我的手机。王凡一直把张树本送到了大门口。

好的,那我就麻烦您了。张树本接过王凡递给他的名片,从门外的一棵书下推过了自己的自行车骑了上去,消失在夜的黑暗中。

小桃,你去送他一程。一直把他送到家。王凡本来是想叫巧儿去送客人的,想了想还是觉得叫小桃去送比较保险。虽然有点多此一举的嫌疑,但是毕竟是在黑夜,王凡还是很希望自己的客人能够平安到家的。

是,公子。虽然只是听到了小桃的声音,但是王凡却知道小桃已经去办了。和白泽比起来,小桃和巧儿真的是可爱很多了!

巧儿,你和白泽说一声。有生意上门了,我要出去几天。王凡也不转身,就那么对着夜色说到。

那您要什么时候回来?要我先去帮您准备行李吗?巧儿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在了王凡的身后。要是换成了普通人,一定会被巧儿的这钟出现方式吓个半死不可。可惜的是,王凡不是普通人。

不用了,我现在就走。王凡真的是想了半天才决定要立刻动身的,要不快掉走的话,自己恐怕还要被白泽逼迫着去修练。那种日子啊!真是想想就叫王凡不寒而栗。

现在就走?巧儿被吓了一跳,她真没想到王凡会立刻动身。

巧儿,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要好自为之。吾去也!王凡忽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电视,于是就按着电视上那些大侠们的口气交代了一番后事。然后就扬长而去。

公子!事情办完了早点回来啊!巧儿倒不是想要配合王凡才会这么说,而是想到了王凡不在家的日子家里就会变成白大小姐的天下。那种日子啊!真的是想想都有够可怕。

唉!王凡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感叹着自己的愚蠢。

当初就想着要怎么样快点躲开白泽的强加给自己的修练了,却没好好想自己身上带了多少钱。等到自己发现的时候却已经大势去矣。现在的自己空有一大堆的存折和信用卡,却连个取钱的地方都找不到。只能饿着个肚子在公路边象只呆头鹅般地望天兴叹。

都要怪那个没有雷锋精神的客车司机,居然就那么不负责任地把付不出车钱的自己扔到了这条茫茫无迹的公路上。在王凡的眼里,这条公路真是比死亡沙漠还要可怕。难道要自己就这么腿到目的地?真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这双名牌皮鞋就算是彻底完了。而且这也对自己的形象有很坏的影响。

不管了!先想办法到城里好了。就算死,也要死在城里。王凡下定了决心,决定要拦车。

整整半个小时啊!居然一辆车也没有。王凡甚至怀疑这条公路是不是已经荒废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没有车的呢?

车!车啊!就在王凡把修这条路的家伙骂了个痛快的时候,终于来了一辆车。(自己拦不到车和修路的人有关系吗?真是奇怪啊!)

停一停!麻烦你停一停啊!王凡深怕那辆大卡车里的司机看不到自己,还隔着老远就一个劲地站在公路中间对着迎面而来的卡车又是喊,又是跳。

几声刺耳的喇叭过后,大卡车几乎是贴着王凡的身体猛冲了过去,掀起的尘土弄了王凡一身。要不是王凡躲的快点,恐怕已经被撞倒了。

真没人性啊!王凡只有摇头苦笑,看来自己还要继续努力下去啊!

又过了三个小时。

王凡现在已经尝试过了四辆卡车、三辆货车和三辆小轿车了,结果全是失败。

真的要走到城里吗?天啊!王凡有些绝望地想到。

喂!兄弟,是不是想搭车的啊?就在王凡已经绝望的时候,一辆栽满了石头子的大卡车在王凡的身边停了下来。驾驶里的大胡子探出头对着王凡问到。

555!真是好人啊!那个大胡子在王凡的眼里真是比南海观世音还要可爱。

虽然成功地坐上了顺风车,但是却还有一点小小的不足。王凡只能坐在堆满石头的车斗里,因为驾驶室里除了那个大胡子以外还有一个青年人,而且驾驶室本来就是只能坐两个人的。

等到了城里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王凡谢过了两个好心的司机以后却沮丧地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全完了。谁叫自己是在一车的石头子里过了一夜呢?

