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文学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都市无上仙尊小说周离,丘涵青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无上仙尊小说周离,丘涵青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03-26 08:34 作者:梦里星河

周离,丘涵青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都市无上仙尊由网络大神梦里星河所著作,内容讲述了区区黄毛小丫头,竟然敢对他离火仙尊这般说话,倘若在修真大世界,他早就一掌盖过去。...

~~~~~~

“爷爷,这大热天的,咱们出来练哪门子功啊?晚点,或者明天早上再来不行吗?”

“呵呵。你这丫头,怕苦了?”

“爷爷,谁怕苦了?人家是怕晒黑了而已。”

“呵呵。放心吧。这边树木苍翠,阴凉很多,不会晒黑的。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此时虽不是盛夏,但也是练功的好时机。青儿,你要长心那。”

这叫青儿的英气美女一笑:“爷爷,您放心吧。我今天又有了新的领悟,好像~,已经可以感受到一丝儿内劲了呢。”

白发老者大喜:“青儿,那感情好。咱们再加倍努力练习!”

一老一少走进花园树木里,俞北瑶忽然发现,在他们身后,竟还跟着两名身材高大英武的随从。

俞北瑶秀眉紧紧蹙起来。

大院里配备警卫的老头儿有不少,可还真没见过谁~,能有这么英武的警卫呢。

这时,白发老者爷孙与周离,也都发现了对方。

周离见这爷孙并不是打扰自己,而是在他十几步外的树荫下驻足,也不再理会,凝神静气,尽情吸收着周围灵气,感受着丹田内那颗生命树幼苗儿。

青儿见周离的呼吸极为夸张,竟像是鼓风机一般,不由有些好笑,低声对老者笑道:“爷爷,您看。这人好奇怪哦。”

白发老者的阅历自是比青儿深厚的多的多。

他盯着周离看了一小会儿,眼神已经极为凝重。

不过,这白发老者是何人?

他自然不会贸然。

片刻,他收回了在周离身上的目光,笑着对青儿道:“青儿,爷爷平时里怎么叮嘱你的?习武之人,切记要六根清净。人家在树下休息,你不要打扰人家。来,把爷爷之前教你的那套拳法,好好打一遍。”

“哦。”

青儿也就十七八岁,跟周离一般大,有些俏皮的嘟了嘟小嘴,开始有板有眼的打起拳来。

十几分钟下来,青儿一套拳法犹若行云流水,俏脸上已经涌出一层香汗,像是一只英气傲娇的小孔雀,在朝着她爷爷讨赏。

白发老者极为欣慰的点了点头。

他这宝贝孙女儿,天分真是没的说,可她的身体……

“呵呵。青儿,不错,很不错。你比爷爷小时候,可是要强出不少啊。来,休息一下,喝口水,等下再打一遍。”

青儿得了爷爷的夸赞大喜,笑着接过了老者手中水壶,举重若轻、极为优雅的喝了几口水。

这时,天空忽然开始阴郁下来,“咔嚓”一声闷雷,响彻辽阔的海天之间。

要下雨了。

这也是黄海极为不好的一个气候特点。

晚春,夏天,初秋,都是极为凉爽,气候宜人。

但深冬和初春,却要让人难受不少了,不仅天冷风冷,还很潮。

这也是仙关疗养院别墅区,晚春到初秋,人烟很兴旺,可一到了冬天,人就有些稀薄了。

周离本想借着今下午这段时间,在这片灵气‘充沛’的仙关,将小生命树更进一层楼,却不料,老天爷不给面子,竟然要下雨了。

周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依然仿若白练,却只比今早时稍稍多出了十几厘米,大概八米五六,‘噼啪’一阵微响,转而又消散不见。

“今天俞老三这生日,还真是耽误时间呢。白白浪费了修炼的大好光阴。”

周离心中嘀咕一句,缓缓起身来,也看到了正在好奇的打量着他的爷孙两人。

但转瞬,周离失笑着摇了摇头。

这少女,倒似乎有一丝真元,但实在太过微薄,简直要带着放大镜寻找。而且她的身体……

而这老者,看似真元涌动,其境界,也好像在筑基中期,比周离还要高一等级,但其真元杂乱无章,毫无灵气。

如果将周离的生命树种子,比作一颗鸡蛋,那~~,这老者的真元,就相当于一粒米粒儿。

周离此时一只手,都可以打这老者二十个。

“也无怪乎地球这么多年,一直未曾有大能出现,果然是……”

周离心中还未说完,却忽听旁边英气少女娇嗔一声:“小屁孩,你笑什么?”

周离眉头一皱。

区区黄毛小丫头,竟然敢对他离火仙尊这般说话,倘若在修真大世界,他早就一掌盖过去。

但此时毕竟是在地球,又是在仙关别墅区,周离也不想多事,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琐碎家事。告辞。”

周离刚要离开,身后英气少女却娇声怒喝道:“你站住!”

周离回过头。

少女冷笑道:“惹了事就想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有种,你跟我比试几手!”

说着,她做出一个极为漂亮的攻击架势!

周离眉头登时皱的更紧了些。

白发老者忙笑道:“这位…这位小友,以武会友,本就是我武林传统。我这孙女儿,平日里被我娇惯坏了。小友若不嫌弃,赐教她几招如何?”

眼见这老者发了话,态度也算柔和,周离笑了笑,见五六步外少女的耳垂上,夹着一颗精致的水晶耳钉。

“来!”

周离稍一凝神,低呼一声,转瞬,这枚耳钉已经到了周离的手心里。

“你~!”

