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 冥婚来袭:鬼夫别过来

冥婚来袭:鬼夫别过来

冥婚来袭:鬼夫别过来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1-09 07:45

评语:太喜欢了,这样的神级作品,小说题材新颖,文风细腻,文笔流畅,美文、爽文,实力之作!推荐!

标签:
《冥婚来袭:鬼夫别过来》作者是三生石,男女主角是霍临玺,夏疏衍的小说,冥婚来袭:鬼夫别过来讲述了:半梦半醒时分,一次误作鸳鸯交颈。令我与他纠缠不清……然而这一切却都是男朋友父母的阴谋。我自那日后,便频频遇到鬼怪之事。奶奶告诉我说,我乃全阴之女为鬼妻,这是命。我不信,直到那日和他相见,我才发觉,命注定逃脱不了。

精彩章节

我这才看见,这路好像就只有我一个人站在中间,其他人都自动避开到两边了。看着大家朝我投过来的目光,我顿时感觉有点窘迫。

“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走。”我连忙让路并且给她道歉。

他们抬着邻居阿姨往着她家走去。

我一时之间有些恍惚,这些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人,才几个小时而已就已经……

“这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就是啊,死的一个比一个惨。唉”

我听着旁边的人议论着,有些无力。转身就朝着车站走去,心情沉重的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车站上没什么人。

可能是因为那一次事故,搭车的人也少了。

司机也开始怠慢起来。

我站着将近一个多小时,才来一辆车。

我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上了车,司机看了我一眼,一踩油门就走了。

我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世界不断后退着,一路上都格外的安静。

思绪千回百转之间,竟然就到了霍家的地方。

我下了车后便朝着霍家走去,以前我是巴不得逃离这个地方,所以路线记的格外清楚。

田埂上依稀还留着我逃跑的脚印,有些还染着暗红色的血迹。

我顺着脚印,往着他们家走去。

远远的就望见了宅子了。

只是比起之前,好像更加萧条了。

我走到门口,树叶掉了满地,有些落叶堆了很多却没人打扫。

萧条的我都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搬走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敲了敲大门,上面的灰尘沾了我一手。

过了许久,久到我以为没人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是霍临玺开的门。

他看见我似乎很惊讶,呆呆的站着也没有说什么。

我更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他后面传来一声略带疲惫的声音,“临玺,谁啊?”

随着这声音刚落,他才反应过来一般,连忙应着,“没,没什么,就是我以前的同学找我出去玩而已。”

说着就想把门关上,我连忙撑住求他不要关门。

“你干嘛?”他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我。从他眼神都能看出来,他在责怪我为什么回来。

“我……我有事找……那个木偶人。”我想了一下,把目的说了出来。

霍临玺抿了抿嘴,看他样子似乎还想把我赶出去。

我拉着他的手,恳求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让我进去。可他是铁了心要赶我走。

“是你?!”他母亲似乎看到我了,走过来质问,“你不是走了么?又回来干嘛?!”

“我……”我张口,想说什么最后也只能说,“我想见见木偶人。”

霍临玺的母亲听我这么说,愣了一下。

“我能见见他么?”我试探性的张口问她,想探探她的意思。也做好了,随时被她大骂一场的觉悟。

霍临玺的母亲看了我几眼,还是让我进去了。

连骂我一句都没有,只是语气冷淡的让我跟着她走。

霍临玺也想跟来,被他母亲狠狠瞪了一眼后就没在说话了。只是用眼神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他说,便装着没看到的样子随着他母亲一路走去。

他母亲带着我上了二楼,打开一扇门里面竟然是一条幽暗的走廊!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往里走着,

一开始还是走廊的地方,到后来逐渐成了黑白分明的墙壁,两边燃着白色的蜡烛,昏暗的光亮罩着地面上。

走了一会儿,终于在一扇门面前停了下来。她伸手开了门就让我进去。

我愣愣的就被她推了进来,随后她竟然……

出去了?

她就不怕我是来杀这个木偶人的么?这让我有些诧异。

她把房间门关上以后,整个房子都陷入了黑暗中。我伸手想在墙上找开灯的开关。

“不用找了,这里没有灯。”清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让我吓了一跳。

我贴着墙才微微有了些安全感,转动着眼睛想看看木偶人在哪里。

“找我做什么?”他再一次开口,声音比之前弱了很多。

“我……我……我是来求你放过村民们的。他们……他们……”张口,想替村民求情,发现根本就没有能拿的出手的形容词。

如果说村民无辜,那他就该死了?

如果说罪不至死,那他又做了什么要死?

“呵。”他冷笑了一声便不再理我。

“他们之前做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请求你放过他们。毕竟十几条人命……”我咽了口口水,有些颤抖。

生怕他一个不开心,就把我给掐死了。

之后过了很久,都没有听见动静,安静到我以为他不在了。只好试图叫着他,“你……你叫霍临川吧?”

还是没有回应,整个房间就回荡着我的话。

我咬了咬牙,“你不是说,我的血肉之躯是你重生的良药么?我以我自己作为代价,求求你……救救村民。”

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浮上眼眶。

他终于动了。

面前突然出现一个放大了几倍的脸,黑漆漆的眼珠子此时已经毫无生气了。

我抿着嘴,紧紧贴在墙上,逼迫自己看着他的眼珠子。

手因为害怕,握成了拳头。

“明明这么怕我,还想着为那些贪心的人求情。我不知道该说你傻还是说你高尚。”他说着话,冷气吹过我的脖子。

身体瞬间就僵硬了起来,开口说话也有些结巴。

“我……我只是想你……救他们。”

“可以,你在这里待三天,三天以后回去。我自然会帮你。”他答应的也轻松,说完以后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你可以出去了。”

听到这句话,我如释重负般开门就跑。

即使见过他很多次,我还是怕……而且怕的要命!他那双树枝做成的手随时可能要我的命!

等我跑到了客厅后才停止下来,撑着自己的膝盖喘息着。

“你回来干什么?”

我抬头,顺着声音看过去,霍临玺站在不远处,黑着一张脸问我。

“我……”我张口想说什么,喉咙又像被堵住一般什么解释也说不出口。只能无奈的看着他,“我也是……被迫无奈。”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