本着勤俭节约的精神,王凡只在城里稍加休整就继续向着目的地出发了。不过这次却是带足了钱才走的。

就是这里啊!这里就是龙门村啊!王凡按照从张树本那里要来的地址,找到了张树本那个远房亲戚的本家。

虽然这里有个很不错的名字,但是却还是一个有些荒凉的小村子。而且还是北方地区的一个山村,地理位置也真的很偏僻。

大爷,您知道张建国家在哪里吗?王凡在村口找到了一个上了年纪的长者,向对方打听到。

就在最里面倒数第二家。老者指了指村子里面。

哦!谢谢您了啊!王凡谢过老者,向村子里面走去。

村子不大,在村子里只有一条道路从东向西地贯穿于整个村子。王凡很顺利地就找到了张建国的家。

请问一下!有人在吗?王凡站在门外,敲响了张家的大门。

您是?门开了,一个中年村妇一脸疑惑地出现在王凡面前。

您就是大嫂吧!我是树本的同事。树本前几天接到建国的信,知道建国要到他那里,怕建国找不到他住的地方,就叫我来接建国一起过去。我正好因为工作的关系在这边出差,所以就答应了。我今天来就是接建国一起过去的。请问建国他在家吗?王凡说出了早就想好的谎话。要是自己直接和她说出自己的来意,她一定会为自己的丈夫担心死的。这可不是王凡想要的。

哦!您先进屋来坐。建国他出去了,等下就回来了。女人把王凡让到了院子里。

嗯?看来自己还真的没有接错买卖啊!张建国怎么可能会出去了?除非他一直就没有离开过这里。但是张树本的委托又该怎么解释呢?难道这次又和上次的委托一样,是和那些东西有关?真是这样的话就太无聊了,自己也只能祈祷张建国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大嫂,你们这里是叫龙门村吧!王凡坐在院子中的一棵小树下,四下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农家小院。

是。女人给王凡递过了一杯白开水。

要是叫这个名字的话,应该会有水才对啊!我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王凡心里奇怪,叫做龙门村的地方居然会没有水?自己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两口井而已。

这里以前是有条河的,不过早在5年前就枯死了。女人解释到。

哦!王凡点点头。

秀芳!我回来了!一个男人的喊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张建国回家来了。

嗯?秀芳,这位是谁啊?张建国一回家就看到了正坐在院子里的王凡。

是树本大哥的同事,是来接你去树本大哥那里的。被唤做秀芳的女人说到。

哦!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张建国放下手里的农具,走到王凡面前问到。

你叫我王凡就好了。王凡站起身。

真是谢谢您特意跑来一趟啊!不过我已经决定不去了,我树本大哥没和您说吗?张建国的话叫王凡有点发晕。他要是决定不去了,张树本那里的那个张建国又该怎么解释?而且,这个人也的确只是个普通人啊!这一点王凡还是能够百分之百地肯定的。难道问题出在另外一个张建国身上?

我不知道啊!您是什么时候和树本说的啊?他还老是担心您怎么还不到呢!所以才叫我来接您的啊!王凡一脸惊讶地说到。

就是在十天前啊!我在十天前给树本大哥发的信啊!张建国回答到。

十天?王凡心里一惊,那不正是另外一个张建国到达张树本家的时候吗?而从这里发信给张树本,等张树本收到的时候一共要用五天的时间。这个时候却又正好是另外一个张建国在张树本家里失踪的时候。

发信的时候人到了张树本的家里,信该到张树本那里的时候人又失踪了。而且张树本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封信。这一切真的是太奇怪了。

树本这家伙!害我白跑一趟。王凡装出了一付懊恼的样子。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这里交通不方便,您还是在我家休息一晚,明早坐早车走吧!张建国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到。

不麻烦您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告辞了。王凡起身告辞。

王凡坐在回家的客车上,脑袋里面一团浆湖。看来问题一定是在另外一个张建国身上了。不过那个张建国又是为什么要冒充别人的呢?他又为什么会向张树本求救呢?现在的他又到哪里去了呢?真是越想就越迷糊啊!