少女不由大怒,刚要发作,却只见周离闪电般一抬手。

下一刻。

“锵”一声闷响。

这颗水晶耳钉已经仿若利器般,嵌入了旁边的枫树干中数寸!

“这……”

少女一时无语。

樱红的小嘴简直能塞进鸡蛋去,目瞪口呆。

老者也是心神大震,动了几下嘴,竟没说出话来。

而身后,两个高大的警卫手都已经摸到了腰间的枪套上,却浑然不知所错。

我滴个老天爷,这,这是个什么人呢?竟然……

这时,老者终于反应过来,竟恭敬对着周离一抱拳:“隔空摄物,拈叶飞花!想不到,小友竟是一位宗师。宗师在上,倒是我丘某人失礼了啊!还请小友海涵那。”

周离淡淡一笑:“无妨。告辞。”

但周离刚迈出一步,旁边少女也回过神来,却又娇嗔道:“哼!不过是故弄玄虚的江湖小把式!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着,她像只骄傲的白天鹅,高高扬起了她洁白如玉的优美脖颈。

老者大惊:“青儿,住口。”

或许是太急了,他有些痛苦的一捂胸口,片刻,陪着笑对周离道:“小友,你千万别跟我这不懂事的小孙女儿一般见识。都怪我平日里对她太过骄纵了。青儿,还不快给这位小友道歉?”

“爷爷。人家干嘛要给他道歉?”

青儿却不依不挠,虽比周离矮了小半头,却仿似高高在上俯视着周离一般,傲气凌人!

周离本不想跟这对爷孙墨迹,但少女居然这般嚣张,胸腹中的火气也升腾起来,冷笑道:

“不知道是谁,自幼阴跷脉便有天生缺陷!每一季中,必定要承担一段非人的痛苦,犹若蛇蝎噬咬。即便有高人为你护命,各种精细名药调养,却注定,还是活不过二十岁。可悲?可笑?”

“你----”

青儿一愣,转瞬,简直大惊。

她骄傲的如玉小脸儿,一时变的纸片一样惨白,完美的娇躯微微颤抖,正被周离一语戳中命脉!

她一直怀疑,爷爷自幼便将她一个女孩子带在身边,亲自教诲,总有哪里不对劲。

关键是,这小屁孩的话太准了!

她每一季中段,总有几天,身体简直仿似蛇蝎噬咬,无法形容的痛苦。

饶是金枝玉叶,却远不如寻常的百姓家女孩更为自如、快乐。

“爷爷,他,他说的是真的?”

青儿的眼泪止不住往外翻涌,有些不相信、却又急急寻找答案,忙看向了旁边老者。

“……”

老者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有些不敢看青儿的眼睛,片刻,他深深叹息一声:“青儿,你放心,爷爷就算是拼上这把老骨头,也一定会治好你……”

“爷爷,你不要骗我,也不要骗自己了!从小到大,难道,我看的医生高人,还不够多么?”

青儿越说越伤心,蹲在草地上,虽无声,泪却若涌泉。

周离眼睛微微眯起来。

老者这时忽然反应过来。

这少年既然能点出青儿的症结所在,会不会……

忙对周离道:“小友,不,这位先生,你,你能不能治青儿的病?”

周离笑了笑:“老先生,抱歉,我本无意伤害令孙女儿。可令孙女儿……罢了。既让我碰到了,我也不能不顾江湖道义。不过,阴跷脉天生缺陷,我也需要详细检查一下她的身体,好好思量办法。”

老者登时大喜!

这少年虽没有直接应承下来,但言语间的镇定从容,装可是绝装不出来。

忙道:“先生,没关系,没关系!不管您能不能治好青儿的病,您都是我丘家的恩人!”

看老者竟对自己用上了敬语,周离笑了笑:“老先生,您的身体,似乎也有些…隐疾吧?”

老者此时反而平静下来。

这少年既然能看出青儿的天生重疾,又怎可能看不到他的小小隐疾?

苦笑着点了点头:“先生果然是高人。马上要下雨了,咱们也别在这里站着了。先生,去寒舍喝杯热茶,慢慢聊可好?”

周离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3点出头,距离6点的晚饭,还有3个小时。

与其去俞老三家坐不讨喜的冷板凳,何如去这老者家坐坐,顺便打探下一下华国的武道传承。

便点了点头。

“先生,您这边请!”

老者亲自引领着周离,朝着不远处更高的别墅区走过去。

青儿也站起身来,抹了一把俏脸上的眼泪:“这,这江湖神棍,竟然能治自己的病?”

“不过,他好像是唯一一语便正中自己痛楚的江湖术士……”

哪怕周离很年轻,甚至也就跟她一般大,但青儿的芳心里,忽然涌上了一丝希冀的希望。

自己这病,或许真的有希望啊……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

看着青儿急急跟上了老者和周离,两名仿似看神仙下凡一般的高大警卫也反应过来,忙用匕首取出了耳钉,快步跟了上来。

不远处露台上的俞北瑶,秀眉却越蹙越紧了。

周离怎的跟这爷孙扯上了关系?

这老者,竟亲自引领着周离,好像对周离还很尊重?

关键他们去的方向,好像是仙关别墅群最核心的山顶大院啊……

………………

都市无上仙尊

都市无上仙尊

  • 评分:5.0
  • 点击:508
  • 来源:掌读520
  • 作者:梦里星河

情节设计的极其精彩,非常吸引人,不落俗套,看起来很舒服,故事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构思巧妙,扣人心弦。

Copyright © 2010-2018 农民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13600号-4联系QQ:1928423258@qq.com