小桃!开门啊!我回来了!王凡一回到家,就看到了紧闭的大门。不用问,这一定又是白泽的杰作。

阿土伯!开门啊!王凡叫了半天,没人理他。

巧儿!开门啊!王凡开始最后的尝试,不过还是没人理他。

嗯?王凡感到有点不对劲了。以前最少也会有点东西从院子里飞出来的啊!或者白泽会大骂自己几声的啊!怎么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难道他们都不在家吗?这怎么可能?

王凡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就连院子里的跑车也没了。

还好自己带着钥匙啊!王凡长出一口气,丝毫不为家里的另外四个人担心。毕竟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王凡的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王凡看了眼来电,是张树本打来的。

您好,我是王凡。请说。王凡接通电话。

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建国是去了个远点的地方找工作,因为迷了路才没赶回来。他人现在已经回来了,所以我特地打电话来和您说一声。张树本说到。

哦!那样的话,我的工作也该结束了。很高兴您的亲戚没平安无事。王凡笑着说到。

是啊!只是您的委托金,不知道您要多少?张树本在电话另一头犹豫了一下问到。

哦!这个啊!我看就不用了。因为我可以说是并没有完成您的委托。王凡说到。

那怎么可以啊!怎么好意思让您白忙呢?张树本的声音有点不安。

没关系的,我看就这样吧!那么就再见了。王凡挂掉了电话。

哼哼!居然自己回来了。也好,省得我到处去找你了。王凡冷笑了两声,已经决定了要把这件奇怪的事情查到底。

真是奇怪啊!他也是个普通人啊!王凡在暗中观察着张建国,却失望地发现事情并不是象自己想象的那样。难道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张建国吗?

不行!看来我还得要跑一趟龙门村。王凡决定再去那个小村子里看看。

您好,我是树本的同事。这次是树本叫我来给您和建国带点东西的。当王凡再次出现在张建国家里的时候,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

嗯?您快请进。叫做秀芳的女人立刻把王凡让到了院子里。

怎么?建国他不在家吗?王凡看了看院子,所有的农具都整齐地放在院子里的一角。

一个月前建国说要去城里找工作,就给树本大哥去了封信。他在半个月前就去城里找树本大哥了,估计现在他人早就在城里了。怎么?树本大哥没和您说吗?秀芳给王凡倒了杯白开水。

哦!这些我都不知道啊!我前些日子光顾着忙工作上的事情了,所以也没能来把东西给您和建国带来。建国现在在城里找到工作了吗?王凡真的是大吃了一惊,看来两个张建国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事情之所以会这么奇怪,一定是有别的什么人在暗中搞鬼。不过对方有什么目的呢?

离开了张建国的家以后,王凡真的是越想越火大。要是叫他找到了那个吃饱了没事干的混蛋,他一定狠扁他一顿不可!干点什么不好?居然把个大活人来回换着玩?把一个人硬是给变成了两个人,这不是吃饱了没事撑的是什么?

生气归生气,王凡却想起了龙敏说过的那些话。看来自己真的是不适合当侦探啊!居然叫别人耍着玩。不行!自己一定要把这个做怪的家伙给找出来不可!

家里有人吗?有人回来了吗?王凡明知道白泽她们还没回家,但还是在进屋以前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唉!她们会上哪去啊?王凡倒在客厅的沙发上,感到十分无聊。女皇陛下不在家的时候居然会是这么无聊的,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感觉到呢?还是自己已经习惯了家里有个女皇的日子?要光是白大小姐一个人不在家就算了,但是其他三个人怎么也会不在家呢?真是不可思义啊!这算什么啊?集体玩失踪吗?

就这么决定了!王凡打了个响指,从沙发上跳起来。

一边找那个搞怪的家伙,一边把白泽她们找回来。王凡抓过桌子上的两包香烟,转身离开了自己的家。

真是的,根本就一点线索都没有嘛!怎么找啊?王凡已经跟踪了张建国整整五天了,却毫无进展。至于找白泽她们的事情,就更没头绪了。

对啊!怎么我早就没想到呢?王凡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个那么明显的线索摆在那里,自己却一直都没注意到!自己还真是笨啊!

当王凡出现在张树本家门口的时候,着实把正要出门的张树本吓了一跳。

这个,实际上我今天来是想请问您一件事的。王凡红着脸被张树本让到屋里。

请说。张树本感到奇怪,对方不是侦探吗?怎么看起来是倒要找自己帮忙的样子?

我就是想问您一下,当初那个指点您来找我的高人叫什么名字?我在哪里能够找到他?王凡厚起一张脸,还是把自己想知道的东西问了出来。

哦!您是说程老师啊!您去北城外的先帝庙就能找到他了。张树本说到。

程老师?先帝庙?王凡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很好找的。他平时就在庙外摆摊的。张树本说到。

啊?王凡被吓了一跳。原来自己要找的人是个江湖术士啊!这种人能信的过吗?

姓程的,先帝庙。就是这里了吧?不信归不信,但是王凡却还是来了。

北城外的先帝庙本来是春秋战国时期一个诸侯国国主的宗庙,在那个小国被其他的强国灭亡以后,这座庙却出现了显灵的事件。具体的记录已经无法查证了,但是从那以后这里就一直香火鼎盛。因为庙的名字也已经无法可考的关系,所以后来的人就把这座庙称为是先帝庙。

程老师总是穿一身中山装,就在先帝庙的庙门口摆了个挂摊。很好找的。张树本的话的确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是王凡在先帝庙里里外外转了个遍却也没找到那个很好找的程老师。

真的是很好找啊!王凡叹了口气,决定改天再来试试自己的运气。也许今天那个程老师拉肚子了呢?

王凡在先帝庙一连找了七天,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火月,诸事不利。要是没记错的话,黄历上是这么写的吧!王凡叹了口气,决定放弃了。

白泽啊!你们可是回来了啊!想死我了啊!王凡刚一到家门口,就知道家里有人。真是把王凡给高兴坏了。

王凡几乎是用飞的速度跑到了客厅,可是他刚一进客厅就愣住了。客厅里正有三个他不认识的男人端坐在沙发上,看那样子正是在等他这个主人回来的。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里是我的家吧?王凡冷冷地说到,对于这三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真的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你就是王凡?那三个客人中的一个问到,丝毫没把王凡刚刚的问话放在自己的眼里。

现在请你们立刻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你们。如果你们不走的话,我就要报警了。王凡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打110。

不要那么急嘛!三个人中比较年长的一个站了起来。

哼!王凡按下了手机的发送键,手机却砰的一声炸成了碎片。

我们没有恶意的。另外一个也站了起来。

赔我手机器!王凡有点发火了,这三个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家伙居然敢在自己家和自己找麻烦?真是把他当成是摆设了!

这里是十万圆,就算是赔偿你的手机了。怎么样?满意了吗?第三个家伙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扔在了王凡面前的桌子上。

嗯?哼!有钱就了不起啊!都给我滚!我的家不欢迎你们!王凡把那张支票抓起来撕了个粉碎。

怎么办?他不合作啊!三个人中的一个向另外两个问到。

问一下上面好了。其中一个说到。

我来问吧。最后一个掏出了手机。

你们,你们,你们去死吧!王凡真的生气了,这三个家伙简直是太目中无人了。

就在王凡刚刚冲上去的时候,一把手枪却指在了王凡的脑门上。王凡一下子就停住了。

对不起,我们只是公事公办。还要请您合作一点。拿枪的人说到。

有枪就很利害啊?王凡冷哼一声,他的身影忽然间就在三个人面前消失了。

出来!最年长的那个从怀里抽出一条皮鞭,一抖手就甩了出去。

好险!王凡差点就叫那条鞭子给抽中。自己现在这么快的速度对方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他们真的是人类吗?可是对方明明就是人类没有错啊!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利害的人!

倒下!王凡忽然出现在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身边,挥手就是一拳。

王凡的拳被那人以闪电般的速度用手给接了下来。

你倒下。那人笑了笑。王凡只觉得自己的手上传来一股大力,然后整个人就被甩飞。

回来!不要飞远了。先前差点抽中王凡的人又把手里的鞭子甩了开来。

哼!王凡冷哼一声,人还在半空就已经消失不见。

没了?和王凡交手的两个人吃了一惊,现在的他们居然感觉不到王凡的位置了。

他们等下就到。先前打电话的人不慌不忙地放下了电话。

到了也是死。三个人只听到王凡的说话,却根本就感觉不到王凡在哪里。

想办法让他出来。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到。

不用你们想办法了。三个王凡忽然出现在三个人面前,分别向着三个人发起了攻击。

比预料的要强。其中一个说到。

没我们强。三个人同时把三个王凡逼退,然后拿鞭子的人甩开了手里的鞭子同时把三个王凡远远地逼开。另外两个就在后退的一瞬间拿出了一把剑和一把枪,然后就立刻加入了和三个王凡的混战。

停!三个王凡一齐大叫一声。

先停。三个人和三个王凡一起收手。

你们有病啊!没事吃饱了撑的跑来我这里搞什么破坏?三个王凡在那三个不速之客的面前变成了一个王凡。

只是来请你合作的。拿鞭的人说到。

你们叫什么?王凡四下看了看在刚刚的战斗中遭到浩劫的客厅,真是心痛死了。那些被打坏的东西可是值不少钱呢!

利加。拿枪的人说到。

乔。拿鞭子的人说到。

龙牙。拿剑的人说到。

你们三个家伙真的是有病!是不是动画片看多了?居然起了这么三个可笑的名字。王凡大笑起来。对方明明就是和自己一样的黄种人,怎么会有这样三个不伦不类的怪名字?

。三个人被王凡说愣了,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感觉。以前敢于嘲笑他们的人都已经去见上主了,可是这个人却是主宰点名要合作的人。他们总不能按以前的规矩办吧?

想杀我吗?好啊!给你们杀!王凡大笑着拿起一把水果刀,扔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挑衅!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这种侮辱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但是主宰的命令又是绝对不能违抗的。

不杀吗?那就不要怪我来杀你们了!王凡冷哼了一声。

屋子里的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来,外面还是阳光明媚,而王凡家的客厅却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的世界。王凡就在这一片漆黑中消失不见。

小心!三个人心叫不妙,看来自己还是把对方的实力估计的太低了。

哼!全都给我滚!王凡坐在自己家的前院,盯着那些想要往里走的人说到。在王凡身下所坐的,正是先前的那三个家伙。只是他们现在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先生真是好身手啊!一个明显是这些人头头的高大男子笑着走到王凡面前。

全都给我滚!等我说第三遍的时候,你们就和他们三个一个下场。王凡冷哼了一声。

哦?先生就不想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吗?那个人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问到。

滚!在这个滚自字刚一出口的时候,王凡就已经扑向了那个高大的男人。

张建国。那个高大的男人飞快地说出了这几个字,王凡几乎已经要击中那人的一掌就在半空中猛地停住了。

怎么样?先生您现在有兴趣了吗?那个人笑着问到。

你想我怎么样?王凡问到。

很简单,我只是想大家合作而已。那个人笑了笑。

哼!先赔偿我的家具和手机!王凡向着那个人伸出一只手。

哈哈!先生真是个爽快人啊!那个人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写了个数字,然后把支票交给王凡。

现在你们可以滚了。王凡看了看那上面的数字,比他想象的还要多很多。看来这些家伙还真是有钱啊!这些钱应该够白大小姐挥霍五年的了吧!

好的,我们滚就是了。先生以后要是对合作的事情有兴趣了,就请打这个电话给我好了。出乎王凡意料之外的,那个高大的男人并没有生气。反而双手递上了一张名片,王凡把那张名片看了看,那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而已。

我们走。高大的男人挥了挥手,带着那些人转身离开。另外有三个人把院子里已经倒在地上的三个人给架了出去。

等一等!你们不用滚了,我改变主意了。就在那些人已经要跨出王凡家门口的时候,王凡把他们给叫住了。

身负命运之人?王凡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听神话了,怎么还扯出这么个古怪的东西来?

是的,我们就是想请您来帮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找出那个身负命运之人的。高大的男子点了点头。

王凡现在知道那个高大的男子叫做洛,是这些人的首领。而且这些人也的确是叫他首领的。至于张建国的事情,那纯粹只是个意外而已。这些人刚一开始的时候把张建国当成了那个他们要找的人,于是就有了张树本的委托。等王凡开始调查张建国事件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把自己犯下的错误弥补了。

你们为什么会来找我的?王凡问到。

这是主宰的命令,他说我们最好来找您。所以我们就来了。洛的回答对于王凡来讲等于是没说一样,鬼才知道他说的那个主宰是个什么东西。

你们就那么确定我能帮你们找到要找的人?王凡笑着问到。

主宰从来没有错过。王凡注意到每次洛一提到那个主宰,神情就立刻变的恭敬起来。

你们是日本人?王凡有些不太确定地问到。

我们是从西方来的。即使只是这样的一句话,洛也觉得自己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东西了。

真的是远道而来啊!王凡吹了个口哨。

说吧!要怎么样才能把他找出来?王凡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问到。其实王凡自己也是很好奇,到底什么是身负命运之人呢?那些身负命运之人的身上到底背负了一些什么样的命运呢?

这里是他的照片。王凡真有种要晕倒的感觉,居然在有对方照片的情况下还会搞错。这些家伙的大脑里装的是大便吗?

嗯?王凡接过那张照片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那上面的人居然和张建国长得一模一样。

他叫什么?王凡想了想问到。

不知道,他的代号是A。洛的回答叫王凡感到自己被人给戏弄了。

最后一个问题,找到他以后你们想拿他怎么办?王凡扔掉手里的照片问到。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没有义务回答您。洛笑了笑。

我最后多问一句。王凡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自己的问题问出来。老憋在心里怪难受的。

请说。洛笑了笑,丝毫没有因为王凡那问不完的问题而感到不耐烦。

你们真的是人类吗?王凡问到。要是对方真的是人类的话,那他们拥有的力量也真的是太强了点。

嗯?洛一下子就被王凡给问懵了,这个问题他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王凡接受对方的委托已经五天时间了,在这五天的时间里却连一点进展都没有。不过王凡却一点也不着急。对方那么多人找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结果,自己只找了五天。就算是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也是很正常的。而且,自己本来就对那些人没什么好感。

在第六天的时候,这个城市里的所有报纸上都登出了一则寻人启示。在那则启示上面只有一张照片和一个联系地址,以及对提供线索的人的感谢方式。

请您帮忙解释一下这个。洛把手里的报纸放到了王凡的面前。

是寻人启示啊!有什么问题吗?王凡问到。

我认为您用这种方式找他是不是有点不太好?我们行事一向很低调的。洛皱了皱眉头。

哼!你们先前对我家的拜访也是很低调的吗?王凡哼了一声。

这是我们的疏忽,我再次向您道歉。洛很诚恳地说到。

算了!不要去想它了。其实我采用这个方法也是经过了很久的考虑的。你们那么多人找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找到,难道多我一个人就能把他给找到了?我又不是神!现在是信息社会啊!脑筋不要太死了!这个启示上面写的是我的地址,对你们一点损失也没有啊!所以我才会采用这个办法的。王凡说到。

这样说的话,也对。洛点点头。

现在就只要等消息就好了。王凡给自己点上一支香烟。其实他这么做也是想看看那些人会用什么样的反应。现在看来,那些人的反应和自己预料的也差不多。

在启示发出去以后的第三天就有了回音。

您要找的是我吗?坐在沙发上的张建国有些不安地问到。

是您发的启示啊!找建国有什么事吗?和自己的远房兄弟一起来的张树本问到。

不是您,我要找的是一个和您长的很象的人。真是对不起,叫您误会了。王凡给面前的两兄弟各自倒了一杯水。

哦!那我们就回去了。张家两兄弟起身告辞。

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王凡笑着把他们送到了大门口。

又等了四天,这次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了。

不甘心的王凡干脆又去发了一次寻人启示。

就在第二次寻人启示发出去后的第六天,终于叫王凡等到了回音。而且这次不是张建国。

那个人是本地人,家就住在城西。据他所说,他家楼上的那个人和照片上的人长得很象。如果运气好的话,我相信那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了。这里是那个地址,剩下的事情我就管不着了。王凡把一张纸条递到洛的面前。

真的是太好了!洛接到消息后在第一时间内就赶到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们一起去看看。王凡可不想错过如此精彩的一场演出。

可以。洛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那就谢谢你了。王凡笑着说到。

演出并没有象王凡想象的一样是在夜色下进行的。洛带着他的人,就象是去老朋友家串门一样在大白天里走进了那个人的家门。那个人也很合作地听任洛和他手下的人把一大堆导管和针头连接在了他的身上,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看得王凡头晕眼花的实验。最后洛只带走了一些血样。整个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从头到尾就象是一出戏剧。

等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趟在自己家的床上睡着了。王凡确定,他醒来以后会忘掉所发生的一切。

是你们要找的人吗?王凡问到。

是。洛点点头。

是就好了。王凡很轻松地笑了。

这里是您这次的委托金,请您收好。洛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

那我就不客气了。王凡笑着把支票收到怀里。这次,家里的下一个五年计划算是有了。最少自己不会被白大小姐逼着去修练了。

三天之后,已经完成了任务的洛带着他的人离开了这个城市。

真的开始想白泽了啊!不过,其实我是更想吃小桃做的饭吧!阿土伯不在家,家里的清洁工作也没人管了。就连巧儿也不在,以后来了客人就得我自己招呼了。王凡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煮着锅里的挂面。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还真的是不习惯啊!

吃饱喝足!是时候该干正事了!王凡随手把用过的餐具扔到了水池里,然后开始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看起了电视。

建国兄,一个人走夜路不害怕吗?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刚刚从工地上下了晚班的张建国吓了一跳。

您是?我看着您好象很眼熟的样子。张建国转过头,看清了那个正慢慢从路灯的影子中遛跶出来的身影。

我是黑猫侦探社的王凡啊!前几天才见过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吗?王凡笑着说到。

哦!对!我想起来了。怎么?您有什么事吗?张建国问到。

其实也没什么事啦!就是棋瘾犯了,想找个人好好地杀上两盘。不知道您能不能赏个脸呢?王凡笑着问到。

我正要回住的地方啊!张建国说到。

没关系的,就在你住的地方杀几盘好了。王凡也不管张建国有没有下棋的兴趣,直接就把张建国连拉带拽地给请走了。

将!王凡大喊一声,手里的车重重地落在了张建国右边红象的底位上。

好棋!张建国口里应着,却用边位上的马飞掉了王凡的车。

嫂夫人一个人在家还好吗?王凡随手拿起自己的马,挂到了角位上:再将。

还好。张建国用自己的车别住了王凡的马。

我去您家找过您,嫂夫人的来信可有提到?王凡将自己的两个炮叠在一起,又将了张建国一军。

我不知道啊!张建国一面回答着,一面用自己的车垫在了王凡两个炮的中间。

哦!那就是没有了。对了,你们那里的那条河叫什么啊?王凡把剩下的一个车放到了底线的马位上。

您是说龙河吗?我小的时候还在那里洗过澡呢!可惜那河在五年前就枯掉了。原来那河有水的时候,就是从我们村子中间流过去的。所以我们村子才叫龙门村的。张建国用有些怀念的语气说到。

真是可惜啊!好好的一条河啊!王凡看着张建国的车落在士角上,皱起了眉头。想了半天才把自己的另一个马挂到了角位上,这样一来就又将了张建国一军。

是啊!张建国点点头,拿起一个炮去别王凡的马腿。

您这是第一次出门吧!这年头想挣点钱可是不容易啊!王凡移开了一个炮,用马后炮威胁着张建国的将。

以前去过一次县城。张建国笑了笑,把自己的另一个炮给垫到了王凡的马和炮中间。

真是滴水不露啊!这样的话,我想赢就很困难了。王凡看着棋盘一个劲地皱眉。

过奖了。张建国只是笑笑。

看我最后一击!王凡大笑着撤掉了马。

您高兴的太早了。张建国笑了笑,手里的车直接杀掉了王凡的炮。

我认输。王凡站起身,面前的棋再下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自己的所有子力都已经被对方吃的死死地了,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是把失败的时间拖得更久一点而已。

其实您的棋下的也很不错啊!张建国一面收拾着棋盘,一面说到。

比起您的棋,我下的差远了。王凡笑了笑,却丝毫没有去帮张建国收拾棋盘的意思。

您真的是太客气了。张建国收拾完棋盘,站起身。

对了,我忽然很想问您一个问题。王凡对张建国说到。

请讲。张建国说到。

作为一个身负命运之人,您的感觉是怎么样的?王凡笑着问到。

嗯?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张建国愣了一下。

他是问你,作为一个身负命运之人,你的感觉如何?洛的声音响起,他和他的手下从夜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哈哈!你不是带着你的人走了吗?王凡笑着问到。

我是走了,但是却忘了办一件事情。所以就回来办了。洛微笑着说到。

该不是想我把你的委托金还给你吧?王凡问到。

不是。洛摇摇头。

那是什么啊?王凡很好奇地问到。

杀了你。洛紧盯着王凡,就象是一只紧盯着猎物的豹子。

杀我啊?凭什么啊?就凭你比我高20公分,重55斤?或者还是凭你的人比我多?王凡笑着问到。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我不反对。洛微微笑了一下,他的手下已经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包围圈,把王凡和张建国包围在了圈里。

好吧!但是我在死以前有一个愿望。千万不要和我说你不会答应别人的最后愿望。王凡笑了笑。

请说。洛到是很大方。

请你让我把关于你委托的事情交代清楚。王凡说到。

好的,请说吧。洛点点头。

建国兄,您真的不是身负命运之人吗?我看未必吧?我去过你家里两次,现在我确定你和你家里的人不会对我的第一次到访有任何的记忆,因为那是洛和他手下的人犯下的一个错误。而他们已经把这次错误弥补了。但是我刚刚在和你下棋的时候,你却说你不知道我去过你们家,这就很奇怪了。因为我第二次去你那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犯什么错误了。而且我第二次去你家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就走,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我在龙门村一直停留了七天。在这七天里,我什么也没能查出来。本来所有的线索就应该这样断掉的,可是你的妻子却在第六天的时候给你写了封信。在这封信到达邮局以后,我想办法偷偷看了一下。里面全是些生活上的琐事,不过在信上却提到了我的到访。按日期来算,这封信应该是在这位洛先生和他的手下人找到我家里的时候被寄到的。但是你却和我说你不知道我到过你的家,这真的很奇怪啊!不是吗?你为什么会不知道我到过你家呢?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看过这封信。你为什么没有看过这封信呢?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张建国!所谓的张建国根本就是两个人,一个是从龙门村来的真正的张建国,另外一个就是洛和他的人要找的身负命运之人。作为一个被人四处寻找的身负命运之人,你恐怕早就知道洛和他的人会来吧!所以你就看中了和你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张建国来做你的挡箭牌,然后给洛和他的人布了一个迷局。这恐怕是你在来这个城市以前就已经计划好的吧!结果洛和他的人果然上。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小说 悬疑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合集广大读者朋友们提供最新好看的都市小说,其中爆款都市言情、都市美女、都市暧昧、都市异能、都市热血爽文等众多类型都市小说,这里肯定有你需要阅读的都市小说,不要错过了哦!

查看更多>
  • 美女的近身护卫
    美女的近身护卫

    都市 / 柳逸尘,林雨馨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至尊神眼
    至尊神眼

    都市 / 苏哲,许雅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超级天眼
    超级天眼

    都市 / 高鹏,王诗苒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猎金瞳
    猎金瞳

    都市 / 林笑,周子纯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透视苍穹
    透视苍穹

    都市 / 苏浩然,唐心怡

    2019/03/26 | 5 人已阅

    评分:5.0

  • 透视宗师
    透视宗师

    都市 / 张扬,苏贝云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悬疑小说
悬疑小说

农民文学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悬疑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悬疑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风水坟师
    风水坟师

    都市 / 叶一,杨光

    2019/03/2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助鬼阴阳师
    助鬼阴阳师

    都市 / 张坤,娜娜

    2019/03/26 | 4 人已阅

    评分:5.0

  • 快递员撞鬼
    快递员撞鬼

    都市 / 宁郎,岚小七

    2019/03/25 | 9 人已阅

    评分:5.0

  • 盗墓阴缘
    盗墓阴缘

    都市 / 天宇,玲玥

    2019/03/25 | 7 人已阅

    评分:5.0

  • 地府我开的
    地府我开的

    都市 / 叶凡,陈可欣

    2019/03/25 | 8 人已阅

    评分:5.0

  • 借命先生
    借命先生

    都市 / 斌斌,冉娅

    2019/03/25 | 5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